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萬元起BMW新車狂傲上市 贊助
2021-05-01 11:16:43♀↖阿﹌馮↗♂

夜深人靜時我想說

阿公走後,我就不再喝馬玉山的炭香紅奶茶,不是因為不好喝,相反地,它非常好喝,還是從我喝過這麼多的奶茶中最好喝的奶茶。

不喝了,是因為在阿公過世後每個守靈的夜晚,我都會泡一杯很燙很燙的紅奶茶,記憶中,只有熱水沖開粉末那刻,紅奶茶是熱的,但入口的瞬間,不知為何,總是冰的令我胃隱隱作痛。

阿公走後,我就不再喜歡太過酷寒的冬夜,不懂年月時日的年紀,只要覺得很冷就會過一個很快樂的節日,可以和表哥表姊聚在一起,可以吃很多平常吃不到的零食果汁,到了有認知的年紀才明白那是過年。

不再喜歡過年,一方面是因為年紀越大,明白的事理越多,承受更多的禮教,遵守更多的規矩,要善解人意的情緒不斷放大,自己的情緒要時時切記,就擺在最後一位吧;另一方面,阿公過世後每個守靈的夜晚,那是我打從娘胎唯一一次穿過三條褲子的極端狀況,閉上眼想起那時的場景,還是覺得好冷好冷,不論我穿了多少衣服褲子,甚至棉被都背在身上了。

嚴格來說,我不應該叫祂「阿公」,準確一點的稱呼是「外公」。那是我小舅媽告訴我的,因為我不是阿公的內孫,啊,抱歉,我又說錯了,是「外公」!我很討厭大人跟我說這件事,他們總是一副我必須認知到這件事的重要性的嘴臉,但我就是習慣叫祂「阿公」,那習慣就像是徜徉在羊水裡就早已熟悉不過的,在那片靜默的溫暖海洋內,沒有任何人跟我說過這會是錯的,所以暢通呼吸道時,我也一樣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大一點後,釐清世界原來比自己看見的要複雜得多,我開始可以稍稍理解小舅媽為什麼這麼討厭我喊「外公」叫「阿公」。小舅媽可能較傳統,認為稱謂名呼要正確,才不會有失規矩;小舅媽擔心我把「阿公」叫的這麼勤,時時掛在嘴邊,可能她擔心外公對她的小孩少一點關心,對我多一分不該有的同情;小舅媽或許害怕外公做了不明智的決定,把身外物的財產,雞婆的過給一個應該是無名無分的外孫,又或許我舌燦蓮花的誘拐、掠奪外公的財產,都有可能。

好想告訴小舅媽:您多慮了!

阿公的東西,我要的妳給不起,我只想要還可以再和阿公說說話,告訴祂這些日子我的改變,好希望可以再得到祂給的一點點肯定,好想告訴祂我會騎機車了,可以換祂坐後座,載祂遊山玩水了;好想告訴祂,我有工作了,賺取了第一份得來不易的薪水,但我不偷不搶是個正直的好孩子;好想告訴祂,如果祂還在,就好了。

我還是很討厭人家硬要我把「阿公」改叫成「外公」,只是純粹不喜歡用一個「外」字,去區隔我對阿公自始至終不渝的想念;去區分不該有階級、層次、高低、貴賤的愛的本質,就只是很單純的想用這輩子去思念懷念,懷著一份我從未開口對阿公說過的「愛」,記得秉著愛的自己並不孤獨,希望僅此而已。

上一篇:故事從此刻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