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9 08:23:15腳踏實地

鎮定下來

  她眼中的疏離令他從心底生出寒意來,他用力想將她摟入懷中:“靜琬。”她揚手就給了他一記耳光。他微微一動,終究是不避不躲,只聽“啪”清脆一聲,他的臉頰上緩緩浮起指痕,她這一掌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踉蹌著向前撲去,他緊緊扶住她的臉:“靜琬。”他的唇狂亂而熱烈,劈頭蓋臉的落下來,她只有一種厭惡到極點的惡心。拼命的躲閃,他的力氣大得驚人,她掙不開,情急之下用力在他唇上一咬,他吃痛之下終于抬起臉,她趁機向他頸中抓去,他只用一只手就壓制住了她的雙臂。她敵不過他的力氣,他的呼吸噴在她臉上,她厭憎到了極點,只有一種翻江倒海似的反胃。曲膝用力向上一撞,他悶哼了一聲,向旁邊一閃。她的手觸到了冰冷的東西,是他腰際皮帶上的佩槍,她用盡全身的力氣往外一抽,咔嚓一聲打開了保險,對準了他。

  他的身體僵在那里,她大口大口喘著氣,胸口劇烈的起伏著。他反而鎮定下來,慢慢的說:“你今天就一槍打死我得了。靜琬,我對不起你,可是我沒法子放了你。”

  她的眼淚嘩嘩的涌出來,模糊的淚光里他的臉遙遠而陌生,從前的一切轟然倒塌,那樣多的事情,那樣多的從前,到了今天,千辛萬苦,卻原來都是枉然。他說過要愛她一生一世,一生一世那樣久,到了現在竟然就止步不前。他伸出手來,扶著她的槍口,一分一分往自己胸口移去,她的手指在發抖,他的手指按在她的手指上:“你開槍,我們一了百了。”

向您推薦:狗葉黃素    台中英文補習班     台中鑽戒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