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1 15:16:57yikei639

陶醉在雨滴聲裏

陶醉在雨滴聲裏

也許是春夜的雨,潤澤萬物,滋長生靈,自然它的聲音就如誕生的嬰兒聲聲啼哭新生喜悅!因此春夜的雨就如鋼琴協奏曲,讓人心往神馳,慕雨諦聽,一個個音符炫豔成一朵朵美麗的花朵,嬌滴滴的開在春風裏。

然而今夜的雨只有“秋雨梧桐葉落時”的悲傷,毫無一點欣喜可言,盡只有嗚咽的雨滴聲在訴說“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淒涼。淒風冷雨,殺戮青綠的生命,雖然遠處的山黛還有殘夏的影子,豈又能經得住秋的肆掠!茫茫的田野看不到青綠的禾苗,只有低矮的禾蔸枯萎悲傷的展露著殘存的凋敝。到處是一片蕭條悲哀,這秋竟然就沒了一點生機,只有遍地的枯黃。難怪我聽到的雨,竟是那般的傷心,如悲哀極致的哭泣,祭奠著春生夏長的蔥綠葬在秋風冷雨裏。

聽著越發清晰的雨聲,不知今夜有多少的葉子在風中翻滾?這不僅是一場盛大的恨別離傷,更是生命枯竭與消逝的必然。心底的淒涼,不舍與無奈似一張張時光編織的網,令我悲痛。我像是看到風雨中無力飄落的葉子,有如“草寂鳴蛩,驚落梧桐。”又如“漏聲殘,陳陳寒。”唉,清秋冷雨無情,一片片翻飛的葉子在雨中旋起悲傷,孤零零的飄落。葉子是多麼的無奈和不舍啊,卻只能憔悴孤零零的躺在冰涼的地上,等待它的命運碾碎成泥。或許也只能這樣,它才能重生。

自秋來,一場場秋雨洗滌,一場場寒冷來襲;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更加凸顯秋冷了。此刻,窗外風聲、雨聲呼嘯著,肆掠夜的平靜,聚攏了深夜的冰冷。因煩心而從床上爬起,規探深秋的淒涼。小心翼翼的打開窗戶,望向黑森森的窗外,看不到串串珍珠般的雨簾,只有煩躁噁心的雨滴聲,如棒椎一樣聲聲地敲打在我的心坎上,難受呀!迎面又是如刀剮一樣的冷風,凍得我瑟瑟的發抖,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一個激靈,一個哈欠。我抵禦不住清秋的寒冷,急急地回到床上,溜進被窩,蓋得嚴嚴實實的。

可能在這樣的夜,我沒有靜如止水的心,聽到飄零的雨滴聲,不請自來的鬱悶滋生,使本就靜不下的心更加的煩躁不安了。一抹憂傷自心底湧出,凋敝的萬物,悲哀的蛙鳴,不是如我的心境一樣嗎?

秋夜的雨,我聽不到它的美,盡只有秋風搖落葉,冷雨濕枯黃,葉在風中飄,綠在雨中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