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9 17:00:23涼風徹

【偏執大叔日誌—專屬十七歲女孩的某些】

〔1〕

不管多卑微的人,到了一定的年紀,總有些可以拿來說嘴的事蹟。

對大叔來說,從沒拿過全勤獎—不管是唸書時或出社會工作—是其中之一。

更有甚者,國中時期,缺課紀錄僅遜於一位罹患血友病的同學,狀況嚴重到導師要求爸媽帶他去精神科就診.......(爸媽還真的這麼做了)。

但獨來獨往的他,算是個無害的缺課者,時間一久,大家也就放棄似地睜一眼閉一眼。

就像混濁的水,經過長時間的沈澱後,水跟雜質分離,形成某種相安的平衡。

雖然隨著年齡的增長,缺席的情況明顯改善,但只要身心不適,他絕不會勉強自己出勤。

比較起這樣的自己,他反而覺得明明身心不適還勉強自己工作(或唸書),甚至引以為傲的人更需要就醫尋求協助。

〔2〕

他在一間有數千名員工的大公司上班,光是工作的大樓,每天就有超過一千五百名人進出,員工間除了業務相關者外,彼此間不會認識,同樓層辦公有點印象的彼此,見面時頂多點頭招呼,因為新冠肺炎防疫的需要,都戴上口罩的當下,有時連點頭都免了。

這也挺好,反正大叔不喜歡與人來往,更不愛管其他人與部門的閒事。

但接連幾天,隔壁部門不斷傳來的女同事咳嗽聲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女同事咳得很慘,平均每一小時會咳十次以上,聲音大到可以穿過部門間的木製隔板。

隔音不是多好的辦公室,平時隔壁部門主管罵人或是同事嬉笑的聲音,他也都聽得到,但可能因為正值防疫期間,咳嗽聲特別引人注意吧!

為什麼沒有人要求她就醫或回家休息呢?大叔不解。

就算大家都戴著口罩,她咳得這麼辛苦,大家真的不會擔心嗎?勉強工作真的會有好的表現嗎?

公司不是還發通知給所有員工,希望同仁若感到身體不適或是有上呼吸道症狀就請假休息嗎?

該不是這咳嗽聲只有我聽得到吧!想到這裡,大叔想起城市鬼故事的某些可怕片段。

問了鄰座同事,原來她也聽得心裡犯嘀咕,這才鬆了一口氣。

怎麼沒人勸她回家休息呢?鄰座同事問。

可能因為公司沒雇用十七歲的少女吧!

〔3〕

因為新冠肺炎,餐廳裡的客人明顯減少了。

加上大叔與妻為避開人群,比平常更早些來到這家生意一向很好的火鍋店。

餐廳裡,一開始只有他們夫妻,後來又來了一對母女,坐在大叔背面隔幾桌的位置。

客人不多,加上防疫的需要,老闆刻意把客人間的距離拉遠了。

從女孩跟媽媽聊天內容聽來,女孩高二,差不多是十七歲,對生活、學習與社會大小事有著天真的看法。

倒不是刻意偷聽,只是大叔與妻習慣安靜用餐(也約定吃飯時不看手機),店裡的輕音樂也播放得很小聲,沒辦法不聽到。

隔沒多久,又進來了一對中年婦女,坐在那對母女的斜後方,照例一就座就打開話夾子閒聊起來。

除了說同事、朋友壞話的不健康內容外,還伴隨著平均一分鐘兩到三次的輕咳聲。

幾分鐘過去,女孩終於按耐不住地說:「你咳嗽的時候可以掩住口鼻嗎?」

被她指正的婦女停頓了幾秒,可能是沒想到會有這麼直白的女孩吧!

「我,這不是咳嗽,我只是有點過敏在清喉嚨而已。而且我剛剛在外面都有戴口罩,現在進餐廳吃飯才拿下來的。」

「你在外面本來就應該戴口罩,但是不舒服就不應該來餐廳吃飯啊!如果忍不住要咳嗽,就要掩住口鼻啊!」女孩說得理直氣壯。

「我不是跟你說,我只是過敏嗎?」

「可是每個得到肺炎並傳染給別人的人,一開始都以為自己只是過敏或感冒啊!」

正當大叔在心裡為女孩的勇氣鼓掌叫好的時候,女孩的媽媽開口打圓場了:「不好意思,這孩子講話太直白了........。」

「沒關係啦!這種時候本來就應該小心一點的。」婦女也端出成年人的理解。

說也奇怪,從被女孩指正後,中年婦女不再清喉嚨了,也停止討論朋友們的八卦,安安靜靜地吃著飯。(這不是挺好的嗎?)

這大叔才發現:原來,咳嗽跟說人壞話都是可以控制的呢!

〔4〕

「我已經列好以後男朋友的條件了。」女孩對媽媽說:

「他必須要長得好看,身高要超過一百八,家裡要有錢,又有自己的汽車,最好是喜歡運動,腹部要有八塊腹肌......。」女孩洋洋灑灑地列出了一堆條件。

大叔前往結帳時,瞄了女孩一眼。

女孩的長相相當平凡,長了些青春痘的臉上,小心地畫上了淡淡的妝,從自信的眼神看來,也許是個學習非常不錯而有自信的孩子。

對未來的天真想像也是專屬於十七歲的少女吧!

而那對中年婦女度過了什麼樣的十七歲呢?

但女孩長大後,應該會記得咳嗽時摀住口鼻吧!

〔5〕

希望疫情早日過去。

如果身體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吧!很想對隔壁不認識的同事說。

(圖說:這個春天只能留在台灣賞花了啊!但不知為何?總覺得台灣的櫻花開得好有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