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市多熱賣「纖三薯」變身雪糕 贊助
2021-07-02 05:15:17林步竹

趕赴北京见我的姑娘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附近不远,一男(26岁,社会活动家、政治私家侦探)背着绿色双肩大背包,一女(30岁,私人企业家)彼此朝着对方大步迈进,一步之遥,四眼相对,俩人的心灵顿时绽放出纯洁而性感的目光。近乡情怯,他把事先写好的纸条递给她,彷佛是某种间谍的交易──人要活到心酸掉泪和喜极而泣的那种程度。总共十八字。「从今以后,你养家,我养你!」「亲爱的,谢谢妳!」他说,「我也想加入妳宏大的商业经营。」「这完全没问题。你也是块经商的料。」说着,她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脸颊。他搂着她,边走边说:「政治,是军队整齐踢正步的舒适鞋(靴)子。是仁爱。是自卫反击的英杰战争,是新胜利。」「说到位,过瘾!」刘婷婷大声叫道,她那留短发的头向上仰起30度。她问:「饿肚子了吗?」「还好。……不过,真想他吗的大吃一顿!」「望你从今而后,别再讲『脏话』,行吗?」「娘的,尊命!」「哈哈哈!」刘婷婷笑得是那样天真灿烂。「直接到我寓所吃正宗『北京烤鸭』,还有苹果、臭豆腐!」「哈哈哈!咱们怎不上五星级大酒店去?」「这是后话,后话!」「好啊!恭敬不如从命!」

                             

奔驰的轿车窗外,白云壮丽的化身,已经变成漫天红黑色浸染的霞光,彷佛抽象的簇簇花朵,无章地躺在妳灵魂寂静的客厅里,他这么想。嘴巴嚼着的泡泡糖虽早已索然无味,但并非奶嘴。如此,暗示着他想和一位心疼的女郎深沉地接吻。自然他的生殖器也表现得极不安份起来,宇宙和历史就这么拿「性饥渴」、「性快感」堂而皇之诱惑人们传宗接代。再没好说的了。轿车驶下立交桥,往海的方向。时速在零和六十公里之间。读高中二年级时,他曾在叫「白沙湾」的海滩斜坡那儿,发现一套浅蓝色破烂不堪的比基尼泳装,历经风吹雨打日晒,莞尔却又无情。

                             

「第一次品尝正宗的全聚德削片『北京烤鸭』,嗯……」「美味如何?」「说不出。」「为啥说不出?」「宛如挚爱!」「那,吃一口臭豆腐,我从超市买来,是自己放锅里油炸的!听说再回锅更棒!」她夹了一块摆在他口下的青花小碗酱料里。他品尝完后说:「真香!脆!然后是柔!」「真的?!」,他不忘加一句:「方方正正,每块都像皇帝的『玉玺』似的。」「哈!我去削苹果。」「橱柜那瓶『剑南春』我能喝吗?」「当然!自己开瓶就着嘴喝。」「……哇!真不愧是酱香美酒啊!在电脑 (计算机) 视频里见识过,乃《亮剑》电视连播剧的男主角李幼斌演的……一开始他就大骂着要反包围正面把日本鬼子的几个指挥官先干掉,既勇敢当先,又风趣机智,仅剩两枚迫击炮中的最后一炮偷偷摸摸地终究把日本侵略军的大佐等给炸得东倒西歪,全死了!」「哦!我怎么那么孤陋寡闻?!像是『炸』臭豆腐的样子吗?」「嗨!那是八路军的一种高贵而说不出的铁血军魂的气味,或可说是后勤炊事班切菜做饭的痛快气味啊!……真是名不虚传……」「我记得周恩来总理把眼前的一桌饭菜形容为『敌人』,要大家把它们消灭殆尽,绝不可浪费呀!」「哈哈哈!周恩来总理是位潇洒英俊大有作为的伟人啊!引出了另一位现代化伟人──邓小平。」

刘婷婷接着他(徐绍白)之后叹道:「文化大革命时期,刘少奇、邓小平等一批为数不胜枚举的老(主要)领导干部和好人竟被扑天盖地的年轻学生(红卫兵)斗臭成右倾走资派,死了关了下放了成千上万……王光美(刘少奇的夫人)被污蔑为美国在华的战略特务,独自一人『暗无天日』,坐牢十二年啊!……听她亲生的老三闺女在電视采访中说,正当风华绝代的王光美竟被折磨得连月经都突然没了……什么养五只鸭不行,那是代表着资本主义,而养三只鸭才算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天啊!是否为探索失败的三面红旗(大跃进、土法炼钢、人民公社)打掩护……中国共产党人中竟有如此愚蠢残暴的『四人帮』与『林彪反革命集团』夺权者!……」徐绍白慢腾腾从他的黑色牛仔裤前右口袋,掏出一纸剪报,可是弄错了,那不是剪报,而是他在飞机走道上拾获的一张全裸的西方美女图──沐浴者,找了好一会儿,剪报终于出现在他红色长袖衬衫右胸的口袋,但从刘婷婷看来,那当然是左胸,「瞧你的胡涂模样!喝酒喝醉啦?!」徐绍白的西方全裸美女图差点被刘婷婷没收,她睁一眼闭一眼,毕竟早已不是「文革」时候───剪报(徐的同学李云隆前年发表于台湾报纸副刊的短文),徐朗诵道: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文的伟大阐述,不仅理论联系实践,而且饱含着对党和人民最丰富的活生生的情感;反对把马列主义看作是非实质性的表面形式主义和官僚腐朽主义,或者是那种断章取义、一知半解、别有用心的教条主义。重实事求是。辅以孔孟学说反对一切压迫者、剥削者。因此中国共产党、全国政协中国国民党、新党、民众党、亲民党、中华统一促进党 主要肩负着复兴中华的民族大任。刘少奇主张要应用高、新、尖科技(至少有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知识)富庶民生,倡导文化(不仅学历)水平很高的人道主义社会。也就是说刘少奇预知并同战友们创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人道发展制度,加诸「幸福工程」、「希望工程」践行之,可谓共和国万古长青矣!」「你的高中同学李云隆,像你啊,很爱国!『上善若水』,台湾民进党陈水扁等自外于中华民族,搞『台独』,真乃乏善可陈!被美国斥为麻烦制造者!罄竹难书!」「我那高中要好同学李云隆的大哥,自家可惨啊!早婚,唯一孩子叫李世雄是天生的癫痫聋哑人,其貌不扬,二十一、二岁了还找不到女朋友,人都有七情六欲嘛!他老爸李云兴担心他某天在外强奸犯罪,于是精挑细选一些A片(德国性教育DVD片)回……」正说着,徐绍白像三岁小孩难过得涕泗纵横。「好了。小徐你请别哭。你真是情感丰富。一切我……都能理解。都能了解的。」徐绍白听了,立刻破涕为笑,一本正经学这位姑娘刘婷婷仰头30度。

                           

「什么?!光阴似箭,半只还多一点儿的全聚德烤鸭妳全独吞啦!」「谁叫你只顾喝酒、聊天、发表高论,像一位间谍?!」「误会了!妳知道的,我乃一名武夫、一介民营侦探,也就是政治私家侦探,开着妳的私家轿车,忘了?」「那美妙的中午日头、黄昏云霞,我怎么舍得忘怀哟!你说话也真是那个……不!……不是『说话』,乃真『谈吐』也。」「过奖矣!过奖矣!」「为啥神游古人似的?问你……哈哈!不问为妙,不问为妙……」刘婷婷其实想问的属不言自明之事,属世人日常着装打扮八、九年来都蔚为流行的是多少款(黑、白、红)主色系纵横搭配,并能自由和其它任何颜色材质完美匹配,显出优美和酷炫者……。「是不问抑或不想听?」徐绍白乐呵呵地说,「我完全能神机妙算,完全地猜中。」「既然如此……天啊!请扶我一把……我快晕了……刷新世界记录……」「神气吧!来!喝它三杯『剑南春』美酒,妳就不晕啦!」徐绍白为俩人斟酌。「妳要求三杯?那你自己喝二杯半,我先只来半杯。」「哦!行!行!行!网络里妳说过的,爱喝酒的人就彷佛爱吸吮妈妈奶水。」「我那时恋爱了,开开玩笑而已。」「什么锦囊妙计?恋爱也能当作『开玩笑』的吗?」「……」偷笑了,刘婷婷。「他,俨然,坐妳对面,圆桌的直径,一公尺。我们干杯!……哈!妳真痛快,姑娘!……八一电影制片场拍摄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纪录片就快播映了。美国的《探索发现》、《国家地理》等频道也曾先后拍摄过咱们国家的『高铁』、『青藏铁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等大片,那些都是科技和艺术的完美融合。算老美有眼光有良知啊,英国他们也拍过丝绸之路古迹,由中国专家们陪伴当向导啊!那些天才很了不起!妳,不过是半桶水。」「喝醉酒了!你,徐绍白!」刘婷婷完全一副说得比唱的好听。」「说老实话,我无法不默默想着:妳是巾帼文明岗的英雄,也是…史诗般的喜剧女王……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金融危机以来,席卷全球,妳们女企业家商会没一家倒闭的,真乃经营有道!理财有道!……总不能过度寅吃卯粮,对吧?像吸毒品的,饮鸩止渴!而且,来来来!喝酒喝酒!……我真羡慕那些政商界大佬们签完合同后便是一局『剑南春』酒会,非常博君一笑!来!喝酒喝酒!我给妳再斟满半杯了……来!闻闻看!香!」「告诉你我真的长大了。不大会喝酒!」「哎!这可以透过『锻炼』的嘛!哈!妳在骗我,引而不发!企业仅做大却不做强的话,那只好看他高楼起高楼垮,也是一种豆腐渣工程哩!短小精悍的创新企业正等着抢饭碗啊!妳好生看过电视连播剧《刘少奇故事》、《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共产党人刘少奇》等大而强的艺术经典?没看过?忘了时间?好,那妳要『戒懒』哦!学学我的好笑话,我虽小妳四岁,可我能一边织毛衣──鲜红色,一边写信函,一边嚼『北京烤鸭』,还能一边谈恋爱,来!喝酒喝酒!别发呆!……那,我月下独自干杯。在这生命怒放的季节里……酒杯未免太小气太寒酸,来!个碗公给我,什么?妳的杯较大?我瞎眼了不成?」「你喝醉酒啊!」刘婷婷忽而又化身为「女交警」,指挥起两岸小三通、大三通和惠台「爱客发(EFC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和3126、农林22条例等惠台红利措施。「杯的直径深度,」我说,「一模一样,很公平,前者三公分,后者五公分。」刘婷婷说:「嘿!真不愧是个大私家侦探!」「别老夸我啊!像王婆似的!我还救过赵本山那小子,他记得的,当他为大过年春晚的节目好事和央视闹得不可开交时,我以侦探之名,张口道:赵本山小曲(有品)大王,搭乘云南孔雀炮轰庆贺中央电视台!……赵这小子和央视都厉害,专演一些短小精悍的喜剧,竟赚了大钱,拜改革开放之赐啊,他这小子现如今拥有一架『东北号』私人小飞机,起码也得花他九千万人民币!那还不算要加上一些『长枪短炮』的开销,不是吗?!」「哎!小徐听我一句,你看!酒瓶只剩大约50CC,喝醉了!」「喝醉?我什么地方喝醉?我根本,明明我,可怜啊!是我难得妒嫉──妒嫉和嫉妒相通,赵本山这老小子!还有!有人小声同我咬耳朵,说,徐啊!你和赵是否亲兄弟!一个模范似的啊!我当即给『造谣者』小蔡(女)一巴掌吃!来!喝酒喝酒喝酒!哈哈哈!我可是美国哈佛大学(私立)体育系拳击科肄业!──但妳知道這是假话。我很赞赏世界拳王穆罕默德阿里、少林寺武僧,哈!我怎么忘记吸烟了?说大半天话,妳,刘婷婷,能听懂半个词吗?」「100%」刘婷婷装可怜,讪笑道。「搞啥一百爬仙,要像老赵啊,抓住历史机遇,轰轰烈烈大干一场,搞个10000000%啊!」「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GDP掉入预期可控的合理的7%至8%之间的新常态,」刘婷婷冷静地瞅我,那眼眸美极了,她说:「当然喽,国家好,民族好,世界好,大家才会更好!」「好啊!人类命运共同体」。我第五次提高嗓门道:「诗是散文的经济学,而经济学之诗,是基础数学──√63=多少?」「掐指一算,嘿!大约七点几。」姑娘答道,又说:「是七点九三七左右!」「妳是玩计算器成长的吗?请问。」「不对。现在让你知晓,我是用爸爸的黑墨钢笔照着画小花、小兔、小猪扑满等等长大的。心爱的爸爸给我画这些可爱东西啊!……问你,开根号√64=几?知道吗?」「嗨!我的姑娘,这道数字经济题未免太过单纯了!掐指一算,八八64。答对了,互联互通嘛!」「小徐!」刘婷婷微一点头,「我们的共识就像九二共识,让我……」谁想到姑娘竟然给我小徐拍手鼓掌!我感激道:「真是谢天谢地!真是天经地义!真是幸福工程!真是伟大的战略性的基楚设施!大魄力的改革梦想40几年来成真了!这梦想直达天堂或是月亮背面、北斗卫星系统火星、天站!华为5G!亚太和全球真是有着无穷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多边性聪明才啊!」「来吧!事到这份上,我们也要改革,好好亲一个灿烂的长吻,诗意灵动,漫妙无比!」风情万种的她,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