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級超懂買,五倍券翻倍花 贊助
2021-10-11 17:24:01林步竹

牛郎

 

《牛郎》

我已是中国广东省某地人,爱喝酒、吸烟、读书等等,但幸好我有钱(当然是兄姊们共同继承的大笔遗产),为了体验生活――其实在中国台湾服海军陆战队义务役一年十个月时,就已和那个缺少女人的小社会(三教九流)的年轻人打过交道,并不像学校里显得格外单纯,随时要擂起拳头干架。
我眼尖,看了报纸的求才广告,便知道工作干的是「牛郎」,专门陪伴前来店内的太太姑娘们喝酒、谈天、接着妳情我愿地开房间做爱。我体魄强健,英俊潇洒,没人敢对我挑衅,我的公关是一流的。太太姑娘们进场时,每人须先付三千元基本费或会费两千元,酒钱及杂费等另付,我领的薪酬由老板每月支出三万元,当然太太姑娘们按规矩会额外赏给我服务「小费」。这样的「牛郎」工作,其实无聊透顶,我经常想办法深入浅出地谈一些生活哲理,俩人戴上耳机一起聆听我为她们选播的音乐(为此,我事先添购了CD唱机的双插孔接头),看来,我像是深入虎穴(一批母老虎间)的赚钱布道家。
她们(中国大陆广东某地的女同胞)的胆量比一般女子大多了,不管年纪,都很老成,可是低俗,并不真正懂事;她们不爱看A片(色情片)――说那玩意儿并非真枪实弹,却又瞧不起很廉价的打杀、谈情、家庭伦理的电视连播剧,几乎每个女客人都有同样的倾向,我们的黑道店老板,早与公安派出所打点好了,撒完钞票,便不可能被加诸妨害风化的罪名。顺利营业。
                         

刘婷婷,年将三十(我才二十六岁,去年好奇地去开过出租车,为体验生活),而她是股市理财专家,老公跟别的女人跑了,或说已失踪,一切不详。
「我打心眼里喜欢你,但不可能嫁给你,」她平静地说,「你是一位隐居在都市角落的『牛郎』,对吧?」說著,她又一口干了一小杯约五十CC的「陈年绍兴酒」。「妳如此警惕我也对,」我也照样干一小杯「剑南春」酱香美酒,「我下个月就要去法国花都巴黎当街头艺人,我会拉奏手风琴,画素描,成为『乞丐汉』。」「天啊!小徐!你不能逃跑!我没有伤害你的尊严的意思……请原谅我……」我讥讽地浅浅笑着,叼一支「中华」牌香烟,享受多过虚无缥缈,「妳也吸吧。」
刘婷婷点燃一根她的「DUNHILL」洋烟。
「小徐,告诉你,上星期你送我的世界情色名著《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我仔细读了,可是我的文学、历史底子薄,觉得不痛不痒,比不上我自己的一对双胞胎乳房饱满,哈哈!当然是中国台湾的电视连续剧难以企及的。英国作家劳伦斯所著《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显得更深奥,只是我不想成为英国女人,我更漂亮性感,OK?」「读书归读书,姑娘有什么好妒嫉的……」话音未落,刘婷婷站起身靠过来,使劲搧了我一耳光,我纹风不动,谁都知道她的胸怀里感到一阵椎心的刺痛。啊!可爱的小婷,泪眼汪汪的,立即转身从她的名贵手提包里掏出一把钞票,数了三千元,说是赔偿我的挨揍。

「小徐,这些钱给你,对不起你……」
「唉,亲爱的!」我深情地说,「丝毫没有关系,别堆在心上,是妳喝了酒的缘故,这些钱我会妥善利用,会买些书啦,CD啦,DVD啦送妳的。或者一起去看早场大屏幕嘎纳影奖的艺术精品。吃『肯得基』的美味。」接着,我故意对准刘婷婷化浓妆的两行泪脸喷出一口烟,开她玩笑。小婷果然破涕为笑,笑得歪嘴了,双眼含情脉脉,又是高个子,身材凹凸玲珑有致,很美。
「老娘,」她郑重地说:「我大学时代是钻营商务的,缺乏高级人文素养,只迷恋一些流行歌星、影星,我自己很明白这点,非常荣幸认识你,我不妒嫉,看开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说过『幽默而悲天悯人的一连串冲突与矫正是戏也是人生的主构元素』,对吧!否则大家没戏唱了,活着干什么哟?!」
我点点头。彼此沉默了两分钟,顾自痛快地喝酒吸烟。
「明天你换个班,请假一星期,早些出门,搭飞机陪我去四川乐山大佛的硕大石雕参拜,能吗?」
我答说,这OK,这绝对没问题。
「嘿!」小婷叫道,「这可是读了佛家禅宗经典,你送的《六祖坛经》一书的结果啦!你说什么『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意思是人人皆可成佛,乐不可支,挺有意义的……真果。结成人生朴实淡泊的真果!」
「来――」我说,声音很他的浑厚有力,「再干杯!」
我们慎重的碰杯了。之后,再没说话,彼此东张西望,吸着烟,听别的买醉人大声吆喝划拳。热闹非凡哩。可是我们的「电影」,好像突然故障,中断了似的。

「听过柴可夫斯基的《第五号交响曲》,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争,有时候狙击手静默地偷偷埋伏前进暗杀,有时又大炮齐鸣,飞机精准轰炸,机枪不停扫射,导弹又呼啸升空然后是沙场里受伤的下级军官与部队的白衣天使恋爱……」
「哇!」我为小婷大声鼓掌喝采,「我为妳叫好,妳的想象力真他吗的丰富极了,佩服!佩服!」
「嗨,」小婷一下变得腼腆地说:「有什么师傅,就有他吗的什么样的徒弟嘛!」
「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来――,再干一杯!」
真奇,这话我和小婷两人同时脱口而出,莫非世上真有神仙庇佑?!
哈!哈!哈!我们大声开怀地笑着。
「爽呀!」小婷边说边替我斟酌「剑南春」酱香美酒。

 我取出了记事本,用黑墨钢笔写几行字,递给她,小婷带点醉意,兴奋地朗读:「古代《黄檗断际禅师传心法要》中云:「唯此一心即是佛,佛与众生更无别异;但是众生着相外求,求之转失,使佛觅佛,将心捉心,穷劫尽形终不能得;不知息念忘虑,佛自现前。此心本自具足,不假修添;遇缘即施,缘息即寂;造恶造善皆是着相;着相造恶,枉受轮回;着相造善,枉受劳苦;将心无心,心却成有,默契而已。。」最后,她加上一句:「哦!小鬼头,我爱死你了!」
「法国已故大导演楚浮,擅长将低俗媚众的小说,改拍成情趣高雅的电影啊!至今常为人们津津乐道!」
「喂!喂!喂!小鬼头,这话怎么可以在老娘面前口无遮拦就发表呢!分明是瞧不起女人嘛!」小婷忽而扳起脸孔。我连忙道歉,海阔天空,渺无边际地改口说:
「尊敬的小婷,不久以后妳会成为长命百岁的女楚浮,我敢保证这点!」
小婷笑道:「我可不想当什么电影导演,我仰慕戏子这行业,我能演戏演得大红大紫吗?」
前车之鉴。我应道:「那要看妳演何角色,绝对大红大紫,而且还得最佳女配角奖!」
「什么女配角?!」小婷怒喝道:「是女主角啦!瞧我这一身,就要成为

朴实淡泊的痴情女了……」

「是啊!妳是美的美学,楚楚动人,性感尤物!」
「是嘛!瞧瞧我的灵魂之窗……骗不了人!」
「我知道。现实生活,我当妳的男配角,而妳是女王,股市理财专家,大富贵婆……」
「停!」小婷又骂道:「酸!你才是真正的国王,别讥讽自己的妻子!」
「哈!哈!哈!……」我们畅怀大笑。
忽而,我想起了彩虹(别名、暗号),她是葬仪社老板兼寡妇。四十出头年岁,育有一儿一女。彩虹属于丑的美学一派,能言善道,懂得紫微斗数、星座命理这些莫名其妙的招数。小婷〈刘婷婷〉的真实姓名叫贺霞芳。我干「牛郎」这业务员三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