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4 20:56:10JY

趁我還會記


 

有時候,他改變表情,俯拾即是的記憶在旅程中早已經被安排。他結束旅行,最後是料峭的風景,為什麼如此安排,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要傷心?記憶若屬於季節,失憶是白色的雪人,懷著樂趣出現在冬日,春天他溶化向河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