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13 10:19:51蔡蟳

媽媽節與清水肉圓

  昨天老婆中午買了肉圓加上她煮的四神湯中餐就這樣解決了吃著吃著想起媽媽身前有回故鄉清水有時會買上清水的肉圓帶回新竹連姊妹們結婚後也捎去讓她們分享故鄉的味道

 

  (清水白頭蔡肉圓,等了一個多小時,懷念的味道沒啥理由,不是?)

 

  要說吃的這是鄉愁絕對沒錯與每回經過豐原肯定會去雪花齋買月餅一樣因為阿公最喜歡這一味小時候吃著吃著居然著味”(tio̍h-bī)某次往大姑姑家拜訪接著著急離開,當她一聽我們要去買那月餅馬上回說:「那有什麼好吃的。」當下讓我好生尷尬!會不會是燈塔的底下比較暗呢?後來再想想可能難得去她那裡一趟,不願意讓我們屁股都沒坐熱就要離開是吧

 

  長輩的味蕾記憶會傳遞給下一代個人的「口歷」之養成,其來有自,順理成章,自然不過。再者,青菜蘿蔔各有所愛,食無定味適口者珍,好不好吃全視家庭帶給個人初期經驗,和往後至外地求學,工作、娶妻等有關,即是所謂個人甚至家庭的口歷。

 

  窩居苗栗頭份市場後面記得母親曾嘗試做過幾次的肉圓都不算怎麼成功但現在回憶起來那除了是解饞外可能那還帶者一解濃濃鄉愁的意思媽媽曾說小時候父親早逝大哥撐起一家子的家計直到她學過裁縫雖開始有了點零花,但每每經過肉圓攤也總是吞口水難得打開錢包

 

  前日看到臉書介紹基隆肉圓,內餡以紅糟入味與新竹的特色相似,個人所知新竹肉圓,始於當初賣肉圓的老婆是客家人的緣故,基隆的看介紹說是福州人的影響。馬祖同福州都屬閩北,平常料理不少用到紅糟,是不這一原因或是受到新竹的影響呢?

 

  基隆港口地區的混血文化較為多元,當年日本採金自中國大陸沿海的福州和溫州引進不少工人。福州人多在坑外搬運土石,溫州人則往坑內進行挖掘吸入粉塵和土崩災變導致溫州人傷亡多數,反觀傷亡較少倖存下的福州人,開始是在基隆定居下來,謀生手段較易入行的該是民以食為天的餐飲了此與基隆滿滿的福州味想必至少有其關聯。

 

  某次讀書會上,一位顧問亦是某家食品大廠的獨董說,開早餐店得準備許許多多的材料來客一人點一樣會忙的要死,這樣不如開家肉圓店來得單純好賺殊不知肉圓吃的是口味上的一種記憶,非得兩代或三代人著味方能立足於該地域。至於早餐嗎?「早上吃的像國王、中餐吃得像平民、晚餐吃的像乞丐」若是一片麵包一杯牛奶自然無法當國王,早餐店生意因此會熱騰騰的不是沒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