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力越來越差竟是身體警訊!? 贊助
2021-10-24 00:47:51林步竹

戀人

「紳士,喂!你蓄長髮難看,要像俄國大畫家謝加爾,既是紳士又是美的美學家。」

劉婷婷赤身裸體,笑談道。真正說來,她是全世界飛來飛去的生意人,《天鵝湖》裏的白天鵝,芳齡二十有八,是私企富貴婆。

「嘿!謝加爾可是兼具美和醜的美學家,大藝術家啊!」徐紹白(實歲24,政治私家偵探)大聲「朗誦」道。

馬上,她著裝完畢:黑色胸罩宛如兩朵黑牡丹;小三角內褲宛如四朵黑玫瑰,雪白的絲綢襯衫;絲綢超短白褲。而徐紹白還泡在淺藍浴缸淨水裏,手握著黑墨鋼筆和黑假皮記事本。顯然,看上去,劉婷婷的胸部、臀部是白裏透出深灰色的性感印記。「 用一份好心情,裝飾自己的夢!──超短絲綢白褲。 開心了就笑,不開心就過會兒再笑!」劉婷婷顯得很風騷,嚷嚷道。

 

曬衣繩

是親蜜的線索

衣架

是悟性的結構

妳的衣裳

是花與吻

而我

是夕陽底下的一抹

 

我向春燕借了一千人民幣,算算有八百八十三元,還掛在浴室出口的牆頭上,那是一件便宜的「天貓」牌黑白直紋相間好看的尼龍短褲,把掛曆裏夏威夷歐胡島最冷峻樓宇、最拔高椰樹、最精緻勘角的海灣渡假風光,暫時給遮蔽了。看來,尚能裸身露骨的,就只剩周遭一丸一冊一缸大特寫般失真的山綠、雲白和天藍。

那時,初春季節,我喝得半醉,看什麼都不順眼。當我搖搖擺擺逛到台北「福安宮」門口前十公尺,我停下了「探戈」式的舞步,本想直接進宮和簽詩住持(廟公)縱論宇宙命理;我酷帥的墨鏡東張西望,算了,兩根由鋼筋水泥粗糙塑成的蟠龍巨柱,巍峨聳立,什麼意思?!牠既非萬丈深淵,也不是毒蛇猛獸,卻被兩公尺高的箭頭狀鐵欄杆圈住。我謹慎掏出筆和小記事本,寫下四行字,虔誠地撕下塞入右邊那龍兄的血盆大口:

 

青雲黃草崗野在

入林撫花雕蟲人

每有鐵石嫁春色

那頭觀音照日影

 

「小品如何?」「有點靠譜。」「什麼錦囊妙計?『小』就是『有點』的意圖嗎?」「小子!第一次聽你的金玉良言──美的美學和醜的美學;也『真有你的』!」「嗨!甜心,沒啥。」「別客氣。 夢是心靈的思想。」劉婷婷像個老媽子;很懂人情世故;畢竟倆人差四歲。初戀三個月。「妳可知道『三』字在中國語意學上有何名堂?」「當然!真確映照出無窮無盡的聰明才智!隨著美妙音符一起跳入假日的節奏!」「可惜!咱倆相差四歲!」徐紹白笑道。「心理年齡才要緊,」劉婷婷散發出風情萬種的模樣,又複誦一遍:「那是一種哲學上的體味,最要緊。激情與年齡無關,青春是一種心理狀態。你是在水庫泡溫泉嗎?!」倆人的對話,像「朗誦」一幅謝加爾的畫作似的。「即使沒有翅膀,心也要飛翔。」「是啊!我們手握手,一齊飛向俄羅斯聖彼德堡!」「行!」她說,無比興奮;人斜靠在浴室出口,像朵金燦燦的大花。如果他倆僅五、六幾歲,肯定會在浴室內打起水仗的。「泡在溫熱浴缸中,加上仙女般的妳,令人有無窮的靈感塗塗寫寫啊!」「我認錯!」劉婷婷訕笑道:「不是『有點』,而是『完全』靠譜!依心而行,無憾今生呀! 生活的小處,總是藏有大觀! 在追逐的同時,別遺忘了所擁有的!」「姑娘,謝謝妳的養育之恩。是的。」 「今冬咱倆去俄羅斯遊歷學習一番。冬季赴俄才有夠意思!而且,搭火車更有情趣!」「也洗蒸汽桑拿嗎?」「那當然。」「可是,男女有別,哈哈哈!……」「不開心時,記得要讓心情轉個彎。」「當然當然,鐵軌哪有一路全筆直的!」「哈哈哈!你小子有你的,看你在水庫裏泡溫泉沐浴極享受。」「真的?!看見我的一大叢陰毛水草了嗎?」「你放屁!」浴室門被她輕輕掩上了。等劉婷婷回過神,她又簡單吼了一句:「惜緣!懂嗎?」,自然,鮮紅色的浴室門扉再度關閉了。讀高三時,徐紹白將600CC的保特瓶前三分之一用美工刀切下,反過來倒插其間,當然裏面放了香噴噴的一丁點蛋炒飯誘餌,小溪的鵝卵石騙布,水禽明蝦雖能方便的進入,卻像產婦之子腳朝外難以出世,這樣,他總共投放六個「機關」,不過半小時,回小鎮家中的他笑嘻嘻告訴老媽老爸,因為那一丁點蛋炒飯,竟換來滿盤香噴噴的蝦仁醬油蛋炒飯……。「依心而行,無憾今生。」劉婷婷吸著「中華」牌香煙,風騷地說道;而且極講究美姿。「也給我一根,我學會了!」徐樂呵呵的。「自己動手啊,紹白。」徐紹白驚訝萬分,說道:「娘的,盒裏空空如也,妳再『欺負』我的話,我剝了妳的『皮』!」「哈哈哈!你真傻,回浴室找去!」「尊命!」徐三步當兩步跑回「水庫」,原來,那淺藍浴缸八分滿的H2O,留著給澆花,天然肥料似的。兩盒香煙,在橢圓小竹籃內。……「晚上星月爭輝,美夢陪你入睡。懂吧,小子。」「怎麼不懂?彼此疼惜嘛!那檔子事!夢(博大的理論)可天花亂墜,生活須腳踏實地。」……「夜幕低垂,哼一首歌好自在。想起了……」天啊!剛剛做愛完畢,劉婷婷就把頭挪到徐紹白的潔白枕邊細語;「聊聊你心目中的古典中國吧!在漢賦唐詩宋詞元曲以前!」他重新點隻煙,吸上一口,吐出,「春秋戰國」,是中國學術思想最發達的時代,九流十家之學,群起並作,有如春雷一聲,各家齊發。儒家宏偉,道家清雅,墨家樸實,法家鋒利,陰陽、縱橫家,詭變;學說不同,氣象迥異,於是蔚為宇宙間罕見的奇觀。這是人類智慧高度的發展,在中國歷史上,難有其他朝代,能與之媲美。孔子極博學,又是一位溫良恭儉的君子;在政壇上,他是個才識兼備,風度高尚的政治家;在野時,他又是個循循善誘,誨人不倦的良師「食、色,性也。」之說。所以孔夫子的後繼學生孟子曰:「民為,社稷次之,君為。」史記載韓非,是韓(並非當今的大韓民國)之諸公子也。喜刑名法術之學,而歸其本于黃老(黃帝、老子);與李斯俱事(同學)于荀子。依此,法家之韓非子與儒家的荀子也發生了有機關係。儒家的「禮」之外放則變為「法」的秩序。儒家中的荀子,他吸納了戰國時代百家理論與社會經驗及人性發展和文化變遷,提出了國強民富的主張,有功於國家的統一。法家的韓非子,他吸納了商鞅、吳起、申不害的經驗及反用(悖逆)老子、莊子之言並統合了儒墨的理論,提出了當時極具代表性的先進民主集中制的主張,有功於中國的統一。古代中國有了荀子和韓非子兩個人能夠迎接社會變遷的趨勢(與時俱進),提出了適應需要的理論,乃有秦漢大一統之國。老子所著短短五千字《道德經》,一般人以為他是要抗衡儒(仁義)、墨(兼愛非攻)二家,殊不知《道德經》是一部吾國最早的兵書為無為。兔死狗烹,鳥盡弓藏之悖理也。因此,我也不必再畫蛇添足了……。」劉婷婷的拳頭搥在我裸露的胸膛上,嘻嘻哈哈說道:「徐貴公子,你的苦口婆心我還是有點聽不懂,當然,我只是裝作聽不懂,哈哈哈……」……深夜裏的燈光是一種溫暖。隔天,星期日,九時起床,徐紹白在靈魂寂靜的客廳正方形玻璃茶几邊,讀著劉婷婷的留言:深夜裏的燈光是一種溫暖;假日的清晨總有著別樣的美麗;我去菜市場;十時回府;另有你最喜愛的「劍南春」醬香美酒煮豬腰子花。徐紹白叼著香煙,看後,不覺放聲大笑,又把煙重新叼在口唇之間。拉開白紗窗簾。走進陽臺。樓下有兩個小學生滑四輪溜冰鞋,馬路上,險象環生。徐用半截燃燒的香煙投向他倆,發出危險警告。「小頑童!」徐吼道:「馬上給我滾回學校!」。一個頑童抬頭對三樓的徐大聲反駁道:「哈!不用你多嘴,我們是『神童』,才不是『頑童』,懂不懂?!」「小蘿蔔頭,我馬上報警,滾回學校!」「大哥,不是滾,我們抓住歷史機遇步行到學校籃球場,真有你的,帥哥,再見了!」「後會有期!」徐目送他倆,重新口叼香煙,吸將起來。……劉婷婷就是這麼天生麗質難自棄,「要我說,全世界的男女老少都喜歡妳,連仇人也都喜歡妳。」「你的話甜滋滋呀!」「剛剛寫完兩篇小品,看不?」「拿客廳來吧!」

小品表現的是「當年,貝多芬在鋼琴協奏曲的花奏部份,經常自己忘形地即興演出鋼琴近二十分鐘,將整個協奏樂團丟失一邊,而夥伴們正在耐心等候他,可是劉婷婷(歷史系畢業)說,誰叫貝多芬就是貝多芬呢!
呵,夜裏八點半,我拿一具兒時把玩的10X單筒伸縮望遠鏡,隔著床邊鐵窗,瞭望天上的滿月、上海(台北)商業儲蓄銀行的霓虹招示、新光摩天大樓光彩的尖形屋頂、對面賓館陽台一套女子晾曬的粉紅色褻衣褲,還有,那遙遠遙遠北京朝陽區,劉婷婷戴著墨鏡,瘋狂向我揮手,癡癡地對我吐舌、扮鬼臉哩!固然,佛教禪宗有云:「明心見性,不立文字。」但我仍要胡扯下去───甚至於鬼哭神號。好姑娘,生也有涯,而學也無涯,請嘗嘗這一碗公我的傑作麻油燒酒雞吧,放心,不會醉的!人生其實是追求「奇跡」的一連串探險,無論形而上抑或形而下,卻都並非某種衝動性的患難,尤其在男女感情方面。否則「生活的滋味便迅速如同嚼蠟。」這是五百年前電影裏男主角的一句對白。

浴室瓷壁上方,鍍金蓮蓬頭溫溫的水絲,適度有力地灑落在劉婷婷(芳齡30)塗滿細白泡沫的光溜胴體,可是,外面客廳正大聲播放著俄國現代樂派大師史特拉汶斯基(1882~1971)的芭蕾舞劇配樂──《春之祭》,令她籠罩于水幕裏瞇著的眼瞳噴了火,她劇烈地想著未曾謀面的徐紹白(實歲26),他寫的詩、他的鬍子、他的唇舌……不由自主,婷婷終於以非正式的做愛方式,試探著吟唱起,她那精嫻且深埋于心靈碧波蕩漾之外的妖冶肉身……婷婷洗完澡後,零散著披肩的發茨,赤體裸身遙望浴室窗框外面滿天的星斗,久久……

劉婷婷對小品的評價是:即使天黑了,心還要亮著。「滿意嗎?」她說。「言簡意陔,謝謝妳,太好了!」徐紹白緊握雙拳。「咱們軍樂團能演奏流行樂、民樂、爵士樂《龍舌蘭》等是最高上策(橄欖枝)啊。」徐堅定地論道。「可是美國,」劉婷婷懷疑道:「他(她)們有可能全是聾子!瞎子!像批判二戰那樣白忙一場?眾叛親離!做人要留有“愚”地,做事要不遺“愚”力。哦!何時你成為一名政治私家偵探了。」「不敢當。不是報告過了嗎。今天是妳生日。」昨天,她也這麼說的,倆人深情地摟著吻著,倒在靈魂寂靜的客廳地板,「野蠻人」似的。「我在經濟民生的偵探方面」徐紹白一臉嚴肅,「如同習近平總書記所說:『……世界經濟處於深度調整期──低增長、低通賬、低需求同高失業、高債務、高泡沫等風險交織一起……而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是百年未遇之大變局』怎麼辦?」「怎麼辦嗎?世界局勢別再雪上加霜了,這是首先第一步!感緊研發出有效疫苗!」劉婷婷雙手緊握,像聲樂家。又補充說:「風景是孤獨的,若你忘了拍照擁抱它。天空海闊,要做最堅強的非泡沫。」「言之成理啊!互拋橄欖枝!像美中莊園、瀛台達成的諒解共識!尤其美方不能再搞無效的白忙一場的傻事!」徐紹白兩手一攤……亭亭玉立百姓催/經濟報國萬民隨/何苦偵探身無文/清照李白共襄為──「你這首「新古典」我喜歡。」劉婷婷手舞足蹈,一臉興奮:「唯美此午後,獨愛這生活。」「不亂於心,不困於情。如此,安好」徐紹白以半文言回應。「夢想是路,引領你我走向黎明。週末了,讓幸福駐紮在心靈每一處。」她說,調皮生動地擠擠雙眸。「我也早學會喝酒了。」「喝什麼?」「在電腦視頻裏發現瓶裝『雪花純生』似乎和鋁罐『青島』啤酒有拼。說真的,我真想喝遍全中國的美酒,像旅行作家徐霞客?!」「忍住!明天一定請你喝上半打『雪花純生』!」。

 

海濤轟轟地拍打岩岸,他倆在附近摟著吻著,倒在細白的沙灘上,「野蠻人」似的,而K漁港像一面無垠的水銀鏡。咸腥的海風,火球般的太陽,劉婷婷舉起手肘,朝聚滿汗珠的鼻尖抹了幾下,性感!而徐紹白躺臥著,舒服地吸煙。

……………………………………

去春,我在滿布青苔的

古井邊

濯洗妳平價

而又摩登駭人的

貼身衣褲

就著碩大的扁鵝卵石;一顆星

便劃過天際

猛不防

墬落這白日的古井

妳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