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2 15:08:05buloisi

當你被困住時,除了抱怨,也別忘了問自己:「我希望有什麼不同?」

一個人看待事物的焦點不同,帶來的感覺、想法與隨之而來的反應,也會不同。特別是在遇到困境時,有些焦點,會窄化你的選擇,讓你感到更加無能為力;但有些焦點,則會拓展你的可能性,為你帶來繼續前進的力量。

我曾遇到一位母親,她向我抱怨,最受不了自己的孩子拖拖拉拉。我請她舉個具體的例子,她說,不論前一晚多早睡,每天從起床到出門,就是一團亂。起床也拖、吃早餐也拖、換衣服也拖、收拾書包也拖,總要到最後一刻才匆忙出門,甚至有好幾次上學遲到。

這位母親很辛苦,每天早上都要在焦慮中度過,不斷三催四請,為此常惱怒不已。她說:「我都急成這樣,他卻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叫我怎麼辦?」

我問:「那麼,你希望事情有什麼不同呢?」

「我當然希望他不要拖拖拉拉呀!」

「不要拖拖拉拉,那麼,妳想要到他表現出什麼樣子,是妳可以接受的呢?」

「就是,動作快一點呀!不要這個也拖、那個也拖……」

「我聽到妳說,希望孩子動作快一點,可不可以更具體一點,怎麼樣的動作快一點,是妳可以接受的?或者,如果他動作快一點的話,妳會看到他做了什麼,有什麼行為表現?」

這母親想了想,似乎懂了些什麼,說:「我知道了!其實他怎麼拖拖拉拉都沒關係,只要我們能在早上7:30前出門,就可以了!」

--

人在痛苦中時,往往只想著自己不要什麼,而忘了去思考:「我要什麼?」。當焦點放在自己設法排拒的狀態中時,就會陷在痛苦的情緒和思緒中,反覆反芻,難以脫困。

然而,你不要現在這個狀態,你要什麼呢?

當你能回答「你要什麼」時,你的焦點開始從問題或困境,轉移到目標與解方上了。於是,你會去思考,你要的目標離現況有多遠?曾經有達到目標過嗎?還可以做些什麼?

通常,我們會這麼探問處在困境中的當事人:

「你希望問題有什麼不同?」

「你希望自己能有什麼不同?」

「如果事情能有不同,你希望看到什麼改變?」

「你希望事情朝什麼方向發展,是你可以接受的?」

「你還希望,事情可以有什麼好的轉變?」

「如果困擾不再了,你會發現自己有什麼不同?」

類似些問題,引導出來的,是一個人的期待(或者說是「所欲狀態」),而如果可以用正向、合理、具體、可衡量的方式描述這份期待,那麼就是一個清晰的目標。

先畫靶、再射箭;先決定目的地,才知道要往哪裡走、怎麼走。

--

很多時候,當這樣自我釐清時,你會發現,你要的很簡單。

就好像一開始提到的那位母親,為孩子的拖拖拉拉困擾不已。但經過釐清目標的提問式引導後,她赫然發現,孩子怎麼拖不重要,只要能準時在某個時間點出門就行。於是,她因應問題的策略,就不用一直放在「如何不讓孩子拖拖拉拉」上,而能有其他的可能性。

甚至,我會進一步去問:「那麼,有沒有什麼時候,孩子在早上7:30以前出門的呢?」。會這麼問,是因為「行為不會一成不變」。進而去探究:「當時你做了什麼,幫助到你的孩子;或者你的孩子怎麼做,幫助到自己?」這是從「有做到、做得到」的情況中,找到有助於解決問題的策略。

被我這麼一問,這位母親赫然發現,其實孩子大部分的時候,都能在7:30前出門,她說:「我怎麼焦慮成這樣呢?」。於是,她學著放下焦慮,放過自己,也放過孩子。

--

常常,當我工作忙碌不堪時,我總會抱怨自己:「我不要再把工作排得那麼滿了!」當我這麼想時,便會不斷怪罪自己,怎麼不懂得拒絕,為何不善待自己?然後又無能為力地告訴自己:「沒辦法,我需要賺錢呀!」

於是,我處在一種自怨自艾卻又跳脫不了的死胡同中。

而當我靜下心來問自己:「我希望有什麼不同?」同時,用正向的話語來描述我的期待,就會是:「我要在工作和生活中取得平衡,感到充實又游刃有餘。」於是,我開始思考,為自己設定一個合理的工作時數上限;或者,如何提高單位時間的產值與收益。

接著,我可以進一步問自己:「當我期待的狀態發生時,會為我們帶了什麼好處?」第一、我會有餘裕寫作與經營粉絲專頁,把精力花在我喜歡的事情上;第二、我會有更多的體力陪伴家人,陪女兒玩耍。

層層探問下,你總能發現你真正在乎的、關切的與重視的議題,究竟是什麼?而你正在做的努力,究竟正接近你內心的想望,或者背道而馳?

下次,當你又被困住,陷入低潮痛苦中,別只忙著抱怨,也問問自己:「我希望有什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