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2 16:56:02林步竹

淑女

唸大四的那年深秋。公車裡。有個半醉的年輕女子靠在我身上。「假如你是人,給我一百塊錢吧!你看,我剛出院。晚上都不知道要睡在哪裡?我就要喝一杯,然後忘掉,我真不快樂,沒有朋友。」我給了她身上僅有的三百元,她拿起我的手,瞪著我,靠在我手臂上哭泣起來「啊,你真好,你了解我。我一直都沒有朋友。」公車到站,我下了車,她仍在車裡,很失望的,還帶著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