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大戰哥吉拉 全新上架免費看 贊助
2013-07-06 15:49:31糖小宮

幻滅 一

那年夏天發生的那件事,成了改變我人生的主謀,而那男孩,是共犯。

     
     
     「小靜阿,這些東西你還要嗎?不要的話就丟了吧。嗯?」面前有個面容姣好的女子,白裡透紅的皮膚、烏黑及腰的長髮、均勻的體態。原本19歲的她要在美國發展一片人人稱羨的演藝生涯,現在卻變成了我法律上的監護人。她手裡抱著一疊厚厚的國中課本。正當我準備回她時,一張畫面熟悉的照片掉了出來, 輕輕地飄到我腳邊。視線瞬間模糊,回憶如排山倒海而來。



      「來,靠近一點啦。同學都當三年了是在害羞甚麼。」攝影大哥說道。
     
      「唉呦~男女授受不親你沒聽過嗎?討厭啦。」張凱傑這番話惹得全班大笑,攝影大哥就趁這時用一聲「喀嚓」,將我們畢業前的笑容封存。
      
      即使畢業後還有基測要面對,隔天畢典後要去哪玩依舊是每個同學間討論的話題,但我和他們不同,現在只想去K中一個人安靜的讀書,老師也很諒解我的處境,二話不說就放了人。去K中的路上,我回想著七八年級的種種,其實我以前是個問題學生,太妹形容我也只是剛好而已。翹課、嗆老師是我的例行公事,打架、抽菸、喝酒、開車我樣樣來。直到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帶著滿身的商回到家時接到的一通電話。 
      
      「喂,這裡是馬偕醫院。請問您是孫韡程先生和張梅小姐的家屬嗎?」

      「我他女兒。」

      「請問有其他較年長的家屬嗎?」

      「沒有,就我一個。」
 
      「...很抱歉,令堂及令尊車禍過世了,請您來一趟好嗎?」手裡的電話滑到了地上,發出了如同心碎的撞擊聲。
      
      我已經不記得我是怎麼到醫院的。他們告訴我,我爸媽被送到醫院時早已沒了氣息,但我爸手裡卻緊緊抓著一個從文昌廟求來的學業御守,背面還繡上了一個小小的「靜」。我爸和我從小就很不親,有時甚至覺得他根本不把我當女兒,不管發生甚麼事都對我不聞不問,我知道他一直對我失望透頂,畢竟姊姊是如此乖巧溫順、懂事又討人喜歡,我相對比起來根本就是孫家的敗筆,所以我一直覺得他根本不愛我。可當我看到那御守,便決心不讓在天上的他們失望,我相信要改變,一定還來的及。


《未完待續》

抱歉非常少
沒想到寫小說這麼累哈哈
但蠻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