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9 10:31:47林步竹

阿西的故事 8

「親愛的阿西,我已不是高中剛畢業,不需要讀西藏《愛經》,謝謝妳的好心好意。我愛護乳牛的方式是騎到牠背上逛街,並吹口琴──德步西的《牧神的午後》給牠聽,好讓牠多產奶,也分妳一杯羹,讓妳青春永駐,替我生個白胖娃娃。
阿西──我的愛妻,今年剛好80歲,坐在客廳一角,饒有興致地敲打電腦小說,身強體壯像頭乳牛,但腰好似30歲那樣細,面目姣好動人,不戴老花眼鏡;我也不戴老花眼鏡,因為和年輕時的輕度近視眼抵消,今年105歲了,雖不能說健步如飛,但行動瀟灑自如,每天能快走學校操場52000公尺,夏天游泳;愛妻的泳技,也是40年前我教她的;我們在清河裡,我說吸一口大氣。憋著潛入水中,模仿青蛙游泳;然後換氣,再潛入水中;約莫半小時後,頭部自然可以露出水面,成為正式的蛙泳了,阿西很認真練,皇天不負苦心人!65歲時,我開始咬緊牙關,一天之內戒除了煙酒,目的是倆人約好要活到100歲以上;但不到一天阿西就反悔了,她寫張紙條遞給我──你說你要活到100歲以上?那人家可以只活到80歲嗎?活太久,沒意思。
我說:「這跟離婚沒兩樣!對某些人而言,就是不尊重生命,慢性自殺!」
「對哦!我知道錯了!可是──。」
「我了解。親愛的,今午我們隨便吃,我的唯一拿手好菜〈煎4個荷包蛋,金黃、整齊〉每人兩個,沾高鮮醬油,配糙米飯、白開水。」
「老公,謝謝你,別忘了午餐後我們行房!」
「好的!忘不了!營養的『粗茶淡飯』──」我們這種老人家一行房起來,不是鬧個半天,便是享受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