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測!疫情期間牙疼怎麼辦? 贊助
2013-12-09 22:26:51點水... 蜻蜓~>!<

擅自


「當我抵達   卻只能回頭」

時間追著追著   總是急迫到窒息
夜風從袖口灌入   微寒微寒
這趟旅程   千里迢迢
灑落了許許多多聲音   拋盪在後

「來吧   或走吧   妳是否曾說過」

我說   想去見妳
然後從來沒有在乎過距離
不是一路上的鐵軌多長
而是我們的心   有幾站的距離

「當日一個鏡頭   成了翻閱妳時唯一的畫面」

然後
我在車站的椅子上沉默過
在奔馳的車道走廊覓尋過
在那出站口遊蕩徘徊過

問著自己

「不請自來的遠客   妳又為何歡迎」

所以我抵達   又回頭
再告訴妳說   我沒有出發

上一篇:奢望

下一篇:悵來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