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副武裝去產檢 贊助
2012-04-11 21:48:14宅女系☻女王毛

《佐櫻》年年相守,四

**

  年年相守,《四》
  
  我們一定,還會在哪裡再次相遇的。

**
 
  小櫻恍恍惚惚的步出停屍間,天色早已變成墨夜。她眨著疲憊的雙眼,晚風的涼意讓頰畔上未乾的淚痕顯得格外的冰冷。她討厭風所傳來的味道,記憶中的風帶來的不是爽朗的綠草味,也不是令人安心的氣息。

   而是腐臭且嗆鼻的血腥味,身為忍者的她早已習以為常,但是當白月高掛猶如漆墨的夜裡,冷風拂過總讓她不安地顫抖,她想起了佐助的離開的那晚,還有暗忍回報佐助死亡的那晚。

  儘管再怎麼不捨還是得面對現實,最後大家的決定把佐助葬在發現他屍體的櫻花下,即便小櫻一行人有多麼想把佐助葬在木葉裡,但是引起極大的反彈,就算他們可以原諒佐助過去的行為,他們但是其它人卻無法諒解。

  那些因佐助死去的忍者們,有好幾個是有家庭的人,望著那些人怒吼的咆哮,小櫻無法開口說服他們。

  她做不到……因為他們也失去了最親愛的家人,和他們失去佐助是一樣的心情。

  起初,綱手與鳴人不顧眾人的反對,硬是將佐助埋葬在木葉,以為時間一久大家便會接納,但是並沒有,反到成為大家洩憤的地方,佐助墓碑常常遭到惡意的破壞或者塗鴉。
 
  「為什麼大家就是不肯接納佐助呢?他已經、已經……」他抿緊唇瓣,慍怒的湛眸緊盯的墓碑上塗鴉。

  「因為他們失去最愛的人。」小櫻沉默地擦拭著墓碑上的塗鴉,淡淡的說道,「我們也失去過最愛的人,這種痛我們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

  「但是……為什麼大家不能忘記仇恨呢?」鳴人垂下頭,停下擦拭的動作,輕聲低喃。
  
  為什麼呢?

  「就像我們無法原諒害佐助越陷越深的人一樣。」語畢,小櫻與鳴人在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墓碑上惡意塗鴉的痕跡隨著他們擦拭越來愈淡,直到它完全消失,她才再度開口。

  「鳴人,把佐助的墓遷到離木葉吧。」

  她想了很久才決定說出口,她明白佐助深愛木葉,而大家無法原諒他的所作所為,也明白對他最大的懲罰是將他永遠驅離木葉,她捨不得佐助連死也不得安寧;她可以原諒那些失去心愛的人的心情,但是,她不能原諒他們,無時無刻提醒著一個已經離開的人,他的過去、他的錯誤、他的憎恨。

  有好幾次佐助的墓被挖開,她幾乎失去了理智,倘若佐助因為她這個決定而恨她也無妨。

  理想與現實矛盾的爭執,無情、歷練、成長不斷的增長,她一點一滴的成熟。

  鳴人凝視著小櫻帶點淒迷的笑顏,低下頭,他吸吸逐漸泛酸的鼻子。這是小櫻第一次開口要求,從佐助死亡到下葬,她一直都是笑著,在面對他的憤怒,他的恐懼、逃避時,小櫻只淡淡的說了一句--

  佐助這麼走,不好嗎?

  不好嗎?沒有不好,他十分清楚這是最好的結局,正因為清楚才無法接受這慘忍的事實。

  小櫻的問題讓鳴人胸口一窒,他想開口拒絕她的要求,卻無法說出口。

  正因為,他清楚只能這樣了。

  儘管才十六歲的他們,還無法看清楚大家口中所謂的「現實」是什麼,他們也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他們不忍心佐助被木葉排除,一個人埋葬在他們不知道的地方,只是他們錯了。

  擁有難以癒合的傷口的人不只他們,混雜不清的情緒糾結一直纏繞著他們,誰也無法掙脫。

  而他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記住那些離開的人,被人遺忘是一件孤單的事,誰也不想讓曾經重要的人被時間褪去他們曾在心中高大的身形。

  「沒關係的,佐助有我們,他不會寂寞……至少,我們知道他在哪,雖然沒辦法像現在一樣天天來探望,但是……」

  但是?

  鳴人側過臉疑惑的睨著小櫻,她緩緩轉過頭與他四目相交,薄唇微張,葉稍喧囂得宛如海浪般的聲響蓋過了櫻的話,彷彿被帶到遙遠的一方。

  只是,那句話被風吹得遙遠的話語,卻悄悄地、沉重地劃進了鳴人的耳膜裡。

  他驀然想起當時,火越燒越烈,徹底吞噬了佐助,朱紅的火光映照在小櫻臉上的模樣,冷靜到令人心顫的嗓音輕柔柔地道:我的心也很痛,但這就是事實,鳴人,佐助死了,他真的死了。

  死了,不會再回來了。

  仰起頭,小櫻背對著他,冷靜的望著佐助身影被烈火吞噬。鳴人怔愣,似乎很久以前,他也曾見過這樣的場景,又彷彿不曾見過,什麼時候她已經成為一個堅強的女人。

  從她口中道出的事實狠惡惡的擊碎了他的怯懦、逃避,小櫻的表情很平靜,像是一潭透徹的湖水,翡翠般的綠眸倒映著艷紅,一閃一爍,忽明忽滅。

  眼前的景象,幾乎刺痛了鳴人宛如海般的湛眸。

  這一刻,鳴人無法看透小櫻。

  他才驚覺,小櫻的想法似乎不曾顯露出來。

  佐助離開木葉的時候。

  佐助死的時候。

  然而,每當她哭了,但之後卻會笑著安慰他,告訴他:但是……我們一定,還會在哪裡再次相遇的。

  那句話他一直深信不疑,然而……佐助死了。

  「小櫻,妳認為人死了會去哪呢?」

  沉默。

  死寂般的寂靜勾起了他們心中的恐懼,指尖輕輕的顫抖著,在睨見小櫻陷入靜默良久,她終於開了口:「……去生前最眷戀的地方。」

  顫抖的將話說完,小櫻才發現咽喉一片苦澀,她身軀不斷地顫抖,忍著體內身處悲鳴的吶喊,陣陣的恐懼讓她疲倦的垂下眼簾,倉慌遮掩她的膽怯。

  「最眷戀的地方……」佐助最眷戀的地方是哪呢?鳴人看著她,沉默良久,輕聲嗯了聲。「是……我們嗎?」

  笑著送佐助走,他明白這已經是他與小櫻最後的極限了。

  遷離吧,這是最好的選擇,就算木葉是佐助最眷戀的地方。

  小櫻看著他,目光在瞥向墓碑,她含糊應一聲。垂下手,緊握手中的布掉落在地,在鳴人看不見的視線外,她淚水幾度差點垂落。

  無論他們多麼希望佐助能葬在木葉,但現實是族人無法遺忘憎恨,就算是師父下令不允許任何人踏進佐助的墓地,大家仍是無視這項命令,不斷地破壞佐助的墓地,讓綱手師父知道、讓他們知道,他們有多厭惡他的存在。
  
  可其實大家都錯了,佐助最眷戀的地方不是木葉--而是他們身邊。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離開了、消失了、不見了,卻能夠將他永遠記在心上,不要忘記,如此,不管他遷去哪都是一樣的。

  「我們找一個春暖花開的地方,」站起身,美目微微彎起,望著遠方湛藍的天穹胸口卻一片沉鬱。「然後……看得到木葉,看得到第七小班,看得到我們,他一定會很開心。」

  「佐助他一定會感動到痛哭流涕的……」摸摸鼻子,鳴人笑得燦爛,語氣卻有著說不出的背傷。

  「一定的……」聞言,小櫻眼底掠過細碎盈光,手近乎無力的垂落在身側。「我們一定……」

  他們誰也沒有在開口,儘剩淺淺的呼吸聲,均勻的一起一伏。

  清風緩緩飄過他們兩人之間,混雜著土壤味以及春意那涼爽氣息卻令然發寒,瞳眸哀傷的望著以前的景象,自她眼中快掉出的眼淚硬逼回去。

  小櫻斜睨了身側的鳴人,卻發現他早已淚流滿面仍死咬著下唇泛白了也不鬆口。

  他們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也不想這麼快長大,只是、只是……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

  一聲細長蚊蚋般細小的悲鳴拉斷了弦,無助的哭泣聲傳遍了樹林間。

  眼中灼熱的淚忍不住落了下來,滴在冰冷的墓碑上。

  一滴,又一滴……

 


《女王毛的揮鞭教學》

哦、哦哦哦--Q___Q更了!毛對不起大家啊!!!一直不斷不斷告訴大家佐助死掉的事(|||b)毛真的太壞了,好想一巴掌打死自己,嗚嗚。

沒事打什麼佐助領便當的開頭,害我開文想寫佐助跟小櫻碰面都不行了orz真討厭這種感覺,討厭虐心,毛都搞不清楚到底在虐誰了ˊ____ˋ

不管過了多久,還是超級喜歡七班的羈絆(心)超級喜歡越來越堅強的櫻,還有七班那種無論到哪都(刪除線)萬里尋(刪除線)佐助的感覺。

雖然還沒有真正佐櫻的情節,但希望大家不要失去耐心了Q___Q毛會趕快趕進度的(淚)

Ps、唉,得腸胃炎針是件痛苦的事,飯菜口味清淡真的讓我很想

沁沁 2012-08-24 22:27:18

毛毛好久不見T__T
我是櫻羽戀(戀雪)不知道妳還記不記得Orz

版主回應
好久不見啊!!!!
好久沒看見雪了T_T跑去哪了
2012-09-12 01:56:38
布 丁♥ 2012-07-10 14:12:28

親愛的毛姊~~
我是阿丁唷^_^
haha說著說著日子過的真快
轉眼間我也要邁入大學生活
你和羽姊最近好嗎^_^
最近又看到有發文才上來看看
之前實在忙慘Q///Q
不過現在暑假有時間發漏囉
但是看到佐助一直死翹翹真是難過啊:(

還有還有
好想念當年那篇你和別人的合文^_^
那篇太經典啦 壞壞佐和倔強櫻!!

還有希望毛姊兒早日康復唷^_^

版主回應
我跟羽姐過得還不錯,雖然家裡發生一點事
不知不覺我也出社會了ˊ__________ˋ
最近又沒時間了,沒有之前閒
結果這又變坑了,等變閒一點在更新ˊAˋ
之前手機壞了,布丁手機弄丟了
有看到我的回覆再私給我吧WWWWW
那篇文喔~我都忘了斷頭在誰那XD
是我嗎?!是我嗎?!
如果是我我就生出來
不是我我就無法度了:P除非我拿刀逼悠XD(另外一個合文者)
2012-09-12 01:55:43
☆迷月幻夜☆ 2012-07-08 16:44:07

我哭慘了

版主回應
不哭(摸摸) 2012-09-12 01: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