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日本mercari運費0元 贊助
2022-03-13 20:16:37林步竹

阿西的故事 25

兩人在河邊大、小鵝卵石的夾縫裡抓完20隻大蝦,我便帶美女阿西到田間地頭悶烤甜番薯。我說:「阿西妳去竹叢那邊撿柴火,我先蓋土窯。」
農民收割稻穀時,會在離土20公分處下鐮刀,目前的田土軟硬適中,我抓住低矮的乾燥稻草叢,一拔便帶出泥團,這是蓋土窯的「磚塊」;方法是以金字塔做榜樣,所疊的泥團逐漸升高並向內靠攏;阿西抱著一堆乾細木條回來時,土窯已剩三、兩泥團便合攏。
「哈哈哈哈!」阿西大笑著對我說:「步竹,這兩根甜番薯的樣子怎麼那樣像你褲襠內勃起的『雞』,哈哈哈!」
「哈!妳有點神經過敏吧!蓋好窯子了。妳把四張舊報紙拿給我。」
我接過舊報紙,立刻將它揉皺,放進窯洞口,挑四、五根細枯枝架在舊報紙上,由阿西用打火機點燃舊報紙。我將大小不等的九根甜番薯和二十隻大河蝦統統用錫箔紙包裹好。
阿西愛玩火,她負責將土窯燒硬燒燙。我再去撿木柴、乾竹。阿西很懂燒火的技巧──木柴枯竹要立體架構才通風易燃。
阿西忙得不亦樂乎。我抱一大堆枯枝木柴回來……當窯子被阿西燒得硬黑時,我對土
窯吐口水,立即發出「滋」的聲音,我以一根小木棍開始把圓錐形的小窯頂部的泥塊往窯裡推,按部就班,直到火燙的泥塊撲滿窯底,再從頂部投下錫箔紙包裹的食材,用鐵鎚把整個窯敲打成一座圓錐型土堆,藉此悶烤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