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保險誰適合買? 贊助
2019-04-24 09:46:10冽玄

【金光默雁】祈求

※金光布袋戲同人創作。
  ※第三人中心,羽國過往。

 

我最後一次替殿下更衣,只看到她滿臉的疲憊。

她赤著身子跨進了浴桶裡,背上的疤痕深深淺淺。

可她的神情依舊淡然靜定得彷彿一切都未曾發生。

都是策天鳳讓她受這麼多傷──這幾乎是整個羽國都那麼認定。

倘若能夠阻止,我絕對不會讓殿下與他相遇。

殿下越是對他言聽計從,越是讓某些人稱心如意,就算王上心裡還顧念著兄妹之誼,形勢早已無法挽回。

是誰讓他們不死不休?

王上自從拜策天鳳為師之後,內亂得以控制,這些從殿下忙碌的背影中,可窺得一二。

我服侍殿下多年,又怎會不清楚殿下心意?

殿下就算犧牲自己也想要羽國安定太平,不管她背負多少,她都走在前方。

可從什麼時候起,殿下開始有了不同?

「妳怎麼了?」

「沒什麼……待會替殿下塗點去疤的藥膏吧?」

「不用了,等到戰事結束……」

若真有一天能夠結束,我和殿下還能再相見嗎?

或者,終究只能在地府聚首呢?

「妳別擔心我,想想自己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決定離開羽國。」

她的眼底難得有了一絲訝異,我莫名有些得意,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殿下能成全我嗎?」

「也好,明晚我送妳出城吧。」

我笑著點頭,替她擦拭身體後穿衣。

那天我替她值夜將至天明,我很想告訴她,我並不願離開羽國。

可今時今日,木已成舟,為了殿下愛重的羽國,我已有了覺悟。

離開前,我最後看殿下一眼。

──我真不想離開妳,我的殿下。

如今,再說什麼希望她才是雁王之類的話,為時已晚,可我又無比希冀看見,在她治理下的羽國盛世。

也許只能在夢中得見吧。

 

我趁天未亮之際,出了府找到策天鳳。

策天鳳果然在等我,他早就知道我對殿下的忠心,絕不單純。

「妳知道該怎麼做。」他交出一封信,我拿在手中,浮動的心緒已歸於平靜。

「謹遵吩咐。」

「最後,妳有何疑問,仔細思考,我只回答一個問題。」

我沉默了好半晌,可策天鳳相當有耐心,他生得俊美威儀,說是天人之姿也不為過,可他的性情,非常可怕。

並非無情,也不多情,而是透析了世間情理、人情,清醒世故得不似凡人。

可他,終是凡人。

我心底發苦,面上勉力維持從容,「你愛她嗎?」

策天鳳在這一瞬間,冰冷得教人恐懼,他無須言語,便能將人刺穿。

但我不怕。

「死人會守住秘密,我就要為了殿下赴死,請策軍師給我一個答覆……」

我強迫自己抑制住由心底發出的顫抖,「也好……讓我死了這條心。」

 

我終究是比不上策天鳳的。

殿下若是知曉我這番錯愛,必也會為我痛心。

可殿下從不表現出來──亦如她對策天鳳的情感。

這個秘密,殿下會知道嗎?

策天鳳會告訴她嗎?

我不住在心底祈求。

殿下生而無淚,命格尊貴,本就能成為羽國至尊,但繼位為王,卻要犧牲胞兄、子民或者……策天鳳,那殿下寧可一死。

而王上選擇的路,何嘗不是為了保殿下一生無憂?

我是恨著策天鳳的。

可我不捨得殿下傷心──這世上唯一能傷她、痛她的人,唯有此人。

天命剝奪了殿下的自由,加諸的身分使命已將她鎖進了牢籠,她為羽國沒有一刻停下腳步,命運又為何還要讓她遇見策天鳳呢?

為何要讓她找到她本該遺失一生的情感?

策天鳳會殺了殿下,他會的。

能讓我感到快慰的,竟然只有──策天鳳定然會為殿下痛苦,一輩子都痛苦。

他不能為她流淚、不能為她弔唁,他到死都只能若無其事在心中悔恨。

如此一來,我才不會太不甘心。

我是多麼羨慕他,得到了最好的人與最好的心。

有殿下愛著,他甚至可以立刻去死。

他們今生既無相守之可能,卻又偏偏要相會。

我想笑,卻又悲傷得無法自已。

若真有輪迴,請讓策天鳳與雁如君生世相伴。

如此,才不負他們這一剎的情深。

 

遙望遠方那孤絕蕭索的皇城,漸漸在眼底變成一粒沙塵,我的眼淚再也停不下來。

今日之前,殿下救我於水火,多年情誼,尚不及回報萬一。

死後,我願在忘川河底,永遠看著妳的背影走過,我的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