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9 09:03:51嘉頓 Garden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鄭進永首次執導《Me And Me》(雙面追緝)(2020)

許多演員都有導演夢,都想奮力一搏拍自己的電影,韓國有劉智泰自導自演的《Mai Ratima》、金允錫的《未成年》等等。至於鄭進永的《Me And Me》,卻是另一種例子,鄭氏只當編導卻不演,男主角找來在《獄火重生:金昌洙》裡的搭檔趙震雄出演。

劇情講述刑警亨九(趙震雄飾)獲委派調查一宗在村莊發生民宅火災,一位名為金老師與他的太太離奇身亡,話說事發前金妻患有罕見的精神病,每晚都變成了另一個人,翌日早上才回恢正常,令村民議論紛紛。在追查過程中,亨九獲邀參加一場壽宴,醉後醒來時,全村民卻改稱他為「老師」,他更發現自己原來的生活突然徹底消失,包括自己的妻兒、姓名、職業甚至身份都再不是,原本身邊的人都不認識自己,到底是一場南柯一夢、村民佈下的騙局,還是活在當下的現實?

《Me And Me》的台灣譯名《雙面追緝》,一聽以為是貓捉老鼠的懸疑警匪片,另一個譯名《消失的時間》較為貼近劇情,看似是通過時空錯亂懸案案打造深度燒腦推理片。由一個撲朔迷離的縱火兇殺案作為故事切入點,連串列意想不到的事情卻接連發生在亨九自己身上,身份由外來的刑警變成當地的「金老師」,身上只留下一個失效的手機號碼。全片發生在偏遠的村落,傳統村民思想加上營造的燈光和音效,每當亨九想恢復刑警的身份,一覺醒來都是金老師,都在觀眾心理種下了犯罪懸疑的種子。

亨九原有的生活完全被打破,就如發生在金妻身上無數的不同身份。當劇情一次次反轉,犯罪懸疑的外衣漸漸被揭開,電影也開始呈現真正的主題──男主角的精神狀態。下半段淺談的精神病,當亨九完全對自己(金老師)一無所知,連身世都不知如何開始說起時,究竟原因是自身的問題而導致或間接做成的,更是無從稽考。但鄭導演拍的並非放負片,想說的是當事情已成定局時,當事人唯有學會放低。

作為「病人」,而亨九的「不正常」不是一眼就看得出來的,他亦有自己一套的紓解方式──嘗試找尋記憶中的「亨九」來勾劃出「自己」的故事,與似曾相識的人講出來、接納它。比起相同題材電影,故事發展下去看似沒有什麼大驚喜,劇情未必反映病人的現狀,或未有深入探討精神病情況,但是,就因為之前的舖排得宜,絕不煽情催淚,趙震雄實在演得出色,不用呼天搶地或封閉自己來搏取觀眾的同情,自自然然讓人體會到男主角那份無力感,這才是真實去感受「我和另一個我」的存在。

伸延閱讀︰

金允錫演而優則導—《未成年》

念念不斷—《一念無明》

香港.日常-蔡敬文執導的獨立電影《不是白痴》

(悄悄話) 2020-12-29 10:4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