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3 20:27:38林步竹

阿西的故事 26

我只是初中學歷,在印刷廠當撿字排版工人,我租屋住在一棟大廈的第八樓之三,整個七樓是妙音禪寺,晚飯後,我便在樓下的禪寺當義工,直至十時。八時許,我正想下樓到7─11買口香糖,電梯門開了,我讓一位美女先進禪寺。見到了美女,我佛性大發,回過身,我說:「阿彌陀佛。俏佳人怎麼稱呼?」
「哦,阿彌陀佛。叫我阿西。」
「第一次來?」
「是的,第一次。恰巧路過,看見妙音禪寺擺放在騎樓的宣傳廣告。」
「阿西願意到會客廳嗎?我是禪寺的義工,叫阿竹。」
會客廳只有我和阿西兩人。我們並肩坐在藤椅上。
阿西說:「我讀過很多佛經,但還是失戀了,我患有燥鬱症,精神上忽高忽低非常痛苦,對家人、男友無理取鬧,所以想進一步鑽研佛理。」
「我們真是有緣,」我說:「讀過《六祖壇經》嗎?」
「讀過!但感覺沒什麼意思!我寧可發瘋!」
「為什麼?」
「全都是空。」
「壇經中最精華的名言是: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意思是生、老、病、死四大皆空,因此人的思想解脫、解放了,學理工化的可細心大膽地發明,學文藝的可細心大膽地創作,學醫的可成為華陀在世等等、等等。」
「哇!我領悟了!阿彌陀佛。謝謝阿竹!」
「不介意到八樓之三的寒舍坐坐,喝杯咖啡吧!」阿竹興高采烈地拍了拍阿西的左肩,「禪寺的大型冷氣正吹著,妳穿著這麼性感,怕妳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