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9 01:18:20Serena

soul

每次去dance soul上課,真的都可以感覺得到老師和學員對舞蹈的熱愛,都有一種燃燒起來的感覺,每次上課都覺得很勵志。

昨天上seven老師的課,開始就教了五個基本律動,然後一個律動兩拍兩拍串起來,就自然而然地變成了一小段排舞,但是老師做起來就是很協調,每個基本動作都變得不簡單,又很融入音樂,力道夠,到位,就是淋漓盡致!!

昨天交的是位移,身體位置的變化,清楚地做出區隔,才能有層次。就跟昨天看的比賽講評一樣,東吳一場正方打出了三個層次的攻防,鍾岳在結辯的時候還很吃豆腐地打出了第三層論點,很漂亮,卻也花俏至極地讓人有點生氣。

其實,不管學甚麼東西,從小老師叫我準備鋼琴檢定的即興彈奏,我總是帶入一些很制式化的點綴連音,把曲子變化得好像有一點不一樣,其實那根本稱不上甚麼即興,現在上爵士鼓也是,老師叫我練習每一小段打擊,練熟了以後就可以自由地組合,成為曲子。可是對我來說一點也不覺得自由,總是在焦慮地想著,下一小節要選哪一張鼓要打怎樣的拍子,左手還是右手,大鼓要甚麼時候下。

不如直接給我一個成品,我就享受前人的心思就好了。一樣是徜徉的痛快。

可是辯論不一樣,我可以自己想出來,自己想要表現的論點,自己可以跟別人不一樣,是屬於我的即興,也許,對我來說,這才是我這麼無法割捨的理由,覺得自己的血液裡有這個因子在呼應。因為有這麼一點火花,對我來說就是無限燦爛的可能性,看別人打得痛快打得漂亮也相信自己可以那麼淋漓酣暢。這是原動力。

望著舞蹈教室的老師,我不知道我如果先遇上舞蹈會不會變得不同,先遇到就會先愛上嗎?

鏡子裡不協調的自己,從一開始的笨拙無法面對,到現在雖然還沒有辦法隨著音樂想怎麼擺動就能夠展現得很漂亮,可是至少逐漸有一些自信,不再擔心別人會如何看待,光是走到這一步勇敢,就花了我好幾年的時光。

勇敢地接受自己,不完美,慢半拍,不協調,可是在一點一滴的進步中得到成長的快樂。也對一些開始的不完美有所釋懷,有時候羨慕別人的人生,過我想過的生活,出國留學,會講各國語言,生活優渥,像是沒煩惱的公主,可是最近覺得,如果真的給我不用煩惱的人生,也許我其實會失去很多快樂。

如果我有花不完的錢,也許我就不會耗費漫漫長夜在網路上一間間挑選比較,也不會在意外訂到了限時優惠的旅館時就像中獎一樣歡天喜地。如果給我用不完的錢,也許我會失去很多學習或者工作的動力,因為沒有甚麼需要努力,我可以一勾手就能得到。

現在自給自足的生活其實算踏實,能夠在辛苦一陣子之後安排旅行,也能夠在看到路邊賣花賣口香糖的各式需要幫助的人及時伸出援手,也能夠坐計程車跟他們說謝謝不用找了。

因為有限,所以能區分甚麼是重要的甚麼不是,就好像生命有限,所以必須清楚甚麼是值得花費時間尋覓值得愛的而甚麼不是。因為錢財稀少,所以在跟道德良知互相起衝突的時候就能看清楚一個人的品格。因為不足,所以反而成為了一個篩選重要價值的門檻,換個角度想,也未必不是優點。

只是,我害怕的是,這種逐漸轉移。

從舞蹈老師的眼神中,我看到熱情和能量,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企圖。

每個人都朝著進化變強的目標努力,一小步一小步,即使只能進步一點點,必須花費一百分的力氣,卻都值得,沒有甚麼好猶豫的。

上個月去甄選成發,看到眾多熱愛跳舞的好手們秀舞我落敗得心服口服,所以給自己一個期許,希望明年可以被選上,用一年的時間,再更認真更精進,做到自己想要達到的境界。

不管是把每一個動作做好的小目標,或者是為了明年甄選的大目標,都是我的企圖,我也油然而生的企圖,能夠一點一點的前進,就覺得獲得一點小成功小喜悅,看得到希望。因為有付出,所以能夠勇敢說自己有企圖。

可是辯論不然。遙遠的讓我無從企圖。像是愛一個遠的無法靠近的偶像,沒有辦法立下一個目標。

好像因為這樣,愛就慢慢轉移了吧。

我覺得愛上別的很困難。可是不這麼做就會覺得萬念俱灰,沒有方向。

也許一開始就是我的錯覺吧。

 

知道自己愛甚麼不難。

每個人都擁有別人羨慕的東西,也理所當然地羨慕別人擁有的東西。

有時候我為了沒有好好把握自己擁有的東西感到虧欠,可是生命本來就是應該做自己熱衷的事,而不是別人羨慕的事。

成為自己想要的人,而不是別人期望的人。

遇到難題的時候,就用這個來解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