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在家工作,也不想花時間煮飯! 贊助
2011-07-22 03:32:43于善祿

在地下劇會撞見記憶的歲月

上週五(7/15)就已經到再現劇團欣賞今年由王永宏所策展的「2011地下劇會」的第一、二檔戲的演出,尚無時間觀賞平日所展覽的六個作品,拿了節目單,讀到黃民安的部分創作理念文字:「小學畢業後即進入軍校,直至就讀政戰大學影劇系期間轉校,於文化大學戲劇系完成學業。」原本也沒太注意這行文字的內容,只是大致了解了民安簡要的求學歷程,再加上沒有搭配年份,所以我也就沒放在心上。

 

今天(7/21)特地挑了黃昏時分、也是這次展覽的最後時段,來看看這些作品,民安特地以「生命中重要的物件」裝置成他的作品〈下水道〉,這些物件包括他的學生軍服、成績單、身分證件、手稿筆記、照片、畢業證書等,每個物件旁多半都還以鉛筆寫上一些文字說明。我的目光突然被他的兩張中學畢業證書(國中、高中)給吸引住,都是中正預校,校長的名字為胡筑生,這不是我以義務役少尉輔導排長的身分所服役的單位及長官的名字嗎?我再端詳證書頒發年月,他高中畢業那年(1998)我正在中正預校服役啊,也就是說我在預校的兩年(1996-1998),民安早就那裡讀了四年了(1992-1996),他的預校最後兩年和我的預校服役兩年,時間上完全重疊在一起,為此,我立刻走出地下室,到地面騎樓入口處,和他(因為他這次的主要工作是地面入口前台經理)釐清比對記憶裡還被我們記得的人、事、物;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原本依循這次策展主題「被你(指創作者)所遺忘的人、事、物」做裝置作品,以為應該沒有什麼觀眾會和他有記憶的重疊與共鳴,沒想到除了我之外,還有另一名觀眾和他間接之間也有關係,在此不贅。有趣的是,原本要遺忘的了,卻又在如此的記憶縫口上,重新開啟!

 

對我來說,我的當兵歲月實在有點難與一般退伍的朋友分享軍中經驗,因為我在鳳山陸軍步校受完新兵訓練之後,立刻甄試、抽籤、分發到隔條大馬路(王生明路)對面的中正預校,從原本一個有槍有砲有子彈的軍事學校,來到一個預備軍官的完全中學(國中3年,高中3年),和大多數分發到野戰部隊的朋友相較而言,我的當兵歲月可以說是沒槍沒砲沒子彈,雖然在步校丟過手榴彈、打過火箭砲,打靶、行軍、出操就更不用說了;我在中正預校的兩年,就在帶學生課業輔導(我的專長科目是英文)的狀況下度過,當然,基本的帶隊(帶學生去看職棒、上教室、上餐廳、跑步等)、值星(值星連兼值星排的時候,我最多一次可以管上七、八百個學生,口令、威嚴、動作完全不馬虎,都鎮得住學生)、押車(菜車、軍械車)、守夜巡邏(幫學生蓋蚊帳、查床舖等)等任務,還是有的。想當年,帶隊的體力與精氣神,應該是人生到目前為止身體狀況最好的時候吧,邊跑步帶隊邊喊口令都臉不紅氣不喘的,休假日還從預校一路騎腳踏車到高雄市區閒晃,要不就騎到高美館去看展覽,再不就是騎到小港機場搭飛機回臺北。

 

啊,歲月啊!年少啊!青春啊!果真,往事並不如煙!

(悄悄話) 2011-07-24 12:05:31
于善祿 2011-07-22 23:55:05

沒問題 請轉貼

民安 2011-07-22 20:21:48

于排
不知可否借轉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