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0 09:51:15aggartpra

親歷者講述傳銷套路:北派簡單粗暴南派攻心洗腦


  “大白菜叫天青一大片,土豆叫鐵板魷魚絲,每天就吃土豆白菜。有時候騙到人瞭,上面獎勵下來100元,整個宿舍吃好一點。有時他們讓出去“淘寶”點兒菜,一開始我不知道什麼意思,原來就是在批發市場裡撿別人不要的菜葉子。我120斤,最後瘦到瞭100斤。”

  全文5002字,閱讀約需8分鐘

  靜海曹官莊村北棗樹林深處,十多名傳銷人員搭著簡易遮篷,在野外“躲負面”,即逃避打擊。新京報記者 趙吉翔 攝

  新京報記者王佳慧 實習生張藝 編輯 蘇曉明 校對 郭利琴

  身陷傳銷騙局,東北大學畢業生李文星、山東男子張超、湖南女大學生林華蓉相繼喪命。傳銷青年之死再一次刺痛瞭整個社會的神經。

  近日,工商總局、教育部、公安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四部門聯合發文,要求嚴厲打擊、依法取締傳銷組織。通知強調,對打著“創業、就業”的幌子,以“招聘”“介紹工作”為名,誘騙求職人員參加的各類傳銷組織,堅決鏟除。

  對於傳銷,為何屢禁不止?為何有人深信不疑、不斷陷落?不同派別的傳銷組織有什麼樣的手段?我們找到兩位曾在南、北派傳銷中做瞭3年的傳銷者,講述親身經歷。

  他們一個在傳銷組織底層講課、燒飯,一個做到瞭“老總”;他們都有賺錢的夢想,信服傳銷組織所打造的高層人士形象,期待自己某一天也能開寶馬奧迪,穿金戴銀。

  以下內容為兩人口述。

  北派:拳打腳踢 簡單粗暴

  張越(化名),高中畢業。 2008年23歲進入傳銷,2011年離開。

  (一)

  李文星出事旁邊的那個樹林,我們也去過。那是2008年6月,我剛進河北燕郊做傳銷3個月,到天津靜海區那邊學習。其實在我進去之前,團隊剛從天津搬到燕郊沒多久,靜海那邊(傳銷)太多,名聲不好瞭。

  傳銷無非就兩個借口——找工作和談戀愛。他們會在qq或者婚戀網站上用女孩照片註冊,跟你聊,過段時間就說愛你喜歡你,把你騙到燕郊。我同學騙我說北京有份電子廠的工作,女孩子又多,月薪5000-6000元,我一聽就過去瞭。到北京坐上一輛大巴到瞭燕郊。第一天同學還有一男一女領著我玩兒,晚上住賓館。到瞭第二天,他們說讓我去他們住的地方看看。

  那是個兩室一廳,客廳裡沒有人,等我進去後他們把門反鎖,從一個房間出來十幾個男的,讓我老實點兒,不老實的話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我一下懵瞭傻眼瞭。

  他們讓我打牌,我不想打也不行,心想瞅著機會逃出去。晚上吃飯,大白菜放點兒水煮瞭一鍋,我說不吃,旁邊那人一拳頭就打過來,“你吃不吃!”

  趁人沒註意,我和同學站在角落裡,我就說,“你把我整過來,回去有你好受的。”講瞭之後,他就給主任說瞭。主任把我叫過去問我是不是要報復,之後又是一頓拳打腳踢,四五個人齊上。

  第二天,講課。其實我一句沒聽進去,盡想著能出去。相同的課講瞭3天後,問我聽懂沒有,我說一點點。問我問題,沒答出來,又挨瞭頓揍。

  挨揍還是好的,罰站不讓睡覺不給吃飯,大冬天扒光衣服潑涼水。我還見過當過兵的,跟他們頑強抵抗。不行呀,搞不過,裡面十幾個人對付你一個,就是李連傑都不一定能打得過。

  三四個月後,我都能講課瞭。那課天天聽,就50分鐘內容,傻子也會瞭。

  一般白天不讓人出去,容易暴露。晚上出去,兩三個人跟著你,跑也不好跑。他們讓我發展人,我就忽悠,說在邀約在邀約。他們說,我要是不約人,就永遠離不開這裡。我心裡想,你們這幫人叫人過來就往死裡打,我不可能把我親人叫來。後來他們說,講課講得好也是有貢獻。我負責教課、燒飯、帶朋友(帶新來的人出去玩兒),上面的人幫我招人。他們這邊有個責任制,叫“上拉下推左幫右扶”。我不成功我上面的人也成功不瞭。

警方控制傳銷團夥。圖/視覺中國

  (二)

  他們有套說辭,這個行業目前處於“技巧期”,這行太掙錢,如果人們都來做,那就沒人種水稻、沒人開車,國傢就亂套瞭。還對我說“打是親罵是愛”。

  大白菜叫天青一大片,土豆叫鐵板魷魚絲,每天就吃土豆白菜。有時候騙到人瞭,上面獎勵下來100元,整個宿舍吃好一點。一個宿舍多的時候十二三個人,少的時候七八個,女生三四個。有時候他們讓出去“淘寶”點兒菜回來,一開始我不知道什麼意思,原來就是在批發市場裡撿別人不要的菜葉子。我120斤,最後瘦到瞭100斤。

  他們解釋因為人要先苦後甜,年輕人吃苦沒什麼,紅軍都吃過樹皮。

  這邊賣化妝品,大套3900元,小套2900元。問我投幾套,我說沒錢,都花掉瞭。其實我根本不想幹,但想著能不能交瞭錢就出去。後來他們讓我給傢人打電話,說我昨天喝酒,在醫院裡,已經胃穿孔瞭,需要5000元錢做手術。我媽當時沒相信,正好我有個遠房堂哥在北京,她就說你在哪個醫院,讓我哥把錢送過來。那邊人不敢讓我傢人過來。

  過瞭段時間又讓我編假話說找瞭個女朋友,懷孕瞭,對方父母不讓,需要拿錢把孩子做掉。我講電話的時候,那些人在旁邊聽著,我故意磕磕巴巴語無倫次。我媽一聽,就知道是假的。傢人害怕,一旦戳破,那邊人對我人身造成攻擊,也就僵著。最後還是問堂哥借瞭3000塊交瞭上去。

  他們時刻關註著你,你不開心,馬上就被匯報,然後上面找你談話。手機不允許鎖密碼,鎖說明不忠誠。他會隨時突然抽查手機,看你和別人聊瞭什麼東西。

  (三)

  熟瞭以後,他們就不打我瞭,還幫擠牙膏、倒洗腳水、按摩一下。我也不想逃跑,還是想掙錢。

  在那邊混瞭3年。人在那個環境中,很復雜。周圍的人都說掙錢掙錢,一個正常人不知道怎麼的,就覺得這真能掙錢瞭。

  裡面大部分都是農村出身的人,在外面打工也掙不瞭幾個錢,聽著上面忽悠,有瞭發財夢。

  讓我下定決心的,是看更高級別的經理穿金戴銀、手臂鏈子,連衣服扣都是鍍金的,進出開著寶馬或者奧迪。覺得我也要成為那樣,回老傢光宗耀祖。後來才知道車是他們租的。

  在那邊生活費一天8塊錢,掙到瞭錢要放在主任那裡保管,比如你想出去買雙鞋,就去找主任要。騙一個人給570元,我最多時一個月扣除生活費到手1600元,還有好幾個月一毛錢沒有的。

  新人來,我們就有套路瞭,故意說以前在廠裡加班打工,才掙瞭1000多塊錢,打工不容易。第二天就說主任一個月掙瞭1萬元。到瞭第三天就說哪個經理在外買瞭房買瞭車,開瞭廠子開瞭KTV,每天給你洗腦。發工資的時候,主任叫我過去拿錢,其實我這個月是沒有錢的,但給我4000塊錢現金。拿瞭之後我就故意到屋裡面,在新人面前不經意地說一下,這個月還不錯,比傳統行業好多瞭。之後,裝作上個廁所,就把這錢又還給主任瞭。

  3年瞭,我都不知道誰能掙多少錢,搞不清楚,誰說的是真話呢?但有一點肯定,下面不發展新人,上面肯定也拿不到錢。

  到最後,比我來得早的,或者來得晚的,都走掉瞭。我也覺得騙人掙不到錢,就謊稱傢裡面有事,回傢再就不去瞭。

  回去以後,找到那個把我騙過去的同學,把他打瞭一頓。他說他在裡面受不瞭打瞭,才把我騙過來。我問他那時候為什麼背地裡匯報,他說不匯報也要被打,他也是打怕瞭,他早我3個月回傢。

  他們這裡會搞“演習”,假裝警察過來。主任喊警察來瞭,故意留個門沒關,走瞭,要誰趁機逃跑,被抓回來就被打。平時我們樓下都有“放羊”的,就是放風,一說警察來瞭,我們就下樓梯到公園轉轉、壓馬路。警察一走就回來。

  之前都沒和警察碰過面,最後一年瞭,警察那次是便衣,“放羊”的沒發現,把我抓瞭進去,讓我寫保證書,再也不來瞭。警察說得很清楚,我也是受害者,是傳銷裡很底層的,很可憐。說我要是當上經理瞭,很快就會抓我。

  當時我一聽,心裡想,等我當上經理瞭,有錢瞭,還能讓你抓住我?

東北大學畢業生李文星,陷入傳銷組織後死亡。

  南派:攻心洗腦 欲擒故縱

  常星(化名),體育技校畢業。2008年19歲進入傳銷,2011年離開。

  (一)

  廣西是整個全國南派傳銷的發源地,我在南寧做瞭3年傳銷,做到“老總”,手下團隊100多人,每月能賺2萬塊錢。能做到我這個級別的,比例並不高。對於上上下下的套路,我很瞭解。

  傳銷組織想騙你的時候,內部七八個人先開一個會。裡面有關於你的詳細資料,姓名、年齡、過往工作、傢庭狀況、收入水平、性格特點等等。他們會編一個適合你的謊言,像年輕人需要賺錢的機會改變命運。我之前是拳擊運動員,搞體育,所以我朋友就編瞭一個這邊能做體育用品生意的謊言騙我來瞭。

  到達南寧,傳銷組織內部有一套專門針對新人洗腦的過程,一般是七天。見不同的人,按照一套框架,一對一地跟你講解。

  很多人都是瞭解“北派”比較多:去瞭以後限制人身自由,身份證、手機沒收,吃的住的都很差……我們南派不屑於這樣做,太低端瞭,反倒我們會利用北派,讓你在比較之下放松警惕,覺得我們這邊不是傳銷。

  到南寧的第一天,他們會給你一個開放的環境,讓你感受到那邊是安全的。

  身份證手機不會沒收,一般小區三居的房子裡就居住四五個人。準備好牙刷毛巾,幫你盛飯,給你一種傢的溫暖。

  打消恐懼心,在這個行業裡叫“打開心門”。因為有些人防備心比較重,第二天一般會帶你去一些旅遊景點,比如說南寧的五象廣場,會展中心、民歌湖、南湖公園。

  領著去不是為瞭旅遊,主要是為下一步洗腦做鋪墊。就像五象廣場,影射這個行業也有五個級別,叫“五級三階制”,也代表瞭這個行業解決五大類人群的就業問題,暗示這個項目有國傢政府支持。

  據我瞭解,2012年後,南寧這邊漸漸不是私人帶你玩兒瞭,而是有專門的半日遊或一日遊大巴車,配合傳銷組織給人洗腦。你剛開始感覺是正規的旅遊,其實這些大巴車是和傳銷組織合作,這些不是傳銷內部的人,但它有利益鏈條在裡面。

  昨日,天津市靜海區打擊非法傳銷專業隊分三組查處傳銷窩點,清理瞭一些傳銷人員。新京報記者 大路 攝

  (二)

  第三天面臨一個“揭謊”。比如當時我的推薦人告訴我,其實沒有體育用品生意,但這裡做瞭一個國傢的項目,能賺錢。這個時候你身上一分錢沒有少,身份證也在,戒備心會大大降低。之後就有人開始講課,這個行業是由副總理引進的,之所以沒有公開是因為在試運行,國傢在暗中支持。

  平時會和你聊普通工作收入低,根本就不可能滿足這個目標。比如說你一個月5000塊錢,一年才6萬塊錢,十年才60萬,你什麼時候可以完成夢想?

  我們常拿“北派”案例擺說法。北派傳銷它是亂拉人頭,拉得越多越好,而我們這個行業,是資本運作行業。入行隻要發展3個人就可以,不能多不能少。每一個人,賺到一筆錢之後就出局瞭,比如說一個人賺到1040萬,國傢會頒發一個出局證,證明你是國傢打造的中產階級。

  每天上下午要各見兩個人,每個人單獨一對一給你講一個小時。他會跟你分析出,為什麼在2-3年你可以掙到1040萬,會有一個詳細的計算公式,讓你看瞭覺得很有道理。

  中午吃飯時間,推薦人會來聊天,如果我說還是感覺像傳銷,他不會反駁,謊稱他一開始也覺得是,勸我再聽幾天試試。每天晚上回到傢裡他們會喊你一起打牌,或者帶你出去玩兒,不讓你有太多單獨思考的時間,把時間安排得很滿。

  對於洗腦來說,說服力最強的是“宏觀調控”。他們會講關於傳銷的新聞報道其實都是在宏觀調控。為瞭嚇唬一些膽子小的人,不能讓每個人都來做這個賺錢的工作。圖片、新聞都是警方找我們這些人故意拍攝的,然後播放出去。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會拿一些真實的新聞來找漏洞,比如說某一張圖片裡傳銷分子在笑,他們就會說你看,你被抓的情況下會不會笑?很多新人一看,是啊,如果被抓的話怎麼可能在笑呢?

  他們帶我在市政府門口講一些東西,指指點點,那時候我就疑惑瞭,如果真是違法的,一群人在政府門口,怎麼不被抓呢?

  如果還不相信,他們讓你報警。我就報警瞭。

  沒有被控制人身自由,當時警察在電話裡勸我回傢,傳銷組織就有話說瞭,這肯定是國傢暗中支持的。

  即使出警瞭,把他們帶回去,一兩個小時又放出來瞭,他們又說,違法的為什麼會被放出來?

  對新人最大的觸動就是以上幾點,再加上老總現身說法,漸漸就被洗腦瞭。一般老總都是開著車過來,穿戴不凡,而且他們確實鍛煉瞭口才、氣質、個人形象,像成功人士。

  河北滄州新華區津德公路,一名男子騎著自行車經過一面“拒絕傳銷”宣傳標語墻。新京報記者朱駿 攝

  (三)

  見的人越多越相信。我還在北海見到中山大學的博士後、銀行主管、律師、警察都有。

  我之後回傢待瞭四個月,他們讓走,絲毫不攔著,但會打電話誘惑我。南派是放長線,套的更牢,看中的是以後的市場。

  這是欲擒故縱,我們傳銷內部叫“跟進電話”,聯系頻率不能太高。內容就說誰誰又成功瞭,買瞭車買瞭房,誰的親人又過來瞭。或者說機會還剩一個,之後就沒機會瞭。

  2008年5月份參加完全國拳擊錦標賽後,我放棄瞭上大學的機會。6月份帶著69800元去瞭南寧,傢人不同意,但我鐵瞭心覺得能賺錢。

  投瞭69800元,身份證、照片也交上去瞭,填寫“申購單”,算是加入這個行業的一個儀式。可是交瞭錢之後手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唯一能證明你在做這個行業的隻有這個團隊。

  之後每天按時學習,去別人傢裡聽課。每周一、周五有晨會,周二周六有經管學習。前三個月是最興奮的,看不到任何負面的、不好的東西。

  過瞭3個月之後,我找瞭以前的師兄、師弟、還有湖北宜昌的一個女孩,升到經理級別。這時候會感覺到在提成上不像之前說的那麼好瞭。

  其實到瞭後面,大傢都清楚是在做傳銷。有的人騙瞭傢人、朋友,親人回傢說他在搞傳銷,把名聲搞壞瞭。他就很不服氣,想證明自己,成功給你看。很多人在裡面越陷越深就是這個原因。

  和親近的人因為傳銷鬧翻瞭之後,外部的人都在罵你,傳銷內部的人都在鼓勵你關心你,所以你更加依賴這個行業,就希望有一天成功之後榮歸故裡,開奔馳寶馬回去。

  我做到老總級別,一個月2萬塊錢收入。可是父母來南寧看瞭一下,知道我在做傳銷,非常失望。有的老總被抓瞭,有的被下面的人砍瞭,我自己心裡也不舒服。

  後來我就把團隊慢慢解散瞭。



如若 2020-08-19 16:38:19

黃金偉哥: http://www.2358tw.com/goods-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