2022-04-29 15:23:11小黑

幫泥和乓打的世界裡沒有病毒

(照片取自媽的多重宇宙電影劇照)

 

默默的已變成處一變不驚,處兩變不崩的家長了

 

先是週二晚突然接到弓道課教練的簡訊後,隔天讓亮哥在家隔離一天。再來是週四下午接到小學通知後,隔天亮哥就在家上線上課程。但大學取消了遠距教學,法院也頻發開庭通知,好像大家都鐵了心,我們就這樣朝著前方繼續前進。

 

處在這個魔幻寫實場景裡的媽媽,開始用配速的方式完成原訂的行程。

 

配的不好的時候,常常做完家事、寫完狀,一不小心多接了一通電話,多收了一個快遞,下一秒就是趕公車、趕捷運。在路上的空檔默默感恩,幸好一下樓公車就來了,幸好有計程車救援,幸好法官前面的庭延遲了幾分鐘。更幸好的是爸媽跟姊妹各自處理好自己的家庭,不用急著去哪裡救援。

 

小朋友沒打滿疫苗前,足球課跟弓道課勢必都得暫停了。看著每晚都好好把自己安放在懶骨頭裡吃冰棒看電視的亮哥,決定邀請他晚上一起到公園去打羽球。

 

說走就走的第一天,打10分鐘羽毛球就落到樹上,然後救球心切的亮哥下一秒就把自己的拍子也丟到樹上。碰到好心的爺爺指點,拿著旁邊工地的長棒子打下球跟球拍,領著我們到了更寬更亮的公園,在爺爺的注視下,母子倆不知不覺的就打了一個小時。

 

第二天腰酸背痛的起不了床,但亮哥吃完飯就說功課做完了,我可以跟妳一起去打球,好像變成新的Routine。這次爺爺沒來,陸續有三組人來了又走,說好我們在打球時要取新的名字,於是媽媽變成幫泥,亮哥變成乓打,在打著黃燈的公園裡,乓打打過來時說:「幫泥妳打的好棒」,幫泥撿球時也回敬:「乓打你這球好厲害真的打不到」。我們硬是沒休息打(撿球)了快兩個小時,頭已經好濕的亮哥一直說我還可以繼續。

 

雖然在這個變了又變的時空裡,一切都沒有答案,但是在那一時半刻裡只有幫泥和乓打,我們專注的揮動球拍,在同個空間裡一起跳動,什麼擔心都消失了。

 

我想在這個宇宙裡我過的真是不錯

上一篇:讓你感覺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