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2
2017-07-17 02:35:25

就這樣待在你身旁,就是愛情最好的狀態-唯美、寂寞的純愛電影.喜歡你



小玥其實是一個文字控,很喜歡思考和探究文字裡藏著的意思。

那麼,其實所謂的寂寞究竟是什麼?
孤獨和寂寞,大概是最常被人混淆、和常被人抽像地放在一起使用的文字了。
對我來說,孤獨比較好懂,簡單來說,是一種「處於不被其他人理解的狀態」。
孤獨和孤單又不同。孤單是一種情況,孤獨則是一種精神狀態。
比如說,我在黑夜的街上孤單走著。這樣的情況很好懂。
但是如果說:我在人群中感到孤單……這樣的情況就很複雜。
那是因為「在人群中沒有陪伴我的人」嗎?而這樣推敲到最後,是不是其實也是因為「當中沒有能理解我的人」呢?
所以如果說成:我在人群中感到孤獨……
這樣,是不是比較正確和容易明白呢?
其實我也不太懂:p

說了那麼多,好了,那寂寞又是什麼?
如果說孤獨是一種狀態或心境……那寂寞應該是一種心情吧。
所以孤獨可以說「享受」,但寂寞卻通常不可以。
因為感到寂寞的時候通常是難受的。
但是,也許凡事總有些例外……
在什麼時候,感到寂寞時會覺得是幸福的呢?
那就是:當你喜歡上的人,是個和你一樣寂寞的人罷……



這就是一部這樣的電影。
電影分為上下兩段,分別描述男女主角少年時和成年後的故事。
主演主角少年時那段的,是宮崎葵和瑛太。
這部電影的後半段平凡又平淡,但前半段風格卻別樹一幟,十分的寂寞,非常的唯美。我真的從未看過這樣特別的純愛電影。
電影導演很喜歡用「寂靜的片段」來說故事,十分喜歡拍攝人的側面,電影中有大量無音樂、無對話的人物側面鏡頭,
籍此表達出那種無言相對的寂寞。
電影的前半段大概四十分鐘,是說優(宮崎葵)喜歡一個彈吉他的男生佑介(瑛太)。


佑介剛剛開始嘗試用吉他作曲,總是彈著同一句樂句。
優的姐姐在意外中失去了深愛的人,總是在小河邊自言自語。


優喜歡佑介,常在家裡不經意地哼著佑介作的曲子,她的姐姐聽著聽著也哼起來了。
佑介有點在意優的姐姐,雖然不是喜歡她……卻偶爾會問優有關她姐姐的事。
其中有一段其實很搞笑的,就是有一次,佑介突然問優,她姐姐的校服款式……優用白了他一眼的語氣說:什麼嘛~!
但當佑介有點尷尬地說「沒什麼」後,優卻又「這樣啊……」的用眨眨眼的語氣說。
「明天告訴你好了,你就悶悶一個晚上吧」優最後俏皮地說。
當晚,優碰見了佑介買色情書刊……
結果第二天,優臭著一張臉,穿著姐姐的水手服,大剌剌的回到學校。


同學們個個看著她也不當一回事,後來老師來到課室,立刻就問她的校服是怎麼回事。
這時優還一本正經地回答:因為我兩套校服都被我媽洗了,所以就借了姐姐的校服穿
這時佑介低著頭看也不(敢)看她,那表情十分是說:只是問妳一句而已嘛,妳幹嘛穿著姐姐的校服來學校呀!等一下妳被老師罰可別怪到我頭上喔~!




怎料那老師居然說:那沒辦法了,就一天吧?優:是~
(喂喂喂~!看見人家水手服穿得可愛就不管了?這色狼老師~!學校的紀律放那去了?)
放學後,優還是一臉超級不滿,來到他們常待的河邊。


坐了一會,優問佑介:要不要聞聞(姐姐校服的)味道?佑介:什麼?優笑了笑:沒什麼
又坐了一會,當佑介走近優時,優卻逃也似的跑開,嘴裡說:
你這個變態!

後來,優刻意製造機會,叫姐姐去見佑介,自己則不再到河邊。
然而,放學後沒地方去而直接回家的優,似乎更加寂寞。


而佑介終於也忍不住,說有事問她,約了優到河邊。
兩人放學後再在河邊相會,佑介卻只是說了:妳姐姐……就沒再說下去。
什麼嘛……優也只是隨便回答幾句,兩人就再度沉默下來。
然後是一段長時間的無言相對。





佑介走到優的面前,看著她。
然後走到優的身旁,用手指向天邊說:試試看吧,像這樣……用力一點。


優照樣做了,後來發覺被他作弄,笑著打他。
然後又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優……
看著眼前的男生,自己最喜歡的男生。
終於情不自禁地,走近;
突然,就吻了下去。


彷彿經過了無限長的時間後……
佑介不發一言地走了。
優,哭了。


然後,優又再叫佑介約她姐姐。
佑介答應了,說在河邊等她。
然後,她姐姐在赴約途中,因車禍變了植物人。

他們終於來到了最後的時刻。
那是一個下著雨的傍晚。
他們並肩走著。


佑介:妳別因這件事而自責……
優隨便應了一聲。
繼而,說:
你那首歌……寫了很久了吧。
那天完成了,就彈給我聽吧。
佑介答應了。
然後,他沒再見過優。
這樣就過了十七年。


電影進入後半段,風格一變,
變得很平淡,一如……
他們長大後的人生。
佑介總算是進入了音樂界,不過不是成為吉他手或音樂人,
而是負責找尋一些有潛質的人那類角色。
而優則是一個普通的公司職員。
一次優去到佑介的公司試音,彈了他以前作的曲子,
嘴裡唸著「你這個變態」,於是佑介認出了優。
他們終於發覺彼此喜歡著對方,
最後終於在一起。
平淡的大團團結局……

電影的後段實在過於平淡,沒什麼感動的平淡大團團結局,算是這電影的一點遺憾。
後段故事弄得有點像新海誠的「秒速五厘米」那樣,長大後的佑介,受困於過去的感情枷鎖,變得鬱鬱寡歡,遺忘了那首曲子、不再彈吉他,變成了一個平庸又無趣的大人。
優——昔日學生時,看上去平凡乖巧卻又與別不同——長大了就一個平凡小公司職員。
當然,我不是說平凡不好。
兩情相悅,平凡日子其實最幸福。
只是,到最後我覺得他們不是平凡……
而是平庸。
他們少年時的個性,在長大後不再復見;
那個沉默寡言、總是彈著同一句音樂的孤獨男生,
那個穿著姐姐的水手服到學校、不說什麼就吻下來的女生,
為什麼長大後就完全失去了這些獨特的個性、變得像一個個無臉孔的路人那樣呢?
或許這也是導演想表達的東西吧?
而我的確不無傷感。

我再次認為,愛情最好的狀態,該是像電影的前半段那樣。
就這樣待在你身旁,聽著你的吉他,不發一語——
然而籍由一些小動作,我們確認彼此心意相通。
真的這樣就夠了。


如果可以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

如果知道了長大後的你變得如此平庸,
那我們最好還是不見。

讓你那孤獨的身影和寂寞的吉他聲,
就這樣烙印在我心內。
而你可會偶爾想起,
那個曾不惜違反校規、穿著水手服給你看的女生?
那是我們最好的年代,
就算當時我們如此寂寞
也是我們愛情的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