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總說重複的話?別先怪他們 贊助
2014-06-13 23:46:25Serena

顧慮

十三號星期五,夜診結束前半分鐘掛近來最後一位病患,通常這種最後一分鐘的都不太會受到歡迎,可是我聽她講了不少話。

離開醫院以後,其實學到不少以前沒有注意到的東西,現任老闆上週聽到我打算離職的消息,連番慰留,還說最近病人開始會指定要找我,讓我有點驚訝又驚喜。

雖然我能力不足,可是我盡可能用所有能派得上用場的資源知識診斷工具還有問診,希望能解決病人的不適。也許是自己前一陣子感冒也是病了一場吧,真的能夠體會到甚麼叫做咳到沒有辦法睡,咳到醒,咳到喉嚨痛,雖然現在已經痊癒,之前的痛苦也竟然就這麼忘得一乾二淨,可是那時候受到的對待是讓我印象深刻的。我沒有料想到的關心,我需要的問候,我不得不求助藥物的迫切。從自己的病中上了一課。

我變得更能夠理解,以前病人一走進來,我看到的是一顆炸彈,可是現在走進來,我會親切地問候他們,當然有時候覺得自己像演戲,可是現在看到走進來的,更像是認識的人,朋友,家人,希望能從病史中問出個所以然,然後一起解決身體的不適。

我看見,他們的需要。然後,盡我所能地,給予和回應。

以前向前輩請教不要被告的秘訣,他告訴我: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這句話我一直深深記到現在,像保命符一樣,片刻不敢離身。

我最近才發現,好像他們看我的眼神有點不同,看起來像是真的信賴我,喜歡我。其實病人數量真的很多,可是我寧願少喝一口水,也希望能把需要交代的注意事項盡可能交代清楚。

聽著最後一位歐巴桑來喊腰痛,從亞東看到雙和,從腰子痛到脊椎又痛到右下肋,講說她去醫院顧她兒子結果跌倒撞到額頭,我勸她多休息,她說去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去撿紙了,是這兩天她兒子不肯去撿她才去做,我聽了就很鼻酸,我安慰她還是要多休息,舉自己之前也感冒休息了一個多禮拜的爛例子,其實我們情況根本就不一樣,我不做也不會餓死,可是她可能真的很迫切需要錢。想到今天中午看到國道收費員又在抗議交通部沒有妥善資遣,也覺得很心酸。為了一點微薄的薪水,要做這麼多辛苦的事,社會上大多數人也不會去關心。覺得很可憐,也覺得自己實在沒甚麼資格好抱怨東抱怨西。

活得越大,想得越多。看得越多,越會怕東怕西。

像今天中午有學姊在座的吃飯間,聊天的時候被笑罵生不出來,結果過沒多久想到是不是戳到學姊的傷心處了。

人年紀越大,經歷過的傷心事就越多,自然地雷也就多了起來。

因為自己被傷害過,所以知道甚麼樣的話說出口會有人受傷,甚麼話不能說,甚麼玩笑不能開,這是昇華後的慈悲。有時候是因為受過教訓,講出口甚麼樣的話得到過甚麼樣的懲罰,所以引以為戒,如履薄冰,這是比較低階的保護機制。

總之都是進化。我想學姊也是身經百戰,開玩笑的當下我有閃過一絲擔憂,可是我相信健忘才能活得更好,進化亦然。

活得越久的好處就是看得越多,聽到同一個主訴,資深的跟資淺的能鑑別診斷的病就不一樣。列舉出來的病多的多,而又可以根據經驗去挑出最常見的最急迫的最需要擺在前頭的。

也是歲月的禮物。

另一項禮物是來自於對金錢的態度。

前一陣子現任老闆提出加薪慰留的提議,讓我掙扎了一個晚上。

學長在板上回我看你把醫生想成是甚麼?還是它只是一個賺錢的工具?

老實說,我不過就是做一份工作罷了。我一直以來是有一點愧對這個職業的。

可是我把持的理由不是這個。而是誠信。

我不想為了錢拋棄別人對我的信任。從學姊口中得知未來老闆沒有背棄我的消息,真的很不錯。

我沒有背棄別人,也沒有被人背棄,是一種很誠懇的互信關係。

錢的追求,其實沒有上限。在於我願意停止在哪裡。

對我來說,通過這個考驗,是一種跨越。

我問了老前輩醫師的意見,他回答我:上帝不會讓照真理做事的人餓肚子。

真的很有力量的鼓勵。

我對錢的依賴和需求,無非是出自於匱乏帶來的不安。如果心能安定自在,又何必仰賴物質的豐盈?

晚上下班後看到FB上學妹PO的吃喝照,大好年華和四處新交的朋友吃飯聊天,好像是離我有點遙遠的事了。未免有些羨慕起來,可是往往就是這麼顧慮東顧慮西的,就蹉跎了。

想起前幾天在門診看到穿得漂漂亮亮的小女孩,來看發燒咳嗽,臨走前她拿了貼紙笑嘻嘻地,她阿嬤揭穿她來看病不煩惱別的,就擔心她今天穿的洋裝沒口袋,沒辦法裝貼紙。不禁令我莞爾。

孩子們的顧慮啊,還真是有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