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8 13:11:59林步竹

時尚的開端

劉婷婷,芳齡30,長我4歲,生得花容月貌,身材凹凸玲瓏有致,會作大生意和慈善公益事業,是女人中的極品。我倆挨著坐在書房沙發上,一邊喝即溶咖啡,一邊談天。突然間,她問我:「我們能天長地久的愛下去嗎?」我一時語塞,瞪著天花板,足足有5秒鐘。昨天中午我們在「肯得基」速食店相識,當晚我們便同居了,但不同床。我說:「妳這棟第八樓豪宅能住上多久?至少五千年不倒吧!」「謝謝你的抬舉!我們不結婚,顯得更自由,不是嗎?」

「是啊!」我應道,內心充滿著無比的快感和同情,「詩是散文的經濟學,而經濟學之詩是基礎數學,以妳的精明幹練,錢是賺不完的。」

「這道理我何嘗不明白。但第一次聽說『詩是散文的經濟學,而經濟學之詩是基礎數學』,有你的!你小子倒不錯咧!人高馬大,長相英俊,愛好文藝,懂得兵法,如今你已沒有金錢上面的後顧之憂了。」

「謝謝妳慈善的接濟。」

「沒啥好謝的,別放在心上……再說也是我的榮幸啊!……能不能談談你心目中最值得一談的事?」

「哦,先談古哲老子如何?」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對啊!西方學者桑戴克先生稱:『現存文化,其無間斷,無中止者,以中華為最優之楷模』道,是指宇宙本體的一元論,宇宙萬物均由道體所生;這種道體是『虛無看不見聽不到摸不著的』,它是『無狀之狀』、『無象之象』,非常深遂,是天地萬物的根源,具有超時空的特性……無限大,深不可測,達到『玄之又玄』的境界;有如今日的科學家在宇宙尋找「暗物質」。『無』是道的『體』、『有』是道的『用』。房子是中空的謙虛的,所以我們才能坐在沙發上喝咖啡。」

「小徐,我看你真是個鬼才,哈,我的咖啡也恰巧喝光了,咖啡杯空空如也。」

「妳是隨機應變的天才啊!哈哈哈!」說完,兩人哈哈大笑不已。

 「喂,小徐,為什麼你說你的電腦被某些國家和地區進到裏面安營紮寨?」              

「我想我是鼎鼎大名的私家政治偵探的緣故吧。」

「有風險嗎?當你和他﹝她﹞們打交道的時候。」

「沒有風險。因為心愛的祖國大陸也算一份。可是日寇和「台獨」就令我嗤之以鼻,趕不走他們,便只好將計就計了。」

「是哪方面的辯證?」

「當然是政治、經濟、軍事等諸多方面。也可說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少有政治、軍事上的磨擦,讓世界經濟創新、強勁、聯通、可持續、包容、平衡發展。我有一首詩所表現的是多層次的政治象徵意義,卻從人們平日的著裝流行開來――黑白紅三色系的高調彩度本身縱橫搭配,或和其他任何顏色材質搭配,顯示出耐人尋味的優美酷炫氣質,從2012年流行至今2021年……」

「好小子,風靡9年了,刷新世界記錄,你說的一點都不假啊!」劉婷婷舉高雙手歡呼道。

 
妳,像朵花

生氣的怒放

好景,且對準黑玫瑰之刺

彈上一彈

鋼琴的弦

這音樂

成了祖國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