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9 14:17:09蔡蟳

機運

 「開池不待月池成月自來」意思您我能懂。

 

  《精進珠寶銀樓工房之技藝》篇幅提及,倘若能以一道公式來描述行業學習與運用的話:{(師父說+書本說+媽媽說+師兄說+同行說+)(怠惰+粗心+背信+)+(自我發現+當行即行+精益求精+勤勞不懈+日積月累+) + 跨域學習}  x  機運  / N= X

 

  從這四則運算可看出機運很是奇妙可能是一種催化劑發酵劑、架橋劑…總之在人生的公式,它具有「乘數效果」如此之威力,銳不可擋,無從想像。而咱們行業做著是黑手黨的把式賣著的是金光黨的行當,總不希望將來的前程狗探湯,魚著網,急走沿身痛著傷」對吧?

 

  自負盈虧的單幹戶起早貪挽克勤克儉,愛惜信譽,將本求利,小心翼翼,一路走來著時不易。未料金價高漲、疫情肆虐、業態驟變…整個大環境陷入谷底。好些少說經營二、三十年甚至兩、三代的業者,面臨到交棒或接棒、轉型或轉業,著實讓人難以抉擇。

 

  人要是行,做一行行一行,一行行,行行行,行行行,做哪行都行要是不行,做一行不行一行,一行不行,行行不行,行行不行,做哪行都不行。認為自己行,那麼你就行,不行也行認為自己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士農工商自由社會轉不轉行悉聽尊便。

 

  一旦想繼續本業的,那得想方設法如何活下去,田螺含水待時機」(Tshân-lê kâm tsuí thāi sî-ki),休別有魚處,莫戀淺灘頭,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無處下金鉤。

 

(趁著疫情趕緊重新裝潢,準備迎接下一波的人潮,更是自我創造機運的方法之一)

  當年明鄭時期的鄭克塽久居陸地早已不知阿公鄭成功的討海人生所以當1683初夏施琅率兵攻台施琅先是被鄭軍打敗,落荒而逃之際天空雷鳴不止。鄭家軍莫不認為此下施琅他們,肯定會被狂風暴雨給打得七零八落,絕對會讓滔天巨浪吞噬得無影無蹤,遂訂下窮寇莫追的策略。

 

  至於逃至澎湖的施琅,一聽到天空好大一陣雷聲大響不止遂而重整隊伍回頭反擊結果打下台灣。鄭家軍移為陸地屯墾,海象徵兆早已忘光光,此就是雙方對六月一一雷壓九颱七月一一雷招九颱」看家本領之諺語,見解有所差異產生不同的成敗啊

 

  話說生行莫入,熟行莫出可遇此賣無賺少(Māi-bô thàn- tsió)倒店死好(tó-tiàm sí-hó)非常時期,豈能雙手一攤,聳聳肩膀,天要亡我,非戰之罪,說得這般輕鬆,做得如此難受!因此像是商品整理盤點舊款出清改鑲店面改修裝潢多學相關課程、降低費用開銷店商學做電商等不也都是改變體質圖存機運的良方

 

  靜觀其變,不欲其亂?動見瞻觀,何時易乎?說個親眼所見的「機運」給大家參考參考。

 

  曾有位將軍榮昇總司令,因此不得不舉家從南部遷來北部,而他的某位公子也轉學至我校。有意思得很,擔任級任女老師的先生正好與那位總司令同一軍種,聽說幹到上校再也升不上去了,已有就此退役的打算。

 

  說極不湊巧卻又極湊巧的是,那位轉學來不久的學生發生了個車禍,傷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一隻腳裹上石膏雙手撐著枴杖,起碼也得兩、三個月才能康復。女老師對那受傷的總司令兒子自然多給方便,多有照顧,當然啦!大將軍的公子怎不會將此事給稟報父親大人呢?軍帽開花長草到了上校一職,想必就此打住了的說,結果那位女老師不久也成為將軍夫人,往後連走路都感覺有風多了!

 

  論真說來,若是那位「師丈」要沒才幹,不孚人望,準備不足…就算有那偶遇無那機運,不也白搭對吧?

 

  如果幹著的行當,自認都已經出了拿〜麼多的血,下了這麼多的本「本多利少利不少,本少利多利不多」埋頭苦幹有餘何不換個角度抬頭熱幹,超越難關克服困難該有的準備,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那麼能否出現「人為」或「自然」乘數效果的機運,說不定還有多重的說法呢?

延伸閱讀

http://mypaper.pchome.com.tw/carawayseed711/post/1380400689

精進珠寶銀樓工房之技藝

上一篇:行商轉坐賈

下一篇:龍涎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