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17:45:34橘子貓

什麼也沒有






文/橘子貓


秋冬的午後,天色昏暗。
熱了好幾天後,冷空氣終於來了;
冰涼涼地;台北像赫爾辛基清晨結冰的河道。

每到這個時刻,腦海中閃過的影像都是世界的窗,
我不斷分神去看經過的風景。

每一個片段都帶點什麼感觸。

我沒有辦法說清楚,就算經過多年摸索,也不太明白自己,
我也不知道究竟在追尋的是什麼?

有時候妥協自己當只安靜的鐘,規律地循著軌道走。有時候我像隻破壞狂的貓,什麼都想要抓磨個兩下。

在我的靈魂深處,可能存在著兩個無法靠攏的靈魂,互不往來,卻共用同一個我。

無人知曉的內心世界,搖搖擺擺,翻天覆地攪動我的情緒。
另一邊感受著和別人不同層的溫度。

傾斜的軸心無法被擺正。

而指針正妥妥地走在刻度上頭,指向世界的中心。
幾度夕陽紅;管它人間是否有情、許不許見白頭。

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輕輕飄起,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蒸發了。

緊緊握著的雙手,張開之後,什麼也沒有。

上一篇:時間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