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9 19:34:24月光哈貓

靈魂出竅


靈魂出竅( Out-of-body experience/OBE/OOBE),又稱出體經驗,是神秘學中,靈魂離開了生物的肉體,在肉體外活動的行為及經驗。很多人聲稱擁有出體經驗,也有人聲稱任何人透過訓練也可獲得出體能力,但至目前為止尚沒有正式科學理據支持。
「靈魂出竅」通常包括身體的浮游狀態,有時候,經歷這種現象的人還會在身體以外的地方看到其肉體。十個人當中,大約有一個人聲稱曾經有靈魂出竅的經驗。有些人的經驗是自發獲得的,有些人的經驗則與某些危險行為扯上關係,例如夢遊,瀕死經驗,或者是精神科藥物。有些人可以在冥想或清醒夢當中獲取靈魂出竅的經驗。新近的研究,發現可以藉刺激右腦顳葉的角回來獲得靈魂出竅的經驗。
經歷靈魂出竅的人通常是自發性出體或非自發地發現靈魂離開肉體(事前常有麻痺現象)。在某些情況下,出體經驗者在事發後才猛然醒覺;而在出體過程中,他們有時候會意外地看見自己的肉體。
經驗者聲稱他們會看見一條銀色的幼線連接著他們的肉體和靈魂。幼線通常在初試出體者的經歷中出現,以保證他們不會在出體過程中迷失方向。可是,有豐富經驗的出體者也認為幼線相當有用,是回到肉體的捷徑。
出體經驗通常只維持一段短時間,只有一分鐘左右。即使出體的真正時間很短,出體者可能會發現主觀感受到的出體時間比客觀經過的時間要長。
有些與靈魂出竅「同樣真實」的經驗,或會隨出體後而來。出體者可能會墮入他們認為是「夢」的狀態,又或者會完全醒過來。有些時候,出竅狀態會因離肉體太遠的恐懼感而終止。也有很多出體經驗因為突然被抽回肉體而終結。
有些人會在出體過程中遇上引發頓悟的經驗;有些人會感到內心平靜並充滿歡樂;但也有人覺得害怕和焦慮。最後,也有些人只感受到出體過程本身,而沒有任何直接的精神頓悟。
大部份人形容出竅狀態的終結就好像「我醒來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出體者會把靈魂出竅形容為睡眠時發生的有趣事情,也會認為出竅狀態的終結就像「我醒來了」,他們都可以仔細形容出竅經歷,仔細得可以斷定那並非一個夢。很多人覺得他們在出竅後醒過來時,比平常醒來更清醒。有些人把靈魂出竅與清醒夢作比較,認為前者更真實,但有人認為難以區分。
目錄   
1 靈魂出竅的數種型態
1.1 自發性出體
1.2 睡夢中出體
1.3 非自發性出體
1.4 瀕死經驗
2 靈魂出竅的外在證據
3 出體經驗的其他證據
3.1 部份引述
4 懷疑論
5 其他形式的投射
5.1 靈魂投射
5.2 虛擬實境投射
5.3 遙距視點
6 術語表
7 請參見
8 參考資料
8.1 書籍
9 外部連結
靈魂出竅的數種型態
自發性出體
自發性出體是靈魂有企圖地離開生物肉體的一種經驗,是否真有其事尚在爭議中。有報告指出靈魂出竅的經驗者在回溯出體過程中所遇到以前從未碰面的人或從未到過的地方,在調查後發現它們的確真實地存在。來源請求
很多聲稱擁有出體經驗的人也有過創傷性經歷,如車禍。很多時候,他們對車禍的回憶,都是以汽車外的某客觀視點出發,就如在汽車外目擊事發經過一樣。
睡夢中出體
主條目:睡眠癱瘓症
出竅經驗通常會透過清醒夢發生,雖然也有很多其他種類的開始途徑。在很多時候,人們在睡夢中、夢與醒的邊緣出體,或在出體前短時間內曾經入睡。這類個案大部份都是指睡眠狀態不是特別深沉的時候(由於疾病,噪音,精神壓力,疲勞等)。在大部份情況下,出竅經驗者會在出竅後感覺到「醒來」,約一半會有睡眠癱瘓的感覺。
這種出體方式主要有兩種。第一種包括清醒夢,出體者會感到身處虛擬世界,或身處一個擁有與現實世界不相容甚或不可能出現的特點的空間中。第二種經驗比較真實,出體者身處一個感覺與現實世界一致或相容的空間,它被稱為「超凡經驗」。這一種經驗可以使人害怕,因為出體者可以感到極度真實的肉體觸感,通常包括磁力與震盪現象,失去平衡力和感到迷茫。出體者會相信他已經清醒,如果發現自己可以穿牆過壁,有時候會感到恐慌。
在狀態的轉變過程中可以有一次或不止一次的過渡期;在過渡期中或會有清醒的感覺,而且通常會感到麻痺,以及微痛感。
非自發性出體
縱使以上的出體經驗是自發的,有些人透過不同方法企圖去引發出體經驗,方法如下:
企圖不失去意識地入睡。這是一般認為引起非自發性出體的方法。有些利用這方法出體的人認為,因為意識在做夢過程中被壓抑,所以夢也是靈魂出竅的一種。也有些人相信相反的理論,認為靈魂出竅是夢的一種,意識並沒有被壓抑。一種分辨的技巧是在出體過程中,不時用正常意識提醒自己所在位置與時空。所以它可以在睡夢中發生,令人的頭腦突然清醒,到達可以讓靈魂出竅發生的生理狀況。詳見清醒夢。
甲基苯丙胺也能導致出體經驗。有報告指出在藥物的影響下,服藥者會感到上方及身後出現談天聲音,而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對大腦進行磁力刺激,技術由Michael Persinger開發。他發現,腦電波頂枕區域的阿爾法波段(8-12HZ)與靈魂出竅感有關。
用電對大腦進行刺激,瑞士醫學家在治療某位女性癲癇病患時發現,利用電流來刺激右腦「顳葉」部位的「角迴」(或稱角腦angular gyrus)部位,結果竟發現可以讓人產生「靈魂出竅」的靈異感受。
感覺剝奪或感覺超負荷。有很多旨在令人劇烈迷失與失去時空感的技巧。第一種,企圖不失去意識地入睡,可以算是一種被動的感覺剝奪。感覺超負荷則相反,實驗對象在一個特製的搖籃中被強烈搖晃,或是受到輕微的虐待時,大腦就會把官能的輸入系統關閉。兩種情況都令實驗對象產生迷失與混亂的感覺,令人獲得真實的靈魂出竅經驗。這種情況通常出現在實驗對象相信他或她正處於一個特別狀態之時,不確定其身體正在被劇烈搖晃,或仍是平躺著。意識突然被轉換至精神之上,便會容易獲得靈魂出竅的經驗。
有些進行性虐待行為的人喜歡處於被完全捆綁的狀態(如木乃伊般),因為他們或能藉此獲得靈魂出竅的經驗(曾有參與者聲稱曾在實驗中靈魂出竅)。(身處被完全捆綁的狀態,就如同處於感覺剝奪的狀態一般)
瀕死經驗
主條目:瀕死經驗
出體經驗的另一種形式發生在人瀕死的時候。瀕死經驗(NDE)的現象包括生理、心理、及超自然因素。例如出體的主觀印象,目睹已故親人或宗教人物,超越自我與時空邊界及其他超然經驗(Lukoff, Lu & Turner, 1998; Greyson, 2003)。這種經驗通常跟隨一個特定模式或過程,首先會感覺到懸浮於自己的肉體之上,看見四周事物,然後會感覺到穿越一條隧道,遇見已故親人,在終結時感受到光。(Morse, Conner & Tyler, 1985)。
靈魂出竅的外在證據
有些人會嘗試在出體過程中以觀察其他人的行為或位置來確定他們的經驗,目前缺乏嚴謹的科學證據,反而有否定的例子。可是,他們相信自己曾經出體,並非因為這些外在的證據。只有很少個案認為,他們需要以觀察或檢查其他人物或地點來證實曾經有過靈魂出竅的經驗。相反,他們相信那種經驗不是夢或幻覺,只是因為它的「質素」與真實經驗相去不遠。
出體經驗的其他證據
每一個出體經驗的情況也不盡相同,但縱使各種不同類型的出體經驗有著各種不同的成因與意義,當中有一些元素卻是很一致的:
出體經驗者聲稱他們的經驗並非捏造。
部份引述
出體者相信它們真的物理上「走了出身體外」是這種經驗的一種關鍵特性。縱使他們經驗中的其他特性可能像睡夢中或純綷個人描述,出體部份十分「清醒」這種感覺對於實驗者十分真實。有些更形容他們的狀態「非常清醒」、「比平日更清醒」等等。部份引述:
「我知道它們並不是夢,我能說出兩者的分別,而且這正是令我害怕的地方原文如此,它令我想嘗試及找出為甚麼它們會發生在我身上。」
「神智像清醒時候一樣的清楚及清醒。」
「我當時十分警覺。它簡直就像我清醒的時候一樣。」
懷疑論
英國心理學家Susan Blackmore 提出出體經驗只是一種生理現象,當一個人在清醒時候失去與身體感官輸入的接觸,靈魂出竅現象就會發生。出體者維持著擁有肉體的幻想,但該認知並非從官能感覺而來。出體現象發生時,他的認知世界類似他清醒時身處的真實世界,但其實該認知世界並非來自官能感覺。那生動逼真的肉體和世界只是一個表像,由我們的大腦產生信服力領域的能力而來,即使在缺乏官能資訊的時候我們的大腦依舊能產生這些表像。這個過程可以用我們每天晚上造夢的事實作為例證。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鐵盧大學的神經學家Allan Cheyne認為,在清醒夢中,我們夢到了移動或飛翔,使我們有移動身體的感覺,但由於大腦是「清醒」的,它很清楚我們的身體並沒有移動。為瞭解決這種矛盾,大腦便將「自我」和身體割裂開來:自我開始飛行,而身體原地不動。所以,出竅可能是清醒夢的一種偽裝形式。
歐洲的卡累利阿人沒有出竅觀念,也沒有靈魂存在的想法,有人調查他們的瀕死體驗,與文明世界的瀕死體驗有個差異,就是沒有出竅的經歷。一位日本人也遇上出竅體驗,卻解釋成是自己身體的某種東西投射出去,不是靈魂。可見,相信靈魂肉體二元論的人,就可能出現出竅體驗,不相信的就沒有,或當成是幻覺。
容易在看電影、看書、聽音樂時,完全沉浸在其中,沒注意到旁邊發生甚麼的人,或在看雲時,容易看出形體與面貌的人,也比較容易有脫體感。
分身現象(Doppleganger)就是眼前出現另一個自己,已有科學家提出解釋,位於頭頂的腦區會記錄全身的印象,如果因循環不良而導致功能下降,就有身體的印象部分消失,腦部可能誤解成投射出去。
加拿大安大略省索德柏立市勞瑞遜大學的神經科學家波辛格,就能在自己實驗室裡,藉由讓顳葉接受某種磁場而製造出竅的感覺。另一個相似的例子發表於2002年9月19日的《自然》,瑞士日內瓦大學醫院的神經科學家布蘭克等人以電流引發「靈魂出竅」的經驗。他們對一位嚴重癲癇發作的43歲婦人做實驗,用電流刺激她右腦顳葉的角回;開始時只輕微刺激,她覺得自己「陷進床裡」或「從高處落下」;加強刺激後,她說她可以「從上空看見自己躺在床上,不過只能看到雙腿與下半身。」別的試驗則引發「瞬間覺得『很亮』、『飄浮』在床上約兩公尺處,接近天花板。」。
2007年比利時安特衛普大學附屬醫院的研究人員給一位老人治療嚴重耳鳴。經過一系列嘗試,研究人員最後決定在患者的顳頂聯合區附近植入電極。但是,此舉並沒能治好這名患者的耳鳴,卻令他產生了類似靈魂出竅的感覺。這名患者說,他感到自己移動到身體左後方約50釐米處。這一感覺持續時間超過15秒,研究人員因此有足夠的時間對他的大腦進行掃瞄。結果發現,當他體驗到靈魂出竅時,顳頂聯合區非常活躍。
為了獲得更多關於靈魂出竅成因的資訊,瑞士聯邦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名為「自體轉換」的實驗,促使大腦做出人在靈魂出竅時可能產生的反應。
在實驗中,研究人員向實驗對象快速展示一系列戴著一隻手套的卡通人物,其中一些卡通人物面對著實驗對象,另一些背對著實驗對象。實驗對象需要想像自己處在卡通人物的位置,才能弄明白手套究竟戴在哪隻手上。卡通人物一個接一個從螢幕上晃過,實驗對象必須在頭腦中不斷變換自己身體的位置。在實驗對象觀察卡通人物時,研究人員用腦電圖儀記錄下他們大腦的活動情況,結果發現,當實驗對象想像自己處在與其實際位置不同的地方,即體外位置時,他們大腦中的顳頂聯合區很活躍。此外,研究人員還採用一種非侵入性技術對實驗對象的顳頂聯合區進行刺激,使其暫時喪失功能。結果發現,當顳頂聯合區功能受損後,實驗對象在做換位想像時明顯要花費更多時間。
除了顳頂聯合區,還有一些腦區與靈魂出竅的體驗有關,其中一些位於顳頂聯合區附近。研究人員由此得出結論,當這些腦區運作良好時,人們會感覺自己是身心合一的;如果這些腦區出現功能紊亂,人們就會產生靈魂出竅的感覺。
美國新澤西醫藥和牙科大學的神經學家阿修勒曾完成了一個DIY式(自己動手完成)(Do it Yourself)的「靈魂出竅」實驗。他首先將兩面鏡子面對面地放在一起,這樣鏡中的同一影像就可無窮地映照下去,然後讓一個人站在兩面鏡子當中,稍微將頭傾斜,使得他在鏡中看不到自己的眼睛。這個時候,用手敲打他的下巴,你會覺得鏡中是另一個陌生人的下巴被敲打了。阿修勒解釋說,這種感覺的產生是因為大腦認不出鏡中的人臉是自己的。
飛行員們有時會感覺自己坐在機翼上看著自己在駕駛艙內開飛機,是一種被稱為「空中定向障礙(SD)」的現象。飛行員十之八九都體驗過空中定向障礙的感覺,迷失過方向、高度和速度,甚至對自己駕駛的飛機位置和姿態產生錯覺,這種情況導致全球出現了15%至26%的空難。發生空中定向障礙的原因是:由於人在地面生活的空間定向是通過視覺系統、前庭、本體感受器系統輸入有關資訊,經過大腦整合,並與既往經驗相聯繫而實現的。但在飛行中,由於人的不適應造成對環境的感覺錯誤或將不適應的感覺輸入大腦,從而發生空中定向障礙。
2007年,倫敦大學學院神經學研究所和斯德哥爾摩卡洛林斯卡研究所Henrik Ehrsson領導的研究小組利用虛擬現實設備進行了一項試驗。在第一組實驗中,研究人員首先讓志願者坐下來,同時給他們戴上視頻顯示器,這種儀器可以讓志願者通過一對攝影機(一隻眼睛一個)來觀察自己身後的情況。研究人員將這台攝像機安置在實驗者身後2米處。
結果在實驗過程中,志願者都產生了「靈魂出竅」的感覺,覺得就像是站在自己身後2米處看他們自己的身體。志願者都認為自己內心深處的那個「我」從身體出來了,並且通過另一個人觀察自己的身體。研究人員表示,他們通過改變視覺與跟觸覺資訊間的正常關係,讓大腦在解釋感官資訊的時候「欺騙自己」,從而模擬出「靈魂出竅」現象。
然後,研究人員站在攝影機前,就像是站在被測者的「虛擬身體」旁邊。從這一位置,他用兩個塑膠棒同時觸碰被測者真實和虛擬的身體。結果顯示,即使他們感覺到了塑膠棒的觸碰,被測者仍然覺得自己處於虛擬身體的所在的位置。很多志願者用「奇特」或者「怪異」來形容這次體驗。志願者表示,他們內心深處的那個「我」從身體出來了,通過另一個人觀察他們的身體。
在第二組試驗中,Ehrsson將電位傳感器安裝在志願者的皮膚上,以便測量顯示情緒反應的電導度,隨後,研究人員用一個錘子朝攝像頭的方向砸去,從攝像機的角度來看,研究員彷彿要砸向志願者位於自己身後2米處的「虛擬身體」。皮膚電導記錄下包括恐懼在內的情緒。換句話說,實驗對象確實感到了恐懼。
Ehrsson的研究結果刊登在2007年8月的《科學》雜誌網絡版上。Ehrsson指出,我們的大腦依靠兩種資訊來確認意識「入體(in-body experience)」的自我定位——第一人稱視覺資訊和作用在自己身體上的行為相關的觸覺及視覺信息的反饋。當利用虛擬現實設備擾亂這兩種信息時,大腦就會產生這種意識離開了身體的錯覺。
與此同時,Olaf Blanke則領導瑞士洛桑理工學院認知神經學實驗室的一個的研究小組進行了另外一項實驗,在試驗中,志願者們會看到以下三種3D投影中的一種:一個立方體,一個假人或者他們自己的身體。試驗中,一名研究人員用小棍觸碰實驗對象的後背,而另一個人則用刷子觸碰3D投影的後部——在某些試驗中,二者同時進行。接著,研究人員蒙住志願者的雙眼,讓他們向後移動幾步,再睜開眼睛。此時,研究人員會要求志願者走回剛才所站的位置。那些後背受到觸碰的同時看到身體的投影也被觸碰的實驗對象,都無法正確回到剛才的位置,反而走到了身體投影所在的位置。而那些只是看到假人或者立方體的實驗對象,則很容易回到原來的位置。Olaf Blanke認為,該實驗證明瞭人體感官在自我意識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是大腦用於自身定位的依據。他也發現,顳頂聯合區在人們報告靈魂出竅感前的330-400毫秒出現活動,而用穿顱磁刺激(TMS)刺激顳頂聯合區就會減少靈魂出竅感。
美國肯塔基州立大學的研究學者們認為,「瀕臨死亡」和「靈魂出竅」的奇怪的現像是睡眠疾病中的一種——快速眼動期入侵(REM(rapid eye movement)intrusion),在這個現象過程中,人的意識可以早於身體甦醒,也就是說人們可能會產生意識脫離開自己身體那樣的幻覺。研究者同時還相信,當心臟突然停止跳動這樣的現象發生時,就會立刻引起快速的眼動期入侵,從而導致「瀕臨死亡」的經歷產生。這也就意味著「瀕臨死亡」和「靈魂出竅」是人們突然進入一個「睡夢般狀態」(dream-like state)的錯覺,兩者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
專家普遍認為,肯塔基州立大學研究者的理論可以很好的對「瀕臨死亡」和「靈魂出竅」諸多方面特徵作出合理解釋,目前,人的大腦中可以引起快速眼動入侵的地帶已經得到確定,它位於腦幹。此外,腦幹的活動事實上可以獨立於高級腦(higher brain)。因此當腦中的高級區域死亡後,腦幹仍然可以繼續運轉,從而快速眼動期入侵現象的發生也就不足為奇了。肯塔基州立大學的神經內科教授Kevin R. Nelson主持了這項研究,根據他的研究成果,快速眼動入侵(REM intrusion)通常會出現在人們半睡半醒不能正常入睡或是剛剛醒來但沒有完全清醒的狀態下。在一些臨床診斷中某些疾病也會引起快速動眼睡眠,比如帕金森症。
出現的症狀往往是從三個方面體現,一是視覺,二是聽覺,三是身體的感覺。Dr.Nelson在調查中總結了快速眼動入侵的四種現象:在半清醒的狀態下,你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人或物;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音樂或噪音;感到渾身無力,四肢麻痺動彈不得(睡眠癱瘓);突然感到腿或膝蓋無力。這四種情況有時單獨出現,有時又伴隨出現。按照Nelson的說法,睡眠癱瘓症(鬼壓床)正是快速眼動入侵的常見形式。對此Nelson解釋說:經常經歷快速眼動入侵的人,通常他的大腦中的覺醒系統很容易被激發。在遇到危機情況時,覺醒系統就會導致人們出現類似於在快速眼動入侵時的感覺,這時覺醒系統會讓人們有超常的警惕,並伴隨其他的幻覺。就好像當人們熟睡進入夢境時,突然醒來,但並不完全清醒,而夢境依然出現在眼前一樣。
2014年加拿大渥太華大學的一項核磁共振攝影研究指出,出竅者的視覺皮質(visual cortex)嚴重停用,並啟動了左腦某些區域的動覺(kinesthetic)心象能力,包括以下腦回的活動增加:the middle and superior orbitofrontal gyri,the supramarginal gyrus and inferior temporal gyrus。
其他形式的投射
靈魂投射
靈魂投射是一種通過心理形象化的技術,清醒夢或者深入的冥想而有意識地進行出體的行為的解釋。靈魂投射理論的支持者認為,他們的知覺或精神被轉靈魂之上,令它可以脫離肉體,到達一個平行的,稱為靈魂平面的空間中。而這種空間,據說是通過集體意識而形成的。與典型靈魂出竅經驗不同的是,靈魂投射形式的出竅環境,並不是出竅者每日所見的物質世界。
虛擬實境投射
部份靈魂與部份真實時間(如上文提述),多數被稱為虛擬實境投射,是當一個投射者在一個物理平面上移動時,同時互相影響著靈魂平面。舉例說,如果一個人走進一張「真實的」海報或照片,他便能夠透過全神貫注的經驗和每個旁觀者對該海報的概念的理解,被轉這地方或世界的一個「完美的」重建中。這是很多人嘗試這種投射的部份原因,但只有很少數人能夠做到。這個概念通常跟超自然和新紀元運動扯上關係,在科學圈子中,並沒有得到廣泛認同。
遙距視點
有時候,以靈魂投射形式出竅者聲稱在出竅過程中,他們能夠看見從未認識過的事物或地點。這種稱為「遙距視點」的現象正在被廣泛研究。然而在遙距視點式的出體過程中,他們雖然沒有離開過他們的身體,卻能夠通過別的辦法「看見」遠距離的東西。
有些正在進行手術的病人會在麻醉過程當中,看見他們在常理下不可見的事物(例如,一名女士準確地描述了一種她從未見過的手術工具,還有其他人在她被宣佈死亡後的對話)。有人解釋為一種透視作用。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