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6 14:47:14uni2019

追蹤

 阿瓦隆酒吧在晚上九點檔是最是繁忙。我站在熙攘的門前墊著腳尖往酒吧裡看,原本以為會看到店主薇佳,卻只看到拿文達跟另外一個年輕的調酒師在應接不暇的應付著坐落在吧前的客人。我挨著身好不容易見縫插針的擠到檯前。「老闆,要杯什麼?」我不認識的酒保邊熟練的為別的酒客調著酒邊迎上我的目光問。「不好意思,我找薇佳。」我還是按規矩按下五塊在一隻空杯下問。酒保抬眼看了看我,微微點頭以示感謝:「你貴姓,找她有事?」我喜歡口風緊的人,「沒什麼事,剛路過,她以前幫過我...進來跟她說句謝謝。」「原來這樣,今晚是禮拜五,忙得連去小號都沒時間。達哥,有人找老闆娘。」酒保態度親切的看往拿文達說。拿文達,還是一般的高瘦,所不同的是一股沉穩老練取替了以往的浮誇囂張,還帶有一點點可說的上是負責人的自信。看在眼裡,我已大概如此的多少知道了一點。「森哥,喔,不,森警官,森先生。」拿文達掩不住眼裡的驚訝,語帶江湖海派的說。

「拿先生,看來生意興隆的很喔。」我讚賞的歪頭扁著唇示意。

「一點點啦,如果禮拜五都沒有一點成績出來,那就是不合格的啦。森哥要找阿薇?」拿文達搓著雙手說。

「不急,在這做多久了?」我不動聲色的替他高興。

「嘿,上次阿薇給電話我說有沒有空過來幫個忙,我就不好意思推啦。」

「賭場呢?」我讓一個一元金硬幣在五指上翻著跟斗問。

「哦,你是說放數,對吧?」

我點了點頭。

「說來話長也好,長話短說也可以,我不再碰了。」

...」我以不置可否鼓勵著他。

「沒前途啦,已前小不更事以為跟大哥很威風,年紀不小了也要為自己以後想個辦法。多虧阿薇信的過我,我也就當是再開始好了。」

我低頭飛快的想了想,「嘿,真為你高興,阿薇在嗎?」

「在,她在後頭休息一下。你要自己去嗎?往哪左轉,門上貼閒人止步和正面大口徑手槍海報的就是。」拿文達說的儼然像自家客廳的自然。

我敲了敲門。「門開著,進來。」薇佳的聲音在門裡傳來。推開門,一間小房間改建的辦公室兼休息間裡一邊是書桌,桌上是一架小型小商家通行的電腦,電腦旁是各式的賬單和報表。坐在電腦前面的是店主薇佳,抬眼看到是我,跟拿文達同樣驚訝的表情:「怎麼會是你?森先生。」在桌後慢慢起立的是臉多了點幸福胖,粗身大細的店主薇佳緬腆的說:「無需懷疑,你都猜到了吧。」「還跟應該是經手人的打了個照臉。What a perfect match。這次有雪茄抽了。知道了嗎?」我是掛名八卦數字週刊新老闆。舊的去喝咖啡還沒回來,活該,看來這次是要被喝很多的黑黑咖啡。「阿達跟我都想順其自然,男女都好,我每天都快感動死了。這年紀還可以生。」薇佳可能今天還沒跟閨蜜發洩過。

「你不要太激動,動了胎氣就...」這方面詞乏的我啞口無言。

「嘻,森先生,謝謝你了。我想你這次來一是來恭喜我們,二是?」薇佳回復生意人的靈活頭腦。

「你最好把你的阿達也過來一下,喝酒喝醇酒,戲演演全套,有興趣聽聽劇本嗎?」

「阿雨,跟你的小弟說他孩子的媽有話跟他說。請他進來一下。」放下電話的薇佳花枝亂顛的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