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聯合慶-非買不可 贊助
2016-07-29 02:40:31拿鐵苦苦的

[喪的功課]----面對歉疚



[呼召]

是巧合嗎? 我想不是巧合~或許是一種呼召
當聽到小組長分享  一位姊妹的先生昨夜過世了
臨時遇到這樣的事情  小組長感到無助

不是一種巧合  是心靈的一種感應
正在那天晚上  我突然有感動要借給組長兩本書
[道別,悲傷,與安慰] [在愛與希望中道別]
但我不知道  其實真的有事發生

心裡特別有感動想要去陪伴這位姊妹
不為勸說  不說節哀順便  不說什麼  只是想靜靜陪伴她
陪著她走過失落與悲傷的路程  因為我知道這條路  很孤絕很難走




[面對與揭露]

這一陣子   也總是特別會想到爸爸
可能是身體的一種記憶   我仍記得那年724的晚上
自己騎腳踏車到大佳河濱公園   
然後我莫名其妙地走近河邊   結果從河堤跌了下去
只差一步的距離   我就掉到河裡  而且怎麼爬也爬不起來

半夜兩三點  媽慌張地敲了我的門  說爸爸又吐了很多血 
順暢地扮起勇敢的女兒角色  但其實我的心也感到害怕
救護車來了   爸被送去了空總  然後就再也沒回家了


725-911 期間
耶穌在夢中已有預先告訴我  會經歷死亡離別
只是因為當時有耶穌的同在  讓我感受到平安的感覺大過死蔭幽谷的恐懼
所以我一直以為爸爸會好起來  
但是其實主已經知會 
肉體的僵硬代表死亡  而仍有氣息是意表爸靈魂得救

那天  還在上班的我臨時接到三姊電話  說大姊二姊約了醫生問爸爸實際的病情
(因為其他家人和醫生說,對我們隱瞞爸爸的病情~並簽下了放棄急救的同意書)
那天因為二姊去掛號去問醫生,才知道爸最多只剩下當天或晚上的時間...

回家趕騎車的路上腦袋一片空白  已經不是我在騎車
而那時我還撐著自己的心  只是想著要搞清楚狀況  


最後一次探視的時間  我站在爸的左手邊  爸爸仍有意識  
一如往常   爸用大拇指和食指壓著我的指頭
那是爸失去語言能力後  跟我之間  一個內心相會的暗號
告訴著我的是一種知道   一種感謝  一種歉疚   以及一種告別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  心跳儀歸零  還沒有感情地一直鳴叫著
跟地平線一樣  將天與地狠狠地分割   


還不能接受爸就這樣死了的我  開頭要求護理人員急救
但如果我知道急救的過程會是那麼慘不忍睹
我不會讓爸因為我的不能接受而受苦  
我對爸  對大姊 有著深深的歉疚 


爸 我沒有跟你好好面對過這個事件 
我很想跟你說   對不起  我很自私
當下我以為急救是一種挽回  
但後來  那過程我也不忍心目睹  卻沒勇氣主動喊停  
一點點  一點點我也不希望冰冷的儀器壓在你胸口
原來急救的過程  是心靈更深的摧毀     
如果   讓你疼痛  我真的很抱歉  對不起

大姊  我間接知道妳很不同意我們叫護理人員急救
因為要讓爸好好地走  我很遺憾我做了這個決定
我很遺憾我勇敢錯了時刻  如果妳看到  
我想跟妳說  對不起  我沒能讓爸好好地走  
讓妳的心介意  沒有圓滿  對不起  對不起


我很謝謝耶穌 在爸的生命中掌管生死
也用尊重我的方式  預先來告訴我爸將死與永生的訊息
如果祢沒有讓故事停在還有生命氣習的畫面
也許只停留在我摸到那身體的冰冷與僵硬
或許我的心就無法面對歉疚  
但因為耶穌祢救了爸爸  所以爸結束地上的苦難  到了一個極好無比的地方

所以我才能有力量  現在這時刻來面對無法彌補的歉疚 . . . 
願祢醫治我  恢復我的心
也讓我在面對完過後  回頭去陪伴那位需要的姊妹 與她一起同走 同哭 同哀傷
如果祢選中我  我願被祢使用 ! 






(下一張圖可能會讓心理感覺不適,會介意者請不要往下看)
(將圖放上日記,是一種面對和揭露,因為過去我無法面對這幅畫)
(畫的內容是當時決定幫父親急救的畫面,是死亡的時刻與內心極深的歉疚與恐懼)

 

請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