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經典《步步驚心》就在四季線上 贊助
2016-02-14 18:42:56土著咩咩‵‵

陸戰旅光


入伍至今大約兩個多月,才在這個過年假期時有時間,或著說到現在才有動力有靈感去寫下這篇入伍至今的感想。

 

先是入伍前由於我自己懶去抽籤,本想給官方代抽的但我媽想去抽,我也覺得無所謂結果果然給家人代抽就是容易中海軍陸戰隊邪門案例又發生,一開始我真的也沒什麼感覺認為當兵就是去免費健身房,好好練練身體也不錯加上自己也喜歡體能活動,沒申請提前入伍結果直到12月才入伍,沒有後悔也以為自己已做好準備只是剛開始多少還是有些震驚心想「時候真的來了」,入伍當天帶著跟身旁背著行李帶著保護自己剩下不多尊嚴的帽子睡眼惺忪的所有人一樣忐忑的心情去了台北火車站,等候把我們送往監獄的一步步行程慢慢進行,因為就算有再多的聽說對我們而言這次都是我們第一次親身體驗那完全未知的生活,在火車上時試著穩定自己的心情盡力去享受這新的開始去成為更好的自己,但事實上卻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兵入伍訓開始,從我們下了火車轉上遊覽車再一次的下車我們抵達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新訓中心,據說90%以上的陸戰隊都是從這裡出來的,那也想當然因為全台灣只有這邊有海陸的新訓,不論你原本住的多遠只要你抽到海陸都要跑來這鬼地方新訓(起初就覺得應是很偏僻的地方,實際待過之後才知道那裡真的是鬼地方),從下了遊覽車那一刻軍訓生活正式開始,嚴肅又緊湊的節奏並沒有因為我們是新兵而有一點鬆懈,像趕鴨子一樣的把人趕下車,把人當狗一樣的罵聲不時回盪好像不用罵的長官就不夠有面子一樣,就像要把你的一切尊嚴自由完全扒光踩在腳下的洗禮,在一片混亂剪頭毛東拿西拿中度過了第一天漫長的一天,之後的無數天還必須經歷一樣或更糟的生活,隨著日子慢慢增加一堆不知道有沒有實際作用與意義的規矩一項一項加進來,而且軍中的規矩就是只有一切符合我規定才是好我定義的整齊才是整齊我定義的乾淨才是乾淨,只為了某些高官眼中的舒適,所謂的自由也早已被鎖進這名為軍營的監獄中,起初的我相當的不適應深深感受到我與這裡的不協調,以及在這裡的我有多麼的渺小,每一分每一秒連吃飯都很煎熬,就算是睡覺也無法完全休息,軍中大量的團體生活唯一可以說是個人空間只有小小的床鋪上,團體生活確實有團體生活的好但不能全部是團體生活,個人空間時間的需求每個人都不一樣,對於我而言這樣的生活精神緊繃的程度是嚴重的消耗,加上長官與同儕給予的壓力就算不用言語,光就你跟別人不一樣或動作比別人慢一點都足以讓人喘不過氣,可悲的是軍中跟別人大該都一樣才能生存,而在外面的世界卻是相反,痛苦不斷累積精神的緊繃沒有一點鬆綁反而勒的更緊,剛進去的前三天我完全沒想到我可以撐到下一個階段,不過諷刺的也因為我認為自己渺小的想法,讓我放下所有外面世界一切其他多餘感受,用盡全力的去稱過在軍中的下一個時刻,就這樣我的時間又開始流動雖然還是很慢,但至少慢慢的在過了,太陽下揮汗如雨的刺槍、灰頭土臉的單戰、氣喘吁吁的三千、無窮無盡的打掃與雜事搬東搬西我都沒有缺席,特別是要放假前會想盡辦法利用我們好像在說想放假是吧就給我拼命工做,還會加上強迫剪頭髮一開始已經理光頭還一個月剪三次真不知道這樣規劃的人腦袋在裝什麼或是想從中貪汙什麼,總之一項項的撐過後新訓也不知不覺得過了這個時期的我們至少還有一個希望過完之後下部隊會好一些,可惜的是事實上我們只是從一個鬼地方搬到另一個鬼地方。

新訓中長官們最常說的就是每個人都一樣阿為什麼就你做不到,說的好像每個人都一樣的樣子,但實際上或許時間裝備環境一切的外在因素都差不多但每個人都不一樣而這點就是最大的不一樣,總不能叫一隻猴子跟一條魚用一樣的裝備一樣的時間爬樹就是公平就是為什麼別人做的到你做不到,或許有人會說哪有這麼誇張以前更操更苦之類的,或許單以從前操練來看來比較是更辛苦沒錯,但那所謂的從前與現在環境有多大的差距,以前的家中與現在的家中有多大的差距,環境更好但我們需要承受的壓力並沒有減輕只是加重在其他地方,世代不同但承受的痛苦是一樣的,而『會以哪有這麼誇張』以自己的理解去評價這痛苦的人,只有我自己才最明白我自己眼前所看見的現實以及我內心真正的感受,而這就是我所感受到的痛苦,對我而言真正辛苦完全不是操課跑步之類的體能,而是環境規則的限制、生活的壓力、無意義的目標才是真正痛苦的來源,有人會說當兵讓自己更了解自己,但在糟糕的生活環境、身旁不斷施壓人群、一堆限制自由的規則只為了滿足無知的系統、無意義的辛苦換來裝模作樣的拍拍,在這些限制下我才真正體會到如果連自己都救不了的極端環境下,就不會有任何心思去幫任何人只是讓人性的醜陋與一切的自私無防衛外顯,或許這也算更認識自己?幫助別人同時也是為了自己合作能帶來更大的利益所以大多都會選擇這麼做,但當軍中環境逼我們到極端時幫助別人就不會是第一選項。

 

部隊後,接下來的日子簡單來講就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新環境伴隨著新規則,一陣接著一陣不安定狀態卻要很快的適應安定下來,因為有人拿著鞭子在後面追你(長官),當你落後時還一堆人冷眼在旁不用說話不用知道他們怎麼想都已帶來很大的壓力(同儕),由於我抽到林口六六旅工兵連所以我終於回來北部了,只是跟前面說的一樣原本以為的好一點,只是換了另一個鬼地方,差不多遭的環境、做差不多沒用的事、遵守差不多嚴又多的智障規矩,剛開始的銜訓在另一個環境規則下又必須快速的適應,因為長官的命令與要求可不會等你,過程極度無聊等於什麼都沒教完有幾天還整天看電影雖然也算輕鬆只是真的叫做浪費生命,兩星期之後真正下部隊,由於我們的單位還在基地所以我們經過大概三天的託管生活又是全新的開始全新的環境全新的規矩又是壓迫的適應重覆撥放,而且三天後還要再撥一次,有時候覺得光是這樣重播就足夠消耗精神了,而且我所屬的工兵連給生活壓力更加的強大,規矩更多更嚴,處罰也沒再手軟,或許有時候沒有真正的處罰但光是給予的壓力就足夠折磨人了,有人說威脅是管理手段的一種但是對馬戲團的管理手段,可惜的我們是人可能稍微不同一點也許真的太稍微了,所以長官感覺不到或只是單純因為方便及沒能力所以才如此,可想而知這一定不會是最好的手段至少對人類來說,而對於菜鳥更是不給什麼適應空間,好像菜是罪過一樣給予的壓力只有加重,但菜鳥才是最勇敢的職業呀,因為必須承受更多恐懼與未知的不安,只是在軍中菜就只是罪過,是有可能拖累團體去維持那虛假面具的危險分子,而我們做的還是只有雜事一堆為了維持連上基本運作或只是為了檢查用的工作,不斷的去想意義到底是什麼,但得到的永遠是空值,或許現在的義務役本質上就是錯的,只是大多數人還是會依照傳統的去認為那是應該的,習以為常而忘記去思考本質,當兵到現在我們沒有學到怎麼保家衛國我們只學到如何裝模作樣,或許哪一天真正該我們站出來時,我們還在整理內務就被敵人打死了,許多不合理的系統在軍中是理所當然,只因為他們定義的算,或許很多人都是逼不得已,但應該也不少人再支撐它,而不論有再多的抱怨,在軍中為了自己著想還是得乖乖當個好棒棒兵,繼續演這個國軍八點檔畢竟它沒法停播我也不能轉台,或許我也逼不得已的再不知不覺得情狀下成為這個系統的推手之一,以有覺悟當兵就是要去承受痛苦至少痛苦會是真的,如果你感到很痛苦代表著你正再成長,每天拿刀砍自己總有一天也會練成鐵布衫,同一把刀同樣力道不是不會痛了只是習慣了,給自己一點點往前走的理由,至少會變瘦會更能忍耐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