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7-11 00:00:00阿文

◎劉淑美_011

■潘文良著作集>勵益品>魚雁千里共今緣>◎劉淑美_011
△給淑美—011-1 (87)1998.12.18.五 08:20:24
    —011-2 (88)1999.02.28.日 11:45:08
▼給阿文‥011  ※劉淑美,未再回信。
 

△給淑美—011-1

淑美‥
  真謝謝妳!寄來了賀卡。
  今天收到了三封,莫名的,有些感動、欣慰,竟是淚水盈眶哪!(笑笑!)
  小小的賀卡,也擠不下太多字,千言萬語,還是化作一句祝福吧!
  祝福淑美‥
和樂安康!
                  阿文
                    (87)1998.12.17.四 21:30:19
 
※註
  一封是住「基隆」的〈林春權〉先生,另一封是住「太平市」的〈余益興〉老師,他們也都是作家喔! (只是,阿文都未曾跟他們見面。)
  余益興老師,出了本《怎麼走》一書,「頂淵」發行,寫的是他當老師的一些故事,有機會的話,可以看看也不錯!
  阿文身邊,存放著好些賀卡,有的遠在當兵之時買的……而這套賀卡(口足藝術賀卡),也忘了是幾年前買的了——
  今天,終於要將它寄出去啦!很高興‥它能有個新主人!
                  阿文
                    (87)1998.12.18.五 08:20:24
 
  阿文以〈淑美〉,作一聯曰‥
「淑人君子,眾所愛敬;
 美景勝地,世之寶珍。

  另留一詩‥
「人生隨時老,世間知音少。回首望來路,聚散歸一笑!
 清風遊雲飄、暴雨流水淼。往事如夢幻,得失有誰曉?」

 
~~~~~~~~~~~~~~~~~~~~~~~~~~~~~~

■賀年卡

口足藝術賀卡‥瑞雪兆豐年。 口足畫家〈Trevor C.Wells〉,以口所繪。
 
  阿文題詩道‥
「朝來辭舊歲,迎春到人間,一片新氣象,瑞雪兆豐年。」
 
 
  阿文用包裝紙,摺了兩個「健康寶寶」、一隻「狗狗」,寫上‥
 
   ◎體健心愉
  做個健康寶寶‥適度運動,有益身心!
 

△給淑美—011-2

淑美‥
  《世說新語.任誕第二十三.二十九》,有這麼個故事‥
  〈王子猶〉棄官後,隱居於「山陰」。
  一晚,天下大雪——
  王子猶睡醒後,打開房門,便叫僕人斟酒,獨自酌飲;四處望去,只見一片白茫茫,於是‥起身徘徊,詠起〈左思〉的《招隱詩》;忽而想起友人〈戴安道〉(那時候,戴安道人在「剡溪」),於是‥即刻在夜裡,乘著小船,去找戴安道。 經過一個晚上,方才到達,可是‥到了戴安道家門前,他卻也不進去,竟轉身便回家。
  人家問王子猶說‥「你何以如此呢?」
  王子猶笑道‥「我本是乘一時之興而來,現在已盡興了,就回家去吧!『乘興而來、盡興而歸』,何必一定要見戴安道呢?」

 
  好一個‥「乘興而來、盡興而歸」啊!
  阿文也曾到了友人家門口,卻也不進去,而轉身就走的經驗——
不過‥只是「乘興而往」,卻非「盡興而歸」。
  白天去,他去工作,也找不到人;傍晚去,他剛下班,總是很累,每次就像是到他家去「吃晚飯」一樣,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吃過晚飯,喝個茶、聊個天,也談不了什麼,只見他一臉倦容,也不好意思,打擾太晚,只好起身告辭啦!
  昔日國中時候的好友(難兄難弟),今日已是兩個男孩的父親,老大都要上國中了…… 結了婚的他,也就忙於工作、家庭,而與其他朋友,日漸疏離——
他也沒什麼空閑,去找昔日的朋友;昔日的朋友,也不好意思,常去打擾人家,也就因而日漸疏離了。
  阿文有個朋友,婚前總是到處串門子,喝茶聊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婚後則是「朝九晚五」,按時上下班,不再往外跑;有了孩子,更是以「家庭」為重,下班之後,就回家看兒子;連星期假日,也都是在家陪老婆、孩子(呵呵!誰陪誰啊);要出去玩,也是「全家福」——要過夜的,其他朋友,也就不好意思跟了。 (除非是「兩家人」,一起出去玩,那還好一點;孤家寡人的,跟著人家「一家人」到處跑,還真像是……多餘的呢!)
  真談得來的朋友,婚後也就不免,為一些生活瑣事所煩,話題聊得正投興、正深入,一下妻子來要「會錢」、一下孩子來告狀、一下電話來打擾……話題斷斷續續的,常常也就不了了之了。
  阿文到人家家裡去,要是他家有小朋友的話,到後來,就常會被小朋友給纏住
——感覺上,反倒像是去找「小朋友」的,而不是去找「大人」的一樣。
  只是,阿文發現‥國小三年級以前的小朋友,才會纏著人不放,要走還走不了,而國小四年級以後,就得「看他高興」;上了國中,恐怕就不理人了呢!
  阿文當兵時,認識的那群小朋友,阿文退伍後,還時常打電話來「鬧」,要阿文去玩玩。 阿文去了,倒還「熱烈歡迎」,而自從他們上了國中,打電話來,還會扯個沒完沒了,過年過節,還會打電話來邀約,可是‥阿文真去了,卻沒人理(不好意思理),看到阿文,笑一笑,就溜走了;等他們上了高中,也就音訊全無啦!
  阿文還真是懷念‥那種「促膝長談」的時刻呀!
  (即使是跟小朋友,阿文也能夠跟他,扯上一兩個小時呢!)
 
  而今,突然感到‥要有一個能夠促膝長談的朋友,還真是不容易呢!而聊得來的、能聊的,要有一個促膝長談的時機,更是難得呀! 似乎,也只能夠「懷念」了!
                  阿文
                    (88)1999.02.01.一 02:10:25
 
  如今,有時候,想找個人說說話,然而,卻因為‥「不好意思打擾對方」(如‥三更半夜),乃至是…「不敢打擾對方」(如‥有夫之婦,不想被誤會),而終究作罷。
(「想說的話」,也不一定是「苦水」啦!
 阿文就常是因為‥「有所悟得」,像是‥作了首「詩」,覺得欣喜非常,
 而想即時找個人「分享」。)

  想找個人說說話,而找不到人——於是‥「紙」就成了最好的傾訴對象,它永遠只是‥「保持沉默、沒有反應」的聽著。
  大凡‥「作家之所以成為作家」,想是因為‥其內心有太多話想說,卻找不到人聽,而只好找「紙」談了…… 結果‥「書」也就一本一本的出了。
  「書」就像是「錄音機」一般,忠實地,記錄作家「心裡的話」——
當讀者打開書時,書便「靜靜地」,播放著作家的話。
(想是每個人看書時,心裡都會「響」著作者的「聲音」吧!?
 阿文看書時,譬如《論語》,心裡就會浮現〈孔子〉的形象,
 然後,「響」著一個「老人家」的「聲音」,就像是在教室裡「聽課」一樣。
 如看《證嚴法師靜思語》,心中就會「響」著她那柔弱、溫和、緩慢的聲音。)

  因為‥想找人說說話時,「不好、不能」,或者是「無法」找到「聽者」,於是‥只好「寫」啦! 於是‥也就成為「作家」——
  「寫」也好啦!想寫就寫,隨時都能寫‥三更半夜也能寫;而不想寫時,也可以馬上,扔下紙筆;隨地也都能寫‥想在桌上寫、想在床上寫、想在客廳寫、想在陽台寫、想在樹下寫……也都可以。
  想要是「說」的話,至少也得找一個「聽的對象」,要不然,一個人,常在那裡「自言自語」的話,大概會被別人認為「不正常」,而當成「精神病患」,抓進醫院去;而一個人,獨自在一旁寫作,或者是繪畫,犯不著別人,也就沒什麼不可以的了。
  而「讀者」呢!總比當個「聽眾」(此指「正在交談中之聽眾」,如面談、打電話、聽言講等之聽眾,而非聽錄音帶、聽收音機等之聽眾),要來得「自由自在」一點。
  「讀者」有絕對的「主控權」——要坐著看,還是要躺著看、站著看、邊走邊看;要在客廳看,還是在廁所看、在床上看、在花園看;要早上看,還是中午看、晚上看……乃至於要看就看、不要看就扔一旁,全都「操之在己」。
  「看」不必像「聽」,有種種的「限制」‥當別人在說話時,雖不必真的「洗耳恭聽」,但至少也得表現出‥「我正在聽、我有在聽」的樣子;要是「話不投機、言不合意」,對方卻偏偏「能言善道」,說得「天花亂墜、口沫橫飛」,聽得都打瞌睡了,對方卻還偏偏‥「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的樣子,那可真是令人厭惡啊!要是不想聽,卻又不能走開(如聽長官訓話),還得裝作很「受教」,或是很「慚愧、懺悔」的樣子;聽完還要「鼓掌」、說「謝謝」,那可真的是‥苦不堪言啊!
(阿文國中時的校長,便是如此。
 她可以為學生‥「第二個鈕扣沒扣」,而叫住他,就在走廊上,訓上二十分鐘
 的話,訓完了,還要他鞠躬說謝謝呢!)
  要是「電話」,在「不想聽到」的時候響起,那也是很令人痛恨的事——
阿文在晚上,通常會把房裡的電話線給拆了(反正若有電話,大多是弟妹的),免得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凌晨一、二點,還會打電話來「擾人美夢」。
  說到這個「電話」呢!想到一個「笑話」‥
  妹妹叫道‥「姊姊!我想打電話給阿姨,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打比較好?」
  姊姊叫道‥「笨蛋!當然是等阿姨在的時候、有空的時候,才打給她比較好嘛!」
  妹妹叫問道‥「可是……我要怎樣才知道‥阿姨在不在、有沒有空呢?」
  姊姊叫道‥「笨蛋!妳只要打電話去,就知道阿姨在不在、有沒有空了嘛!」

 
  呵呵!真是「廢話」。
  好啦!真是越扯越遠,還是休息好了!
                  阿文
                    (88)1999.02.04.四 23:20:18
 
  自來,就覺得‥「創作的路,是一條孤獨的路——作家是孤獨的。」
  只是‥不知是因為「孤獨」,才使其成為「作家」;還是因為當了「作家」,而走進「孤獨」的世界。 (註‥此言「作家」,泛指一指「創作者」。)
  所幸,阿文覺得‥
〔孤獨並不是寂寞——
 人不怕孤獨,只怕寂寞。
 孤獨者瀟灑、寂寞者落魄。
 孤獨是‥自我意願的呈現;
 寂寞是一種‥希求無法實現而失落的感受。〕

  「人生本孤獨」嘛!「孤獨」是人生的實相——任何人,都是孤孤單單的來、孤孤單單的走哪!
  有時候,我們會想要「一個人——靜一靜」,就算是父母、配偶、子女、朋友,任何人,都最好「別來煩我」,而在門口掛上「請勿干擾」的牌子——
其實‥人會「希望熱鬧」,而「喜歡孤獨」的。
  (阿文說‥
「門口要有三面牌子‥
 一為『歡迎光臨』、一為『非請莫入』、一為『請勿干擾』。
 視心情狀況而定,如是掛上,明告於人,以免他人誤闖。」

  而「寂寞」呢? 其實是「欲望」不能滿足,所產生的「失落感」——
譬如‥心裡想著情人,而情人卻不在身旁,於是‥坐立不安、輾轉難眠,百般無奈、無聊要命,也就寂寞難當啦!
                  阿文
                    (88)1999.02.20.六 12:30:00
 
  作家,之所以成為作家,是因為‥內心有太多想說的,找不到人聽,或不想找人聽,於是‥也就執筆而作了!
  再者,作家得耐孤寂,而能執筆而作——要不然,不甘孤寂,而找得到人,也就找人聊天去了,哪有心情,獨自面對紙筆呢?
  阿文最近,倒也有另一個想法‥
「作家(藝人)都有『表現欲』;讀者(觀眾),都有『好奇心』;
 作家(藝人)都有『曝露狂』;讀者(觀眾),都有『偷窺癖』。」

  說好聽些,是「表現欲、好奇心」,說難聽點,就是「曝露狂、偷窺癖」了。
  大凡作家,寫到後來,什麼都會成為筆下的「題材」,連「蒼蠅、螞蟻」,也可以「小題大作」一番;家裡的「小男、小女」,乃至「阿貓、阿狗」,也會成為文中的主角;什麼「秘密、家醜、糗事、隱私」,也都敢「外揚」、也都敢「公開」……
  而作家的作品(不論是何種作家的何種作品,如‥文章、音樂、雕塑、繪畫),作家所想表現的,也不只是在於呈現其技巧、功夫,更重要的是‥想藉著作品,去傳達作家本身的理念、情感。
  作家之所以能成為作家,更是因為‥他已能「置身事物」,而能「冷靜、從容」的,去「觀察、思考、分析、推演、歸演」,或者是「反省、回想」,繼而敘述其所見、所聞、所感、所思之所得——
是故‥作家對於身外,乃至於切身的身物,
在認真之餘,亦有一份豁達;在嚴肅之中,亦有一份瀟灑。
所以‥猶如「旁觀者」;所謂‥「旁觀者清」,於是‥即使是「密秘、家醜、糗事、隱私」,也能夠去面對、去描述。
  一般人,常是‥「當局者迷‥身陷其中,難以自拔」,為「情緒」所控制,或悲哀難抑、或苦痛不堪,方才難以面對、無法描述,而不能成為「作家」。
  簡而言之‥作家算是「過來人」,而一般人,則是‥「過不來的人」,或是‥「不過來的人」。
  聽「慈濟委員」的錄音帶,一個又一個,感人肺腑的……「故事」,內容可真是……「精采」呢!每個人的過去,都可以拍成一部電影——
他們何以能夠把自己的「過去」,毫無保留的敘述呢?
只因為‥他們已經是「過來人」,因而能夠「坦然」的,去面對一切。
                  阿文
                    (88)1999.02.22.一 09:00:00
 
  現代人,更是想要「表現自己」,以「吸引別人」呢!
  看網路上,女孩子,還要公開她一天的生活作息,連洗澡的鏡頭,也要上網;更有要公開第一次作愛過程的鏡頭,真是教人‥「匪夷所思」呢!
  像「台視」,星期六還是星期日,晚上七點半,有個綜藝節目(忘了,只看過一次),裡頭有個「發洩王」的單元,連「小女子」自己被「老男人」騙了的事情,她都敢上節目去揭露——教阿文懷疑‥
她是真的「勇敢」,想給世人一些「警惕」,還是想藉此「出名、獲利」一下呢?
那老男人,熱烈地、死皮賴臉地,對「小女子」(二十好幾歲吧)展開追求,
終於打動芳心…… 同居到後來,小女子才接到,老男人妻子的電話,才知道‥
對方有家室,於是‥鬧翻了。
  阿文真要感嘆‥
「那老男人,是『存心欺騙』,而那小女子,則是『甘心受騙』;
 男的可惡、女的可憐之餘,卻也有那麼些可笑;
 說老男人欺騙她,她實在也是‥『自欺欺人』哪!又有什麼好『怨恨』的呢?
 當然啦!要是不把過錯,推給對方,讓自己成為『無辜的受害者』,
 自己豈能再裝作可憐、博取同情,而面對親友呢?」
 
  「美國」總統〈柯林頓〉先生,和〈李文斯基〉小姐的戀情,鬧得是「滿城風雨、全球皆知」;而李文斯基,還「出書」,將戀情過程、內容給公開呢!結果‥因此而「名利」雙收——教人覺得‥她也沒什麼好「可憐」的!
  而「台灣」的〈周玉寇〉小姐,也將她和〈黃義交〉先生的交往過程,和黃義交先生的種種隱私,給公諸於世——這是為了要「報復」嗎?
  更有那個〈許曉丹〉小姐,還舉行什麼‥「伊甸園婚禮」;要新郎扮成亞當、她扮成夏娃,裸著身子結婚……(後來離婚了,她又抖了一大堆「內幕」……)
  看來,用「表現欲」,還真是不足以道盡現代人,急於想要「表現」的心情、心態,以及狀況呢! 用「曝露狂」來說,倒是‥「名符其實、實至名歸」了。
  而「讀者、觀眾」們呢? 想是也不再止於只是「好奇心」的「求知欲」吧!?更進而的,染上了「偷窺癖」,而從中,求取偷窺的快感——
過去的「曝露狂」,還會「偷偷摸摸」的,選擇單一對象,進行曝露;
而現在的「曝露狂」,則是「大大方方」的,對千百萬人,進行曝露;
過去的「偷窺癖」,還會「躲躲藏藏」的,怕被人發現;
而現在的「偷窺癖」,則是「光光明明」的,睜大眼睛去「偷看」呢!
  呵呵!世風如此,也實在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啦!
所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嘛! 旁人只要‥
「徛懸山——看馬仔相踢‥冷眼旁觀」——覺得好笑時,就笑一笑,也就罷了!
  人生世間,也正是因為‥人具有「表現欲、好奇心」,才使人能夠進而越加了解自己、了解別人、了解人生世間哪!
  即使是‥「曝露狂、偷窺癖」——也罷! 總是人性之一嘛!
  西方哲人有話說‥「真理,是赤裸裸的。」
  因此,有好些人,不敢「面對真理」——覺得「赤裸裸」的,教人羞愧。
  阿文想來‥
〔現代人,也當學會‥坦然的去面對‥赤祼裸的真理,或者是現象、事實吧!?〕
                  阿文
                    (88)1999.02.27.六 13:45:25
 
      *      *      *      *
 
  朋友們,每每都會問‥「阿文!你下次要出什麼書呢?」
  阿文也只能搖頭笑笑了。
  阿文還真有些疑惑‥
〔為什麼一定要看「新書」呢?
 新書,當是指‥「以前自己還沒看過的書」,而不是‥「新出的書」啊!
 你就不能把我的「舊書」,多看個幾遍嗎?
 一定要看我的「新書」嗎?
 難道‥我的書,不值得‥你一看再看嗎?〕
  人們,常是「喜新厭舊」的吧!?
  阿文倒還喜歡讀‥「古書、舊書」,到「舊書攤」裡去「尋寶」呢!
而時下流行的‥「新書、暢銷書」,阿文還懶得去翻它呢!
(呵呵!等它舊了再去翻。)
  想是‥他們想看到阿文的「新書」,其實是‥想看到阿文的「進步」吧!?
  嗯!還是這麼‥「善解」人家的意思,比較好!
 
  一封信,想到寫到的,也真是拖得夠久了!
  就這麼‥「告一段落」吧!
  祝福淑美‥
和樂安康!
                  阿文
                    (88)1999.02.28.日 11:45:08
 
============================================================
※舊文整修,首舖於「新聞台」。2024.07.11.四 00:00:01
◎潘文良《魚雁千里共今緣》劉淑美_11。1999.02.28.日 11:45:08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1809261
佈告於臉書。
※內存於:我的網站/01/B/B8/B8n/B8n03.htm
■標籤:#感動 #欣慰 #老師 #作家 #知音 #夢幻 #氣象 #故事 #懷念 #創作 #孤獨 #熱鬧 #理念 #情感 #善解

上一篇:◎劉淑美_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