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保險誰適合買? 贊助
2021-09-24 13:54:06林步竹

英雄好貓

我告诉刘婷婷:「1992年底,我对世界发出『不论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伟人邓小平的格言,如此,全球着装界蔚然流行的是「黑白」色系的精致裁缝,一年。现如今(1994年),我又深刻怀伟人刘少奇要『改造世界政治生态的非合理观』,即马克思主义兼融孔孟学说和老子以奇用兵的『上善若水』真理观。是马克斯主义的中国化、時代化、大众化。亲爱的刘婷婷,要像我保卫中国大陆那样保护我。」

原来,我是千杯不醉的政治私家侦探,但刘婷婷已喝得半醉,「通身舒畅呀!」她风骚地说,「像吞了滋补的人蔘妙汤!这『剑南春』酱香美酒真是魅力无穷呀!……」我们买单离开了K酒馆,彼此搀扶着。我说,我们这样的压马路逛街方式闹不好会捡到一元钱。「为什么只是拾获硬币一元钱,而不是印有毛泽东头像的百元大钞交到公安派出所,招人认领呀?!」刘婷婷颇为不屑地反驳道。「没事。大鸣大放,我爱批评毛泽东,如此而已嘛!」「我懂。『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一项幸福生活的法宝利器。」「对啊!」我为刘婷婷的聪明伶俐喝采。

1992年底,我对世界发出,」「得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全世界都知……哈哈哈!」刘婷婷是共和国某部女子特战尖兵的小队长,带领三十名女汉子(属黑玫瑰又像黑牡丹),个个十八般功夫了得!……用刀武艺拔萃,用枪能攻擅守,打起擂台或出动任务──简直就是神乎其技,令人叹为观止(有精彩的1994年(今年)发行的光盘纪录为证,是刘婷婷送的)。……今天是她特别休假一星期的第三日。芳龄二十六,大我四岁。昨天俩人刚认识,就同样在这K酒馆,喝着「剑南春」美酒。半大不小的酒馆由她表姊所经营,高朋满座。

「小妹妹!」我端着铝罐可乐,来到了她跟前。

「哟!谁是你小妹?!谁跟谁呀?!欠揍不是?!」

「妳古铜色的脸蛋美啊!体态婀娜多姿!我招谁惹谁了?!妳一个人?」

「不是又怎么样?!呵,甜言蜜语,还添醋?!」

管她三七,二十一,我伸手拿起她的半瓶「剑南春」先往嘴里灌……

「喂!这酒是你请客哦!你得买单付账。……你小子,有点帅。」

「神气吧!来,亲一个!」

「你放屁!」正闹着,她的擒拿术开始显威,一手把酒瓶夺了回去,没漏半滴,还闪电般重重搧了我一耳光。可乐空罐头滚落地毯上。

「姑娘!喂!出人命妳心疼不?!」

「我这是钢铁芭蕾!」

「独舞吗?现在大庭广众,唱的是摇滚啊!崔健啊!」

「知道。以前他是交响乐团的小喇叭手。」

「敝姓徐。」

「没名吗?!」

「有名有名太有名!……现在倒忘了!」

「叫姑娘我是『小队长』!」

「是救火,干消防的吗?」

「有点靠谱。」

「如此。姑娘必定是……开采油气的,在南中国海!」

「奇啊!你会算命不成?!小伙计。我正是保卫南中国海领土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的武装一员!」

「小队长,太幸会了!我是同样爱国的政治私家侦探──徐绍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