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更貼心的乘車體驗 贊助
2021-08-01 14:46:12詹翔霖副教授0955268997

阿德勒心理學—課題分離-教您如何應對人際關係的矛盾 - Echo的文章研討-詹翔霖副教授

阿德勒心理學—課題分離-教您如何應對人際關係的矛盾 - Echo的文章研討-詹翔霖副教授

 

阿德勒提出了:〝課題分離〞,這也是現代社會人與人交往的首要準則。 所謂課題分離,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你只要為自己的課題負責,而不要干涉別人的課題。 一切人際關係的矛盾都起源於對別人課題的妄加干涉,或者別人干涉了你的課題。 ... 在阿德勒心理學當中,始終有一條貫穿著整個思想,那就是〝自由〞。

 

其次,阿德勒再告訴我們:「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在現在的社會不可能不與他人來往,只要有相互來往就會存在著期待和傷害;一旦踏出與人建立關係的那一步,就難免會受大大小小的傷,同時也會傷害某些人。

 

課題分離概念背後的哲學思想支撐,是人和人之間是平等的,那麼種族偏見和歧視、財富地位階層化、年齡性別弱化和操控、競爭視角下的弱肉強食就失去了有力的普世價值觀支撐。就連資本主義本身也並沒有唆使和教化人在經濟財富上將人分成三六九等,貴賤有別,這是人在社會演化推進過程裡由於自身主觀的狹隘視角解讀,對人的價值做出的侮辱性極強的區別對待。

 

而區別對待這件事情從社會到家庭,從學校到職場,再延伸至個人人際關係,每天都在我們生活的時時刻刻中上演著。

 

從人際關係的角度來看,區別對待其實是為了滿足我們個人“虛假的優越感” 大人為孩子做出人生的各種決定是為了顯示“你看,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我為你做的選擇一定都是正確的,為你好的”。

 

大人也需要在“弱小”的孩子麵前彰顯成人的優越感,以便對孩子的人生做出強控。而阿德勒在洞察人際關係中的互動細節時說道:“

在任何關係裡如何表達關心和愛意這件事情上,要明確的是“控制不是愛”、“為TA思前想後鋪墊平直的人生不是愛”、“事事剝奪個人選擇和決定權的不是愛”、“不斷弱化一個人面對困難時的勇氣和信心的不是愛”。只有當人能感覺到“與這個人在一起無拘無束”的時候,當TA既沒有自卑感也不必炫耀優越性,能夠保持一種平靜而自然的狀態的時候,這才是接受到愛的正面反饋。

 

同時,這種不信任來源於很多想法和念頭“對方不信任我能夠把這件事情處理好,所以才要事事親力親為去支配”、“我在對方眼裡並沒有做決定的能力,我在TA看來並不是一個獨立而具備個人價值感的人”,“我被放在弱勢的位置,才會不具備平等溝通和表達自我的權力”......

 

所有不平等的關係最終都會走向“ 在面對這些矛盾的時候,設立一個“我需要被平等地對待”這樣一個宏大的目標往往很難實現,而課題分離的思維方式卻可以在任何矛盾情景中給出一個可行而有效的行為和態度指導。

 

只有堅守住了自己的課題,才能堅守住自己的本心。

 

02. 課題分離只是人際關係的入口而不是終極目標

 

課題分離的思想看似是在鼓勵我們要做一個在人際關係中“離經叛道”的人,將原本妥協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激化到彼此對立的困局上去。

 

而事實上,課題分離從來都不是為了捍衛“堅持自我主張”而鼓勵一個人總是要"反叛生事,不顧及他人感受”,如果有一天你抱怨關係裡對方對自己控制太多,干涉太頻繁,請不要忘了從前無數次的妥協也是你自己選擇的。

 

課題分離只是一種不斷推動“平等關係”建立的手段,它是過程,是行為和態度指導,但不是終極目標 一旦平等的關係建立之後,彼此之間的相處模式回歸到“

 

課題分離看重的是個人的邊界,個人所需要承擔的責任,個人需要挑戰超越的人際關係問題,在不斷把課題分離的行為付諸生活實踐之後,我們會一步一步走向自己面對人生的勇氣。

 

雖然按照別人的期待生活會比較輕鬆,但是這卻是極其不自由的生活方式 由於人性中“趨利避害”的傾向,我們會慣性地選擇那些看上去安全,可被預測,又有前人經驗作為指導的人生道路,儘管走著走著的過程裡,也會有各種不滿,但只要還在軌道上就不會迷路。

 

03. 唯有課題分離人際關係邊界才會清晰

 

人際關係邊界的模糊不清楚會給關係中的人造成一種“ 這種長期錯位的認知最終會導致我們在看待問題的時候,

 

無論是慣性逃避責任的人還是負重前行的人,都無法真實看清楚每一次問題背後的真相。沒有學會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鳥兒怪父母教導無方,而看著醜小鴨一直長不成白天鵝的父母則怪後代天資愚笨。

 

清晰的人際關係邊界需要一次一次在課題分離的實踐中去描線加粗。由於以往的矛盾顯露出來的時候,我們總是不斷重複著熟悉且慣性的認知路徑,這種

 

首先,課題分離讓人快速主動地識別自我責任的部分,第一步的劃分就已經建立起了自我和他人的邊界。其次,勇於承擔自我責任的行為不僅為他人樹立起了積極的榜樣,也讓那些本不該歸因於自己的責任從問題中剝離,

 

在長期的課題分離實踐當中,清晰的人際關係邊界一旦建立,TA人就很難像之前那樣順理成章地侵入我們私人的生活領域並對其指手畫腳。我們態度堅定地將那些拿著長矛利劍的人拒之門外,儘管他們叫囂威脅著要揭竿起義,可是我們卻無比淡定冷漠地看著他們如何因聲張虛勢而精疲力竭。

 

清晰的人際關係邊界建立除了可以減少一些不必要的人際摩擦,也是為了最大限度地捍衛自我領地不被聲勢浩大的人潮所沖刷。現代社會的人際關係重擔已經將本不自由的自我壓得無處喘息,如果最後那一點邊界都無法捍衛的話,我們將何處安放疲憊不堪的靈魂?

 

04. 課題分離背後是簡潔清晰的人生觀念

 

我們之所以總在人際關係中壓抑自我,隱忍退讓,是因為我們無力看清那些五顏六色的人際關係脈絡中我們所處的位置。我們在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網絡中不斷迷路,又不斷自證“自己無力解決問題”的事實。

 

課題分離則以簡單清晰的邏輯思維將看待問題的視角提升一個維度。從前我們之所以在迷宮裡打轉,是因為我們身在迷宮當中,而課題分離的思維則要我們俯視迷宮,在俯視的過程裡,迷宮的路徑一下子變得清晰,出口的方向也如圖在心。

阿德勒心理學—課題分離-教您如何應對人際關係的矛盾 - Echo的文章研討-詹翔霖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