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Porsche變成電動車 贊助
2014-09-26 07:22:08長河

最後只能恨詩

我跟著電腦崩潰了
在名為焦慮的終極實在
現代社會體現了許多
古老的、價值的、扭曲的
神話與夢想拼貼的


妳張開雙臂以抵擋擁抱
那些親吻的時刻
是海水漸漸高舉過膝、
腰、小腹、胸脯
閃電如預期地擊中避雷針
暴雨中的維修工人

那些受膜拜的
神祇,同時也是貢品
供人品嘗,如果妳懂得品析
妳會露出一臉震驚的表情
燒毀那些象徵傳統的紙錢
除魅,以建立新的
維繫

那少年終究煩惱
畢竟這是本質性問題
如同敏感之夜該怎麼斷句
該怎麼挺身、放入
字與字的間隙
同時也是時差問題
利用宇宙秩序的先後順序
考試、和作弊

無所謂快樂或不快樂或快樂或不快樂
乃至於重構出基本情態性
必須使用那些你也不懂的術語
好讓自己相信
那些白袍的外國面孔
維生素、乳酸菌
舔食夢想維生的,螞蟻雄兵

孤單了一陣子之後我們開始了集體性
行為起於那些種子
心中的、對幸福的渴望與仇視
因為才華天生就不一樣
最後只能恨詩
基於美學的道德考量

上一篇:男孩的絨毛娃娃

下一篇:斯莫維爾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