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更貼心的乘車體驗 贊助
2021-09-20 20:34:02木言

斯卡羅短評:任性的導演編劇與背離的精神

一、前八集總體表現還算四平八穩,但最後四集彷彿像趕集一樣,尤其最後兩集更是慘不忍睹,把斯卡羅的全部缺點一次暴露無遺。

二、看完前四集時,應該所有的觀眾都可以認可斯卡羅在明年的金鐘獎肯定會入圍美術設計,甚至奪獎呼聲很高,還原當時時空的場景人物衣著應該是斯卡羅的亮點。

三、斯卡羅比起原著多了幾個有人名的虛構角色,但相對的也為了劇情推移少了幾個原著角色。水仔(吳慷仁)、林阿九(夏靖庭)、朱一丙(雷洪)三個得過金鐘獎的演技自然不在話下,水仔這個角色也許有機會入圍男配角的提名,但也有可能因為斯卡羅在劇本和剪輯敘事方面的缺點,導致評審認為角色鮮明度不足,而成為遺珠之憾。李仙得、必麒麟、阿杰也都存在著因為劇本和剪輯敘事的不合理,導致角色性格前後矛盾,而又缺乏合理的角色性格塑造過程。黃遠的阿杰更是慘不忍睹,原著及史實中那個從族群認同迷惑中慢慢在回到部落後找回斯卡羅人的自我認同與榮耀的文杰,那個後來取代酗酒的朱雷成為斯卡羅大股頭的文杰,竟被編劇塑造成一個行事衝動的小屁孩,黃遠的演技也撐不起這個重要的角色(雖然他也拿過金鐘獎,但我覺得是劇好捧人)。但最讓我難過的是蝶妹這個不論是在原著還是本劇都是最重要的穿針引線角色,編劇著實浪費了温貞菱拿過金鐘的演技,蝶妹在本劇中的角色塑造,完全背離了原著中那個美麗、開朗、善良、樂觀的蝶妹。導演讓溫貞菱從頭到尾幾乎維持著一號表情在演戲,在劇情剛開始時,觀眾應該都還能接受,但愈到後來,我看著劇中的蝶妹周旋在各方勢力之間,身上的負面能量累積到無以復加,這也難怪她在劇中會病倒,最後導演和編劇還給她一個莫名其妙的死法,還不如原著讓蝶妹在被李仙得強暴後有個好歸宿。

四、下面這段是曹瑞原導演回應觀眾對蝶妹之死的文字內容:這次斯卡羅我把視角拉高,從生命的角度去觀看時代大漩渦下的渺渺蒼生,所有人在這場命運風暴的操弄下,都只能被迫跟著往前走、作決定!最後只是為了好好活下去!跟之前我拍的一把青不太一樣,一把青當時以平視的角度,用角色故事的輻射去編織時代。而這次斯卡羅每個角色,都可能只是時代命運下的符號,反應著當時蠻荒,困窘,匱乏的年代。因此蝶妹的死,到底是誰殺得真的也就不那麼重要了!去追索,只會陷入角色框架而變得狹隘把蒼茫宿命給侷限了。但這跟以往觀眾習慣隨著角色故事流轉的觀影經驗很不太一樣,所以就造成了一些疑義、爭論了視角不同,自然剪接結構方式也就跟著不一樣了。

五、看完上面這段回應,我真的怒了。我懷疑這真的是拍出孽子和一把青的曹瑞原嗎?為了營造戲劇張力,刻意創造角色與角色間的對立,把史實的對立也刻意放大,只因為這樣才不會讓原著及史實中那沒有過度死傷的締結南岬之盟過程看來那麼平淡。但曹導和編劇啊!你們這樣就把斯卡羅從頭到尾變成了一個充滿負面能量的戲劇了,這個劇中的每個角色都負面能量滿滿,不是算計別人,就是被別人算計,仇恨與報復就是本劇的核心精神,這真的是你們想要的嗎?我從第四集之後就邊看原著邊看本劇,原著中那強調多元族群經過必要的摩擦衝突後走向融合與互助、理解與包容的精神,那個存在著希望的結局,都讓我愈看愈傷感。

六、斯卡羅剪輯的凌亂,在最後四集暴露無遺,所有的片段都是為了加速奔向那場好像不得不的戰爭一樣(問題是原著和史實都沒有這場戰爭啊),然後戰場屍橫遍野,又突然來談和平,真的是悲劇啊!

七、原著作者才會說斯卡羅歸斯卡羅,傀儡花歸傀儡花,若大家因為斯卡羅而閱讀了傀儡花,他感謝,但他更希望因為這樣,能讓大家願意去認識更多發生在福爾摩沙的歷史,這才是他的創作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