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5 16:00:00月光哈貓

彌勒佛世界









 

  女人、二乘亦得往生

 

 

 

  問:西方極樂世界離此有十萬億佛土之遠,凡夫眾生根性低劣道力薄弱,如何而可能到達彼國?又

 

《往生論》雲:‘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既然有此教典,當知女人以及身根殘缺者,必定不得往生極樂世界!

 

 

 

  答:這種說法只是相對於凡夫肉眼、以其生死煩惱的心量來說的而已。西方極樂世界雖然是離此世界十萬億佛的國土之外,但是只要眾生往生淨土的業行成就者,臨命終時至心憶念阿彌陀佛在定之心,即是往生西方淨土受生於蓮胎之心。動念求生淨土之時,即是往生極樂淨土之時。為此之故,《觀無量壽佛經》雲:‘阿彌陀佛的國土,去此世界不遠。’又眾生淨業之力不可思議,一念之間即得往生彼國,不須憂愁其極為遙遠。又如同人們作夢一樣,身體雖然躺臥在床上,而其心意識,已經周遍遊歷到他方一切世界了,其所見的也與平日生活所見的毫無差異也。往生西方淨土也是一樣的,動一個念頭即能到達,不需要疑惑也。

 

 

 

  而所謂的‘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者,只是說往生彼極樂國土之後完全沒有女人的報身,以及盲聾喑啞等身根殘缺之果報。並不是說娑婆世間的女人,及身根殘缺者,不能夠往生彼極樂世界。若是作如此說者,真是愚癡而完全不瞭解佛經的意義。

 

 

 

如韋提希夫人來說,她是向釋迦牟尼佛請求希望能往生極樂淨土,而引發釋迦世尊說法的祈請主。以及其五百侍女,釋迦世尊授記其女人眾等悉得往生彼佛極樂國土。所以只要娑婆世界的女人,及盲聾喑啞之人,能夠以至誠心憶想稱念阿彌陀佛,皆在往生彼佛國土之後,更不再蒙受女人色身之果報,也不受身根殘缺之色身。而二乘人只要能夠回轉其心,發願求生西方淨土,到了彼國之後,再也不會有二乘不發大悲菩提之自利執心。為此之故,所以說‘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並非是說此娑婆世界的女人,以及身根殘缺者,不得往生極樂淨土。

 

 

 

  是故《無量壽經》的四十八願中說:‘假使我成就佛道之後,十方世界中的一切女人,稱念我的名號,如果發願厭惡女人痛苦不淨之身,在其捨命之後,再遭受女人果報身者,我即不取無上正覺。’更何況是往生彼阿彌陀佛的極樂國土,還會再受女人之身?身根殘缺者也是一樣的道理。(法宣法師著《淨土十疑論白話淺譯》)

 

 

 

  西方要決釋疑通規相關答疑

 

 

 

  《阿彌陀經》又雲:‘善男子、善女人,念佛而往生彼國者,其聲聞聖眾之數,有無量無邊之多。’《往生論》雲:‘大乘善根界,等無譏嫌名,女人及缺根,二乘種不生。’

 

 

 

  疑惑曰:如《往生論》所說的,女人和身根殘缺的,以及小乘的聖人都不能往生,而《阿彌陀經》則說皆可以往生彼國。此二經論皆是聖人之言教,何以各有差殊呢?

 

 

 

  會通曰:勘查探尋經典和論典之意,其各自隨順一個因緣,詳審而細察之,其二者並沒有差異殊別。說到女人可以往生者,若是其心志性向微妙決定,深深厭離女人之身,專心稱念阿彌陀佛名號,發願求生西方淨土。等待其娑婆世界的果報已盡之後,轉作大丈夫之身相,居處於微妙的蓮華寶台,即得往生於清淨的佛國也。

 

 

 

  而所謂的報身殘缺者,其有五種:一者、天生殘缺。二者、犍(因為刑罰去勢而殘缺)。三者、半月是男、半月是女。四者、因嫉妒而有時為男、有時為女。五者、同時具有男女二形。如此身根殘缺之類,其心志性向無有恆常,但是只要能夠發願修行一心求生,心意決定而勇猛不退,待其命終捨棄殘缺的身根果報之時,感得完整具足之根身,即得往生於彼極樂國土也。

 

 

 

  另外所謂的‘二乘’者,其中有一類稱為‘愚法’的二乘人,是指那些能夠證得人空之理,已經證得小乘之果,而不能通達法空之理,是故稱之為‘愚’迷於‘法’空之理也。此類之二乘人只能追求自我利益,而不能廣泛利益他人,沒有辦法得以往生淨土。

 

 

 

  第二類的是所謂的‘不愚法’的二乘人,其雖然已經證得阿羅漢果,但是不住著於小乘之果位,而能跟隨著諸大菩薩,生起大乘之菩提心,誓願求生諸佛之前,發起利益他人之行,故得往生於彼極樂國土也。

 

 

 

  又《觀無量壽佛經》當中雲:中品往生之人,至彼西方極樂世界才證得小乘之果。疑惑曰:《淨土論》當中雲:‘二乘種不生’,以何因緣往生彼國之後,然後證得小乘之果位?

 

 

 

  答曰:此人在先前有小乘的種子,後來因為遇到善知識,才發起大乘之心。往生淨土之後因為其過去小乘的習氣,在境緣殊勝的修行環境之下體悟色身、諸受,自心和心法四者皆是無常,因此發起宿世小乘之善因,即能證得小乘之果。然而由於西方淨土中大乘的菩薩善友,努力地提攜獎勵,,因此不住著於小乘之道,仍然興起大乘之心念,是故並非是真的小乘也。

 

 

 

  而在娑婆世界當中其根身雖然是女身,但是能夠上求無上菩提,深深相信自己與他人之佛性平等具足。於是立下了弘大之願力,立誓當來必定要成佛,廣泛度脫一切眾生,心中思念能夠捨棄女人之身,此生即得往生於西方淨土。等到其臨將命終果報盡時,阿彌陀佛的化佛即來相迎,當下便成就了大丈夫之身相,入於七寶蓮華之座,即得往生於彼極樂國土,阿彌陀佛即令其安定心神居於淨土。經典依照此門而談,故說女人及二乘等皆得往生也。論典依據若是不能如此發大菩提心而求願往生,是故說女人二乘不得往生也。

 

 

 

  小乘之人如果能夠生起大乘之心志,乘著此菩提心為業,即得往生西方淨土,而隨從著他昔日之舊名,故稱號其為聲聞也。

 

 

 

  疑惑曰:小乘的因地心,既然判定其為令人譏嫌之名號,在彼世界之中何必一定要稱其舊日之名號呢?

 

 

 

  答曰:聲聞之人愚迷於法空之理,自利之心念太過深切,不能廣泛利益他人,因此稱之為被譏嫌之名。如今雖然還存留其昔日之稱號,但是其即是大菩提心之聲聞也,其利益眾生既然廣大弘深,因此乃是良善之稱號也。是故《法華經》雲:‘我等今者,乃是真實的聲聞,以究竟佛道之音聲,令一切眾生皆得聽聞。’西方極樂世界亦是如此,雖然也有小乘之稱號,可是都是真實的大乘聲聞,是故無有令人譏嫌的惡名等過失也。

 

 

 

轉(法宣法師白話譯《西方要決釋疑通規白話淺譯》)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6-02-06 10:3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