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 15:18:20月光哈貓

大貓與小貓







圖是轉自網路圖片位置

http://gfy.myweb.hinet.net/GFYMO/MOJPG/1000A.JPG


喜歡這張 1000元圖吧? 哈

眼眼就這樣忽然的明亮起來呢?

睡貓神應該被馬走了吧~~→

七夕情人節要送什麼禮呢?

噹噹 推推 薦第1名 大貓與小貓

當然是可以好吃~~

說到這1000元上面圖~

這四個小孩(學生)拿著放大鏡

到底在找什麼呢?

1.太平島

2.台灣

3.七種寶物

哈貓你會選1 太平島吧..太平島是島還是礁(嬌)?

  這是國家留下ㄉ祖產呢 我們每個人都有份可以分很多的 money

太平島是島  不是嬌嬌嘿  

 日本以前的歷史稱太平島叫長島 

現又偽造說太平島沒有水不適合人類生存 將太平島改為礁

而現在日本將那鳥膠自稱叫鳥島。這才是笑話~連一隻路過的小鳥也沒

真厚臉還自稱這是鳥島哈~這才是無法人類生存 

例如我們這太平島最少也有太平水 太平羊 

日本人亂改偽課本及歷史 反正這又不是第一次,一點也不奇怪

難怪對岸人會發牛~拒買日本貨。

 

( 不管鳥膠是硬膠或軟膠,膠意思就是黏上的膠土

 

人工培養的珊瑚就跟漿糊一樣..我變變變 一個大風把你吹糊了 )

 



嬌 說文

嬌聲
嬌滴滴的聲音
嬌娃
美麗的少女
嬌小
體態窈窕;嬌柔細小
她顯得如此嬌小
嬌小玲瓏
嬌羞
嫵媚含羞 

嬌聲~~

嬌滴滴的聲音

嬌娃~~

美麗的少女

嬌小~~

體態窈窕;嬌柔細小

她顯得如此嬌小

嬌小玲瓏

嬌羞~~

嫵媚含羞 

o 嗯

嬌是滴滴的 為何會是ㄐㄧㄠ呢

傳說中有一個國叫阿美.ㄚ凸仔
 當然螺 說到帝國寶藏黃金寶物
它如
見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意思是說那海下面都是黑金 石油 還有稀礦 更特殊元素是做未來武器的原料..
說起來金錢眼當然會張好大.虎視眈眈............




但哈貓我選3 七種寶物

貓咪投小貓草一票


大薊是虎薊,大貓
小薊是貓薊。小貓















千元密碼~~









山蓟(大薊)。

【別名】雞角刺

(本草綱目.卷十五.大薊、小薊)引陶弘景曰:大薊是虎薊,小薊是貓薊。

文中李時珍又曰:薊猶髻也,其花如髻也。曰虎、曰貓,因其苗狀猙獰也。曰馬者,大也。

【性味】 甘、苦,涼。

(名醫別錄):根,味甘,溫 主養精,保血。

(日華子本草):葉,涼。

(本草彙):味甘,微苦,氣寒,無毒。

【歸經】 歸心、肝經。

(滇南本草):入肝、脾、腎三經。

(本草新編):入肺、脾二經

參考資料

 

 

1.

《全國中草藥匯編.上冊》

大薊一般來說在多樣化的野外環境下成長的,包括路邊,其瘦果成為現代草本的萃取精華。大薊的藥用可以追溯到二千多年前,Nicholas Culpeper,一位在十七世紀有名的藥劑師,開啟了肝臟與脾臟的阻礙物及推薦用大薊於黃疸病的治療

大薊含有一群特殊的類黃酮是抗氧化劑,能防止自由基損壞肝臟,有抗脂肪肝功能,同時也能促進肝細胞的新生分裂成長,是目前已知的最有效的天然保肝物質,可以保養滋補肝和治療各種肝病變及肝硬化,如肝炎、黃疸、肝硬化等;對腎、乾癬和皮膚癌也有良好效果。

發表於 1982 年,芬蘭一項對 97 位大部份是酒引起旳輕急性及次急性肝病病人的雙盲對照控制的四週研究,顯示這種特殊的類黃酮可降低血清 GOT 和 GPT (急性肝細胞受損時血清 GOT 和 GPT 濃度會增加)及改善其他肝功能指標。

 

死亡率是目前評估肝硬化療效可用地最好指標。發表於 1989 年,奧地利和德國合作一項對 170 位肝硬化病人的雙盲隨機對照的長期研究,平均研究期為 41 個月(範圍二至六年)。四年的生命表分析顯示這種特殊的類黃酮組比安慰劑組的平均存活率高 49%(分別為 58 ± 9% 和 39 ± 9%)。研究顯示這種特殊的類黃酮沒有副作用,可降低肝硬化死亡率,尤其對酒引起的肝硬化最有效

 

大薊內含洋薊素(cynarin)可促進肝分泌膽汁,進而分解脂肪。可以降低人體過高的膽固醇以及三酸甘油脂。可以保護肝臟。他含有大量的天然抗氧化劑-Silymarin-黃鹼酮。

● 大薊或者是奶薊(milk thistle)。大薊對肝臟及膽有所功效。也可以解決母乳不足的情形。

● 在藥用方面主要是使用種子及葉子。

● 在成分方面大薊的成分,為silymarine (書上翻譯為類黃酮混合物),最近分析出來發現其中三種最具功效的成分有下列 :Silybin, Silydianin, Silychristin。 主要可改善:肝炎,肝硬化,酒精性肝功能障礙。對抗氧化,強壯,利尿。

● 藥效成分可以抑制細胞膜過氧化脂質產生,進而改善肝功能,還能促進人體中合成的抗氧化物質麩胱甘肽(Glutathione)生成。並會抑制會引起老化,癌症,糖尿病,動脈硬化,心肌梗塞,腦中風等的活性氧生成。分析了這兩種發現他們都有相同的成分-Silymarin(黃鹼酮)。

 

黃鹼酮 (silymarine) 具有肝臟細胞修護效果的大薊萃取物配合多項具有保肝解毒效果的成分(大薊、蒲公英、甘草、硫鋅酸),可以有效的恢復及增進肝機能,增強體內的解毒功能,提高免疫力及抵抗疾病的能力,可說是保肝解毒排毒的黃金配方。

  早在數千年前,歐洲人就以大薊花(Milk Thistle)來作為治療肝疾的首選生藥,在許多國家(包括台灣),大薊花(Milk Thistle)萃取物即是用來治療肝病的處方藥,大薊花(Milk Thistle)萃取物中的有效成分Silymarine已被臨床證實具有維持肝細胞的完整性、維持肝臟正常功能、幫助被毒物(酒精、多氯聯苯、一般藥物等具肝毒性的化學物質)所損害的肝細胞之復原及加速肝細胞的再生作用,臨床上也運用注射Silymarine來解毒姑的毒性。

   Silymarine是一種特別容易作用在肝細胞的抗氧化劑,Silymarine並且可以強化肝細胞膜的結構,增加抵抗毒物入侵肝臟的能力,臨床試驗並且顯示,Silymarine具有增加體內穀胱甘肽抗氧化酶glutathione (GSH)濃度的作用,GSH是體內抵抗外來有害物質最強的防禦物質,對於病菌病毒感染及癌症的防治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玉山蓟(大薊)。

【別名】雞角刺

(本草綱目.卷十五.大薊、小薊)引陶弘景曰:大薊是虎薊,小薊是貓薊。

文中李時珍又曰:薊猶髻也,其花如髻也。曰虎、曰貓,因其苗狀猙獰也。曰馬者,大也。

【性味】 甘、苦,涼。

(名醫別錄):根,味甘,溫 主養精,保血。

(日華子本草):葉,涼。

(本草彙):味甘,微苦,氣寒,無毒。

【歸經】 歸心、肝經。

(滇南本草):入肝、脾、腎三經。

(本草新編):入肺、脾二經

雞角刺含有一群特殊的類黃酮(silymarine),黃鹼酮Silymarin是天然抗氧化劑-

鮮葉含有6-甲氧基柳穿魚式(即大薊苷,pectolinarin)約2.1%及6,4-二甲氧基黃芩素-7-鼠李葡萄糖苷(6,4-dimethoxyscutellarein-7-rhamnoglucoside)。並含柳穿魚素(pectinarigenin)為5,7-二羥基-6,4-二甲氧基黃酮、13-乙醯香樹脂醇和4-乙醯蒲公英出醇的混合物,三十二烷醇,β-穀甾醇及豆甾醇。又據報導全草顯生物鹼及揮發油反應

 



本品為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薊 (Cirsium japonicum DC.) 的地上部分或根。全國大部分地區均產。夏、秋季花開時割取地上部分,或秋末挖根,除去雜質,曬乾。生用或炒炭用。

 

【性味歸經】

 

苦、甘,涼。歸心、肝經。

 

【功效】

 

涼血止血,散瘀解毒消癰。

 

【主治】

 

用於血熱所致的出血證:如吐血、咯血、衄血、崩漏、尿血等,尤多用於吐血、咯血及崩漏。本品寒涼而入血分,能涼血止血,可單用,或配小薊、側柏葉等同用。

用於熱毒癰腫:本品能清熱解毒、散瘀消癰。可單用,尤以鮮品為佳。亦可配其他清熱解毒藥同用。

此外,近年還用以治療肝炎、高血壓等,有一定療效,取其清肝解毒,降壓之功。

【文獻別錄】

 

《別錄》:「主女子赤白沃,安胎,止吐血,鼻衄。」

《藥性論》:「止崩中血下,生取根搗絞汁,服半升許,多立定。」

《本草經疏》:「大薊根,最能涼血,血熱解則諸證自愈也。」

【用法用量】

 

煎服,10~15g;鮮品可80~60g。外用適量,搗敷患處。

 

【現代藥理】

 

全草含生物鹼、揮發油、苦味質等。大薊炒炭能縮短出血時間;動物實驗有降壓作用;對人型結核桿菌有抑制作用。

 

傳統醫藥書記載大薊與小薊均能涼血止血、祛瘀消癰,用於各種血熱妄行引起的出血,並對多種瘡癰有效1,目前大、小薊藥材的使用相當混淆。大陸地區的調查報告指出,北京地區大、小薊不分,東北地區小薊當大薊用,湖南、湖北地區以大薊當小薊用。陝西、山西、甘肅、青海、新疆等省區多以菊科植物飛廉全草誤作大薊2。《湖南中藥炮製規範》清楚的注記“大薊根在湖南常被作為小薊根用”3。台灣許多中藥店的大、小薊藥材是由大陸進口的,隨之也大、小薊不分,將之歸為“大小薊”藥材一項出售。但是,大薊與小薊的功效並不完全相同,需要進一步釐清。

來源考證

大薊與小薊最早的記載是在《名醫別錄中》,陶弘景謂“大薊是虎薊,小薊是貓薊,葉並多刺,相似。”歷代許多醫家也分別論述過這兩味藥的區別,在《新修本草》與《本草圖經》等書中均有記載。蘇頌於《本草圖經》描述“小薊四月高尺餘,多刺,心中出花,頭如紅藍花而青紫色。”由此可知大薊與小薊自古以來就非同一種藥材, 而是相似的兩種不同中藥。近年出版之《中藥彩色圖鑑》4《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5中也明確大薊與小薊為兩種不同的品種;大薊的基源為菊科植物薊(Cirsium japonicum DC),藥材為乾燥地上部分或根,小薊的基源為菊科植物刺兒菜Cephalanoplos segetum ( Bunge ) Kitamura [ Cirsium setosum ( willd. ) MB],藥材為乾燥地上部分,傳統上大薊的藥用部位為地上部分及根,小薊的藥用部位僅為地上部分。然而,《本草圖經》亦有記載“小薊根…吐血、衄血、下血皆驗, 大薊根…破血外亦療癰腫”。由此可知小薊的根同樣是可以入藥,只是隨時代演進,後人習慣使用小薊的地上部分為藥用部位6。

性狀

大薊為多年生草本。塊根呈長紡錘形,常簇生而扭曲,長5-15cm,直徑可達0.7cm,表面暗褐色,有縱皺紋質硬而脆,易折斷,斷面較粗糙,皮部薄,棕褐色,有細小裂隙,木部白色,氣微味甘,微苦澀。莖直立,呈圓柱形,基部直徑可達0.5 -1.2cm,表面綠褐色或棕褐色,有數條縱棱,被絲狀毛,斷面灰白色,髓部疏鬆或中空。葉皺縮多破碎,完整葉片展平後呈倒披針形或倒卵狀橢圓形,羽狀深裂,邊緣具不等長的針刺,上表面灰綠色或黃棕色,下表面色較淺,兩面有白色絲狀毛。頭狀花序頂生,圓球形或橢圓形,總苞枯黃色,冠毛羽狀,黃白色7。

小薊亦是多年生草本。具匍匐根莖,莖直立,呈圓柱形,有的上部分枝,高20-50cm,直徑0.2-0.5cm,表面灰綠色或微帶紫棕色,有縱棱和白色柔毛,質脆易折斷,斷面中空。葉互生,無柄或有柄,多皺縮或破碎,完整者展平後呈長橢圓形或長圓狀披針形長7-15cm,寬1.5-2.6cm; 全緣或微齒裂至明狀深裂,齒尖具針刺,上表面綠褐色,下表面灰綠色,兩面均有白色蛛絲狀毛。頭狀花序單個或數個頂生,總苞鐘狀,苞片黃綠色5-8 層,花紫紅色,氣微,味微苦7。

大薊、小薊功效的考證

傳統醫藥書記載大薊味苦、甘,性涼。主歸心、肝經。大薊苦瀉涼清,其性下行,入心肝血分,既能清血熱而涼血,又能散瘀滯而消腫,且能利尿,故有涼血止血、散瘀消腫、清熱利尿的功能,傳統中醫用於治療血熱妄行所致的多種出血證及火熱毒邪蘊結而致的癰疽瘡毒等症,因此主要用於咯血、衄血、崩漏、尿血等證,還用於瘡癰腫毒。近年來大薊還有用於治療高血壓及肝炎的藥物,有利膽退黃的報導8。

小薊味微苦、甘,性涼。主歸心、肝經。《本草拾遺》記載“小薊破宿血,止新血,暴下血,血痢,金瘡出血,嘔血等及蜘蛛蛇蠍毒。” 小薊功效與大薊相似,亦能清熱涼血、行血散瘀、潔淨府,故有涼血止血、祛瘀消腫、利尿的作用,傳統中醫用於治療血熱性出血,癰腫瘡毒等證,傳統中醫認為小薊兼可利尿故擅治尿血,又因小薊可用於熱毒瘡癰,可內服亦可外敷,其解毒消癰之功與大薊相似而力弱。

由傳統之本草學的記載及現在的中藥學專著中我們可以知道大薊、小薊功效相似,但並不完全等用。大薊涼血止血,祛瘀消癰之功較強,除此之外,大薊還常被用於治療高血壓及肝炎; 而小薊被認為擅治尿血,而小薊解毒消癰之力較弱。因此許多現代臨床研究報告指出在臨床用藥中,大薊與小薊應有所區隔9-10。

化學成分

現代對大薊與小薊的化學成分研究發現,大薊與小薊的成分雖皆含黃酮和黃酮苷類化合物,但主成分仍有所不同,大薊主要含pectolinarin,而小薊主要的成分為linarin11。

大薊的化學成分包含有: 三萜類(triterpenes)、植物固醇類(phytosterols)、黃酮(flavoniods)和黃酮苷類化合物、長鏈炔醇類(polyacetylenes)、揮發油類等。

共有下列44個化合物被報導12-27,包括a-amyrin, b-amyrin, b-amyrinylacetate, b-sitosterol, stigmasterol, y-taraxasterol, taraxasterol, 5,7-dihydroxy-6,4’-dimethoxyflavone, pectolinarin, hispidulin-7-neohesperidoside, hispidulin, linarin, luteolin, apigenin, cirsimaritin-4’-glucoside, cirsitakaogenin, cirsitakaoside, ciryneol A, ciryneol B, ciryneol C, ciryneol D, ciryneol E, (8S , 9R , 10S )-heptadeca-1-ene-11, 13-diyne-8, 9, 10-triol, (10S)-cis-8, 9-epoxy-heptadeca-1-en-11, 13-diyn-11-ol, aplotaxene, dihydroaplotaxene, tetrahydroaplotaxene, hexahydroaplotaxene, 1-pentadecene, cyperene, caryophyllene, thujopsene, a-himachalene, syringin、chlorogenic acid, 1,5-di-O-caffeoylquinic acid, caffeic acid, p-coumaric acid, sinapylaldehyde 4-O-b-D-glucopyranoside, ferulylaldehyde 4-O-b-D-glucopyranoside, tachioside, uridine, (-)3,4-dihydroxy-2-(4-hydroxy-3-methoxyphenyl)-4-(4-hydroxy-3- methoxybenzyl)-3-tetra-hydrofuranmethanol等。

小薊的化學成分主要是phenolic acids, flavonoids等。共有下列6個化合物被報導28,chlorogenic acid, caffeic acid, rutin, linarin, luteolin, apigenin等。

 

 

化學結構圖

 

 

 

 

 

 

 

 

 

 

 

 

 

 

 

 

 

 

藥理研究

大薊與小薊傳統上主要被用於治療多種內、外性出血疾病,例如haematuria, spitting of blood, 子宮出血(uterine bleeding),與抑制發炎反應(inflammation) 5, 29。現代的臨床研究也闡明大薊具有降血壓作用,抗腫瘤作用,抗菌作用,降低脂質過氧化物形成作用與抗糖尿病作用。以下分別對大薊與小薊的藥理作用作一說明。

1.止血作用: 從大薊純化得pectolinarin被證實是大薊具止血作用的主要活性成分。小鼠口服給藥(1 mg/kg),pectolinarin止血活性為47.7%,而止血藥tranexamic acid的止血活性僅為4%23。小薊具有相似的止血效果,由於小薊具有明顯的促進血液凝固作用,小薊的萃出物可給明顯縮短小鼠胃之出血時間。止血有效成分是綠原酸及咖啡酸30。

2.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 大薊具有確切的降血壓作用,用大薊水和乙醇浸出液,對狗、貓及兔等實驗動物均有降血壓作用,大薊水煎液可使犬血壓降到原來的2/3,並持續20 min,反復給藥可產生快速耐受性。另外,大薊對閉塞頸總動脈加壓反射具有抑制作用31。大薊的新鮮根或乾燥根的水煎液、鹼性水抽出液、25% 和50% 酸性乙醇浸出液以及葉的水煎液均有降血壓作用,其中以根的水煎液與鹼性水抽出液降壓作用最為顯著,給藥後立即降壓,可降低55%-60%,2-3 hr 後逐漸恢復32。而由朝鮮產大薊C. japonicum var. ussuriense 中分得的一個黃酮苷具升血壓作用33。

3.抗腫瘤作用: 十七碳炔烯醇及其醋酸酯等在體外具有抑制KB 細胞生長作用18。

4.抗菌作用: 大薊有抑菌作用。於體外實驗,大薊的根水萃物或全草的水萃物對結核桿菌、腦膜炎球菌、白喉桿菌、金黃色葡萄球菌、腸炎桿菌、傷寒、副傷寒桿菌和炭疽桿菌等均有抑制作用。乙醇萃出物對結核桿菌有抑制作用,乙醇萃出物較水萃物的抑菌效果佳34-35。

5.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

降低脂質過氧化物形成作用: 從朝鮮產大薊中分得的一個黃酮苷cirsimarin 具降低脂質過氧化物形成作用。大鼠給藥0.01 mg/mL的cirsimarin,其肝臟脂質過氧化物形成較正常降低12%24。

6.抗糖尿病作用:大薊中的 pectolinarin與5,7-dihydroxy-6,4’-dimethoxy flavones (DDMF)對於糖尿病老鼠皆顯示具有抗糖尿病作用,此二種黃酮類化合物皆可促進adiponectin的表現而增進葡萄糖與脂質的homeostasis36。

討論

綜合現代對大薊與小薊的化學成分與藥理的研究證明了大、小薊的化學成分相當複雜,藥理作用和臨床應用也相當廣泛。因此,現代天然物化學和藥理的研究成果提供了部分化學成分和臨床應用之間的聯繫,例如,大薊中的pectolinarin為止血的有效成分,長鏈炔烯醇具有抗腫瘤作用,可被看作治療肝癌的依據。而小薊中的為止血的有效成分被認為來自於chlorogenic acid,而小薊未被發現具有具有抗腫瘤作用的長鏈炔烯醇,或可作為闡明傳統中醫藥典籍認為小薊解毒消癰之力較弱的科學證據。但是大薊與小薊仍有許多活性成分未被進一步證明,如抗菌和降血壓等成分。本篇所引用的許多藥理研究僅是利用粗萃物來進行,未能有進一步以現代科學證據為基礎的中草藥研究,因此,未來若能對大薊與小薊的化學成分和藥理作用進行深入研究,將有助於了解化學成分和臨床應用間的相互關係,對於由中草藥來進行新藥開發是非常重要的。

 

參考文獻

梁•陶弘景集,名醫別錄,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86。

高等醫藥院校教材,中藥鑒定學,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2。

湖南中藥炮製規範,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77。

張永勳,何玉玲,中藥彩色圖鑑,行政院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2009。

國家藥典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二OO五年版一部,化學工業出版社,2005。

黃明華,大薊、小薊的本草考證,時珍國藥研究,1997,8(6),551。

陳麗萍,大薊與小薊的區別,海峽藥學,1997,9(1),97-98。

植飛,孔令義,彭司勳,中藥大薊的化學及藥理研究進展,中草藥,2001,32(7),664-667。

李奮,大薊與小薊應區別使用,新疆中醫藥,2002,20(6),51。

魏彥,邱乃英,歐陽青,大薊、小薊的鑒別與臨床應用,北京中醫雜誌,2002,21(5),296-297。

M. Ganzera, A. Pöcher and H. Stuppner, Differentiation of Cirsium japonicum and C. setosum by TLC and HPLC-MS, Phytochem. Anal. , 2005, 16, 205–209.

陸穎,段書濤,潘家祜,俞培忠,中藥大薊化學成分的研究,天然產物研究與開發,2009,21,563-565。

植飛,孔令義,彭司勳,大薊化學成分的研究,藥學學報,2003,38 (6),442- 447.

顧玉誠,屠呦呦,大薊化學成分的研究,中國中藥雜誌,1992,17 (8),489-490.

沈月毛,周茜蘭,木全章,滇大薊的化學成分研究,中草藥,1992,23 (9) : 498-499.

Yano K. Hydrocarbons from Cirsium japonicum [J]. Phytochemistry, 1997, 16 (2) : 263-264.

K. Kawazu, Y. Nishii, S. Nakajima, Two nematicidal substances from roots of Cirsium japonicum [J]. Agric. Bio. Chem., 1980, 44 (4), 903-906.

Y. Takaishi, T. Okuyama, A. Masuda, K. Nakano, K. Murakami, T. Tomimatsu, Acetylenes from Cirsium japonicum [J]. Phytochemistry, 1990, 29(12), 3849- 3852.

Yano K. A new acetylenic alcohol from Cirsium japonicum [J]. Phytochemistry, 1980, 19(8), 1864 -1866.

Y. Takaishi, T. Okuyama, K. Nakano, Absolute configuration of a triolacetylene from Cirsium japonicum [J]. Pytochemistry, 1991, 30(7), 2321-2324.

周文序,田珍,中藥大小薊的黃酮類成分的分離和鑒定,北京醫科大學學報,1994,26 (4), 309.

Ishida H., T. Umino, K. Tsuji, Studies on antihemorrhagic substances in herbs classified as hemostatics in Chinese medicine VII, On the antihemorrhagic principle in Cirsium japonicum DC. [ J ]. Chem. Pharm. Bull., 1987, 35 (2), 861-864.

J. C. Park, J. H. Lee, J. S. Choi, A flavones diglycoside from Cirsium japonicum var. ussuriense [ J ]. Phytochemistry, 1995, 39(1), 261-262.

C. N. Lin, M. Arisawa, M. Shimizu, N. Morita, The constituents of Cirsium japonicum DC. var. takaoense Kitamura, Isolation of two new flavonoids, cirsitakaoside (IV) and cirsitakaogenin (VI) [J.] Chem. Pharm. Bull., 1978, 26(7), 2036-2039.

Y. Lu, S.-T. Duan, J.-H. Pan, P.-Z. Yu, Phytochemical investigation of Cirsium japonicum DC., 2009, Nat. Prod. Res. Dev., 21, 563-565.

Y. Miyaichi, M. Matsura, T. Tomimori, Phenolic compound from the roots of Cirsium japonicum DC. [ J ]. Nat. Med., 1995, 49(1), 92-94.

Y. Lu, W. Song, X. Liang, D. Wei, X. Zhou, Chemical fingerprint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Cirsium setosum by LC, Chromatographia, 2009, 125-131.

S.J. Kim, G.H. Kim, Identification of flavones in different parts of Cirsium japonicum. J. Food Sci. Nutr., 2003, 8, 330–335.

楊星昊,崔敬浩,丁安偉,小薊提取物對凝血、出血及實驗性炎症的影響,四川中醫,2006,24(1),17-19。

馬峰峻,趙玉珍,張建華,大薊對動物血壓的影響,佳木斯醫學院學報,1991,14(1),10-11。

屠錫德,楊琦,翁麗正,大薊降壓作用的研究,中成藥研究,1982,4 (8),361。

S.-S. Lim, J.-H. Lee, J.-C. Park, Isolation of flavone glycoside from Cirsium japonicum var. ussuriense and biological activity on the cardiovascular system [J]. Han’guk Sikp’um Yongyang Kwahak Hoechi, 1997, 26 (2) : 242-247.

南京藥學院〈中草藥學〉編寫組,中草藥學 (下冊),南京,江蘇科學出版社,1980。

馬清鈞,王淑玲,常用中藥現代研究與臨床,天津,天津科技翻譯出版公司,1995。

Z.-Y. Liao, X.-L. Chen, and M.-J. Wu, Antidiabetic Effect of Flavones from Cirsium japonicum DC in Diabetic Rats, Arch. Pharm. Res., 2010Vol 33, No 3, 353-362.

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

  http://www.nricm.edu.tw/files/14-1000-1483,r11-1.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