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01:36:05GiGi

看來我一定很討他歡心吧!



上週從杜拜出差回來了。

這次是和副社長單獨兩人一起去杜拜醫療展擺攤。真佩服副社長居然敢讓我這入社剛滿半年的菜鳥一起跟飛。看來我一定是很討他歡心吧。

 

現在就職的地方是間家族企業。社長是父親,副社長是兒子,管錢的是姑姑,在本鄉三丁目這邊的中小企業。本鄉三丁目可說是醫療器材的中心地,這邊有很多類似這樣的公司。

我的同事曾經問我怎麼不去大公司上班?大概是覺得我的條件夠好,實在不用委屈在這樣的平凡小公司。這我真的沒想過,況且就是因為當時是在「復興航空」,我才得到了很多很特別、求之不得的機會。

 

半年多下來,我發現其實自己很會「上班」。

說起來有點像是職場求生術之類的東西。也許就是那點小聰明所以才被選去參展的吧?!

 

打個比方,像是去年年底,副社長叫我同部門的前輩選賀年卡候補,年底要寄給各國的客戶。前輩選了好多迷你聖誕老人吃迴轉壽司,迷你聖誕老人逛淺草雷門之類的卡片,我也覺得真是可愛極了!

怎知副社長龍心不悅,非常不滿意,轉而叫我負責。真是讓我誠惶誠恐,前輩選的到底是哪裡不鍾意,賀年卡什麼的,哪有這麼多毛。

於是我很直接地去問他究竟是想要怎樣的卡片。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日本人很愛這樣曖曖昧昧,不講明,不問清。不過我很知道要利用自己是外國人這點耍白目。)

然後副社長很直接地跟我說,因為不是全世界都信基督教。

很簡單。

 

接著是寫賀詞。我第一次寫,哪知道要寫什麼。即使是拿手的英語,但稍有一點點語氣的不同,給收件者的印象也會大大不同。像是想要很日本式恭恭敬敬的,或者洋派點瀟灑款的,或者朝氣蓬勃的,也有可能是想要順帶推銷公司的。

我不知道副社長想寫哪種感覺,於是提出(A)(B)(C)(D)讓他選。他說(B)(C)實在很難決定,兩個都好,於是我只要把(B)(C)再修整成一套就行了。

老闆跟我要一,我不會只給一,我會給四。

可能很多人傻傻地就寫了一,但無論如何,還是四選一會比較爽。

 

身為職場上的外國人,我還很相信,「做得快而做錯,絕對勝於做得慢而做錯」。做得快的錯誤是比較能被原諒的。所以我什麼都很快交。被打槍,拿回來立刻改。

最要不得的是:慢慢磨、要斟酌、要收集、要做到完美才交卷。不,應該是邊做邊問「這種感覺對吧?」「這個方向可以吧?」一開始就微調,才不會最後整個走錯路。

 

所有對外的文件我也很重視美感。一邊編排會一邊預覽列印,看看版面是否平衡,字體是否統一,色調是否協調。要這樣要求,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是家族企業,因為在東京,因為副社長開好車、因為他是蘋果信徒。

是很重視給外界印象的那種族群,所以不可以讓他丟臉。

 

最後一招求生術,其實不只是在國外混,在國內的時候我也一直都這樣:

如果就是你要做的,跑不了,那麼一開始就看似開心地接下。

反正無論就是自己衰,要去接那些吃力不討好,或麻煩的事,那至少比起嘟嘟噥濃先推卸一番再不情願地接下,還不如一口就答應,這樣給老闆印象還會比較好。

 

 

 

這次去杜拜參展,其實我老闆(也就是副社長)第一天到了之後就大感冒,病倒在飯店房裡。我自己一個人,拖著兩卡行李箱(裡面裝樣品,還好都是登機箱大小而已),自己從飯店攬計程車坐到杜拜世貿中心做「搬入」。接著再趕回飯店帶副社長去醫院。他整個病到要坐輪椅的程度。

第二天,也就是展示會的第一天,他情況還是不好,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一個人上了。一早去會場擺攤,在螢幕上播放影片,和現場翻譯做簡單介紹。(翻譯是名埃及的女性,會說日文、英文跟阿拉伯文)就這麼過了第一天。

我穿著套裝,並且配合中東環境,畫了個大濃妝。來自台灣的我,和來自埃及的口譯,在杜拜,以日文溝通。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

 

 

 

 

(悄悄話) 2019-03-18 08:23:59
V 2019-03-06 06:12:23

看到更新覺得像是中樂透的感覺!

版主回應
我真的該檢討.. 2019-03-11 11:07:12
Megan chen 2019-02-23 00:23:01

來幫忙除草掃地清灰塵一下
- - - -分隔線- - - -
副社長會不會愛上妳
畢竟常常被妳突然的部落格嚇到
我先提出大膽的假設看看@@(推眼鏡)

版主回應
人真好
我這灰塵超多!

妳好好笑,大膽假設!
應該是不會的。我們都是已婚人士,沒有那種意思。不要被討厭就很慶幸了⋯⋯
看來我真的太常嚇到妳了...
2019-02-25 11: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