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得知電池壽命.儲供電效能 贊助
2021-04-08 00:00:05Serena

靈魂

距離禮拜天剩下四天的時間,早上七點多自然醒,好久沒這麼自動早起了,最近都沒有睡前墮落滑手機的心情,早早就入睡,天冷翻個身又賴床好一會之後才起來,起床後久違地澆了水,還做了十個大禮拜。早飯也不做了,去光權點一份生菜佔半張盤子的燻鮭三明治,和一杯讓我很有感的卡布奇諾。

禮拜三,今天大家去爬劍龍稜的去劍龍稜,去騎復興空廚的去騎長程公路,回去一年沒去的學校看示範賽。

昨晚臨睡前還為了自己的拖延症覺得不安,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我這麼拖延,說不定其實是我內心真的不急,只是想藉由表現焦慮來顯示自己的慎重。就這樣,疲倦一天後,卸下了重擔。

回到學校,走到大禮堂前,印象永遠停留在十一二年前的兩岸盃選拔賽輸掉晉級的那一晚。

時隔多年,建築沒變,莘莘學子沒變,天氣晴朗,風和日麗。

進入會場之後,遇到系主任熱情地打招呼,後面剛好坐了社團兩個最投緣的學妹,只是事實果然不如憨人想得那麼簡單,歷經了一小時的工商時間表演賽才正式開始,好難得可以這樣討論台上的比賽,賽後迫不急待地抓住主任請教,問完還意猶未盡地電話call out給剛剛打比賽的岳,又一頓瘋狂追問。像個飢渴的孩子。

可是今天終於覺得有那麼一點不孤單。

看完比賽順道去了趟公館登山用品店巡禮,密度還真高,之前經過都沒發現,果然是目標物轉變了之後才會看入眼。店員都很開朗,閒聊了好一陣子也沒買就又出來了。早上只吃了早午餐,肚子已經咕嚕叫,繞去前門對面一堆小吃攤也沒什麼能吃的,遇到之前開在善導寺後來搬家的中東小吃攤,看他有賣粿條,於是說我要一份,他說現在沒有賣,因為出了一點小問題,外國老闆反問我是台灣人還是馬來人,我回台灣人,但是心裡疑惑這跟他沒有賣粿條有什麼關係,老闆說他覺得我粿條發音很標準,我才想到可能是之前泰文課的發音習慣使然,也恍然大悟他壓根沒有要告訴我什麼原因啊,大家都只想說自己想講的呢,令人莞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