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氧會掉肌肉嗎? 贊助
2021-04-12 00:00:22阿文

◎詩中歲月.雜記 01~05

■潘文良著作集>詩文品>詩中歲月>八、雜記

  ◎01 祭

  今天,
  算是我們全家,團聚的日子,
  我們圍在您的身旁,
  隔著一層,青綠的蕪草;
  隔著一層,不知多深黃土;
  隔著一層,好遠好遠的空間……
  我們彼此凝視著……
 
  爸呀!爸呀!
  我是多麼想您!
  媽告訴我‥說我長得很像您。
  但是,每次我攬鏡時,
  總是看不清楚自己,
  我看到鏡中……
  您在哭泣,
  我也哭了……
 
  爸呀!爸呀!
  媽也想您,
  多少次夜裡,
  都偷偷聽到她……
  掉眼淚……
 
  爸呀!爸呀!
  您也想我們吧
  如果您記得‥
  今天是我們全家,團聚的日子。
  我們會用微笑……
  會用微笑,等您回來;
  媽已備好了酒菜……
 
  爸呀!爸呀!爸呀!
  您聽見了嗎?
  我有好多好多話,
  都說不出來,
  只有眼淚,
  一直一直湧了出來,
  爸呀!
 
■註
  曾拾一「日曆手冊」,不知是誰遺落的?(想是個女孩的。)
  裡頭記載著她的一些事,其中,民國七十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她寫著‥
    今天中午,全家到爸的墳上祭拜;這天,應是大家同聚的日子,
    每逢佳節倍思親。
    最近這幾年,每逢除夕,忍不住,總要暗自想泣……
    爸的墳上,雜草叢生,似乎不宜讓父親久居……
    相信爸爸,定在天堂享樂吧!?

 
  於是‥每當除夕,阿文竟然都會莫名地,想到她——
一個未曾相識的女孩,在除夕夜裡,暗自哭泣……
  這首詩,算是阿文幫她寫的。


  ◎02 快樂和尚

  假假真真~真真假假,
  痴瘋倥傻。
  有人喊打、有人叫罵。
  頭髮骯髒、衣服邋遢;
  酸菜餿飯、片魚殘鴨,
  我都能吃。
  大街破廟、墳埕簷下,
  到處為家。
 
  假假真真~真真假假,
  痴瘋倥傻。
  人家笑我、我笑人家,
  嗤嗤嗤嗤!哈哈哈哈!
  名利權勢,由你牽掛;
  是非成敗,關我屁啥?
  芒鞋蒲扇,萬水千山,
  何勞驢馬?
  逍遙自在,快樂開懷,
  何人如咱?
 
 ※見《濟公傳》而感作。


  ◎03 神愛世人

  相信神!
   神是愛世人的。
  即使神,打人、罵人……
   都是為了‥愛人。
 
  神潑暴雨,
   是為了鍛鍊人的耐力;
  神搧狂風,
   是為了堅定人的意志……
 
  神搞戰爭,
   是為了懲罰人的貪焚;
  神令毀滅,
   是為了消滅人的罪惡……
 
  別恨神——
  即使神有所怒罵,
   仍是為了‥愛人。
  即使神有所暴行,
   仍是為了‥愛人。
 
  相信神!
  接受神的慈愛,
  但也接受神的折磨。


  ◎04 悼小牛

  多久了,
  碧潭依舊——
   波光瀲灩、舟來舟往;
  多久了,
  碧潭依舊——
   燈火輝煌、人熙人攘……
 
  我的小牛呵!
   還在水裡沉睡?
  也許你早已化作一條魚,
  悠游於水中,逍遙自在。
  (你常說‥當魚最快樂……)
 
  如今,
   我獨立溪畔,
  望著哪!
   波光瀲灩、舟來舟往;
   燈火輝煌、人熙人攘……
  在人們欣意洋洋、
   笑聲朗朗之中,
  我禁不住的思念、
   禁不住的回想——
  思念只有悲傷、
  回想卻是茫然……
 
  那晚,
   你固執的走了,
  多少哀痛的叫喊、
  多少嚎啕的淚水,
   也都「換」不回你。
  你走了,
   什麼也沒說,
  宛似蒼穹
   劃過的流星……
 
  多久多久了,
  碧潭依舊——
   波光瀲灩、舟來舟往;
   燈火輝煌、人熙人攘……
 
  而我,獨立溪畔,
  只將‥
  一腔熱淚,
   撒作晚來直落的雨;
  滿懷唏噓,
   呼成夜裡徘徊的風——
  永遠的悼著你!
      民國七十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註
  民國七十四年七月七日,下午八時,〈徐宏良〉同志,溺斃於「新店.碧潭」中……至今內心,不勝哀慟,唯以此悼之。
  阿文呼徐宏良為〈小牛〉,其則呼阿文為〈大牛〉——
因為‥兩人工作認真,像牛一樣。
  而那天,正因阿文與〈徐宏良、蔡錦龍〉三人,因工作認真,而被班長,放了半天的「慰勞假」,還有免費電影票,於是‥三個人,到新店街上去看電影……
  晚上,欲歸營時,於「碧潭」邊聊天。
  後來,徐、蔡二人,提議游過碧潭,然後歸營,於是‥把證件交給阿文(阿文不會游泳,即使會,也不想下水),前後下水,結果……
  多久了,碧潭依舊‥波光瀲灩、舟來舟往;燈火輝煌、人熙人攘……
  多久了,碧潭依舊……依舊有人淹死……


  ◎05 耳鳴

  多少年了,
   是誰在呼喚我?
  在我耳邊,尖聲細語。
   咿咿咿咿!咭咭咭咭!
  是蟋蟀悲鳴?
  是夏蟬吶喊?
  讓我時時不忘、
    時時心煩。
  咿咿咿咿!咭咭咭咭!
   是誰在呼喚我?
  咿咿咿咿!咭咭咭咭!
   是誰在呼喚我?
   是誰在呼喚我?
  是誰?是誰?
  …………
 
 ※阿文當兵,下部隊。
  一日,連上舉行「打靶」,因為在「後勤」單位,也很難得觸到「槍」,
阿文本來可以不參加,但後來還是去了。
  打靶用的是「卡賓槍」。
  阿文一連打了十二發,結果‥耳鳴了——然後,一直好不了。
  四處看醫生。
  醫生說‥「你要與它(耳鳴),和平共處!」
  看來,這耳鳴,就要陪阿文一輩子啦!
 
  給阿兵哥,一個建議‥
打靶時,耳朵最好塞「耳塞」,若無耳塞,最好用衛生紙,捻個小球,塞住耳孔,如此,則可避免耳鳴也!
 
==========================================================
※舊文整修,重舖於「新聞台」。
◎潘文良《詩中歲月。雜記》01~05。2021.04.12.一 00:00:22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08084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585802978197932
■標籤:團聚、凝視、酒菜、喊打、叫罵、開懷、愛人、慈愛、折磨、碧潭、逍遙、徘徊、呼喚、悲鳴、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