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中!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 贊助
2022-06-20 00:02:09Blackeyes

我在路上撿了一隻鵝

一直都篤信著世上的事情有其發生的邏輯與道理,然後遇上了人生走了三十餘載無法割捨的愛情之後,發現那對於科學的信仰還不如隨著生命的流動自然舒適。

 

 

但你得發生一些很關鍵的事情,才會在那充滿困難及糾結的抉擇中了解自己覺得很重要的事情,其實真的不那麼重要。

 

 

「沒有人會想要表現得不好。」然而理想總是與現實有很大的差距。2021年3月在任職5年的第一個也是公司花費金額最高的專案開始之後,我度過了一段失去睡眠、失去信心、失去快樂的日子。

 

 

前輩不忍看我沉溺在責任和壓力的痛苦中告訴我:「這是工作,責任不是你的。」而我當下卻以為那是我應該付出的愛。多殘暴,人要是拿這種心情去工作不管是對誰大概都是一種殘忍的行為。

 

 

經過了幾個月後,裡裡外外殘破的我,終於學會愛只是一廂情願,認清事實妥協與調配資源才是人類團體生存的智慧,我們終不是電影裡衝鋒陷陣躲過槍林彈雨還能抓到敵方主將的主角,但假裝死亡躺在屍體堆中逃過一劫對於一介小兵來說又算是甚麼羞恥的事嗎?「先活下來再說吧!」我盡力安撫自己情緒上的慚愧感,好不容易熬過那段日子。

 

活著的人在最後獲得勳章,但死去的已經死去。回到正常生活後我還是花了好長一段時間面對自我厭惡的感受,「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幾次的一對一諮詢中我淚流不止,夠好了嗎?夠了嗎?真的夠了嗎?那些死去的彷彿惡靈一樣幾度出現在夢中質問攻擊。

 

 

「你不是神,你是人。你的愛該用來愛自己。」她對我說了好幾次,她要我也對自己說。於是我每晚睡前禱告,「你是個重情、負責、喜歡學習的人。你很好,謝謝你。你很好,謝謝你。你很好,謝謝你。」

 

 

我不會養鵝。當然,人會改變。或許當下我真的覺得很重要,但跨過了某個坎之後,我未必會成為更優秀的那個人,或許也不會變成一個養鵝人,畢竟當我擔心被賣到市場的鵝會面臨甚麼樣的對待,其實都已經太多了。

 

 

「你快樂嗎?你要怎樣才會快樂呢?」而我最終跟隨著心之所向走向你在的村落,曾以為可以割捨的在這段日子之後重新浮上心頭。

 

「你好嗎?」如果這樣的流動自然舒適,那必然是快樂大於其他的選擇。

 

而你只是緊抱著我一句話也不說,那一刻我留下欣喜的淚水。

上一篇:所謂行屍走肉

taipei0616 2022-06-21 11:36:56

趁年輕 多做愛:http://www.tadaris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