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O Spring 125試騎 贊助
2015-05-27 17:43:59黃天

聽那寂靜的秋風

日子不是豐盈的,秋的顏色也是單薄的。晚秋的風清冷入骨,偶爾旋起幾片落葉滾入枯草叢裡,鴉雀無聲。河水寂靜的流著,一塊塊鵝卵石染上了墨綠色的青苔,彷彿壓根它們就是相融的,是一體的。魚已經很少看見,天冷躲了起來。不下雨的秋天,小河也是瘦的。離家大概有兩三里的地方,有一處蘆葦蕩。是南北走向的狹長的一條小河。每到春天,就會吐著綠報春。河的東岸是一片綠化帶楊樹林。

十月份,一切都變黃。葦蕩蒹葭搖擺,會有很多鳥在這裡飛落,野雞兔子也時常看到。偶爾澳洲大學銜接課程心煩了,就會來這邊走走。不喜歡與人傾訴,文字常常伴著自己最深的寂寞和孤獨。吹著風,看著這枯黃的景色,莫名的悲涼。這裡的蘆葦很高,有水一直養著。有三米左右,站在這你看不到對面,究竟有多遠我還真不知道,就沿著河水一直向南走,我走過幾里路,累了折回,只知道我這裡是盡頭。踩著枯草,落葉,腳下發出刷刷的聲響,風輕輕的吹著也是一種享受。抬起頭看看沒有一片云彩的天,這一刻我是空靈的,沒有一絲慾念,生命安然,寂靜如煙。

喜歡折下蘆花,就這麼握在手裡,細細嗅著秋天的味道。其實啊,根本什麼都聞不到,嗅的是一卷寒瑟的風,悠悠的情。都說我是浪漫的,眼裡看到的色彩與人不同。真的是這樣,或許別人只是隨手一折,而我會仔仔細細端詳,想好多。想著它綠意盎然,剛長出來,銀色的穗子,溫婉若玉的柔弱;想著雨後含著珠淚默默低頭,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女人,需要安慰。此刻它是成熟的,如同少婦的風韻,獨特的氣質很誘人。美有很多種,更喜歡秋帶來的唯美。如果一陣風吹過來,大片的蘆葦都會隨著風跌向一處,然後堅強的挺起胸。這是黃色的憂鬱,短暫的沉浮,卻不會真的彎下脊樑。

眉間鎖著涼意,惆悵已經不見了,應該被風颳跑了。此刻是沒有任何負擔的,心很輕。很想跑一段,讓長長的的發絲飛揚,大聲的喊,讓每一個角落充斥著奔放,自由的笑。可我什麼都沒做,只是看著遠處空曠的原野,唇角輕揚,轉身回走。

風掀簾,旋起秋深一片痴,夕陽暈染著靜謐的靈動。收集黃色的夢境,在孤獨的時候取出,讓那廝不聽話的零亂在掌心安穩。天空微藍,捕捉不到一片云彩。雁字成行,很大力的舞動翅膀,發出啊,啊的叫聲。不知怎的,我就覺得它們飛的很用力。一直盯著看,直到沒有了影子。它們去找尋秋後的暖了,一條不變的航線,旅途裡的伴或者早就換了。大雁也不是自由的,就像春天九龍塘通渠它必須回到北方,秋深只能離開。生命的法則,誰都不可以逆轉。徒勞無益,只能適者生存。

糾結的情絲結了繭,如同秋蟬,不再叫喚不甘。慾望裡有著貪婪,心就靜不下來。一路行走,一路捨棄,手裡始終都是空的,風的影子是抓不住的。就像夢境,醉的真實,醒來只有濕了的眼角提醒你,你做了個夢,僅此而已。忽而釋然,天有無云的時刻,它靜謐;若是豔陽高照,它就是暖暖的;月色如水的一刻,它就是陰柔的;雨落秋色寒,它就是寂寞的。人的心境亦是如此,五味雜陳,要看的開,還真是不易。雕琢一顆心,歲月一直動筆呢,只是自己要怎麼接受。不疼,你不懂安逸,不愛,你不知情深。瘦瘦的秋,單薄的風很烈,釀一杯溫柔的酒吧,醉上一回,墨舞天涯,回眸處熠熠生輝……

秋相遇,那是我的情。記得去年大概就是這個時節遇見你,或者更早一點。一個病了,隨時會放棄生命的我,遇到你。你也過得不是很順心,相互取暖的秋,有一個你,一個我眸中鎖定了彼此。很多人都問我,為什麼這麼傻,分開那麼久還不能把你放下?答案很簡單,那份情純淨,無所顧忌,無求,無索取。你愛的我是病的,隨時讓你心疼著,柔柔弱弱的,脾氣還超壞,不會寫字,更不要說有什麼人關注,有名氣。那個秋是生命裡最美的季節,我知道此生不會在遇到了。把萬千情絲匯於一處,只為你傾一世不老情,落墨執筆。前幾天,我問你:想過這麼久,我不曾把你放下麼?你的回答讓我笑了:我感受的到,不需要想。

喜歡靜靜的看你,不言語,就是不看照片,你的樣子在心裡總是清晰的。鐫刻在心裡的人,永遠不會模糊。浮生若夢,情深鎖。遙寄千縷意,惟願一份懂得,伴隨紅塵裡的孤寂同呼吸。沒有或早或晚,我們偏偏又遇見,遲了麼?不覺得,只要我還在你心裡住著,就不遲。有一種情不是身體的渴望,是靈魂的慰藉,心的攙扶,入骨入髓。秋深了,親愛的,你還在,已經很知足。

真的,這樣已經很滿足。偶爾也會失落,覺得你我以一種彆扭的姿態存在著,會有些難受。秋的韻更多是離別的尖沙咀通渠味道,而你我同在天涯的兩端行走。抬起頭,看看天,若是一片云為你駐足,那是我的信使到了。用風投遞,云做筆,天空是素箋,寫下:思思唸唸全是你。來年的秋,願你還在。深愛,無言,無求,為你鎖心。

如果你來看我,剛好我不在,就在窗外歇一會兒。聽聽風鈴叮噹的聲響,寂寞的時光都是它陪我度過,雖然我一句話都不說。如果有鳥剛好嘰喳的叫著,不要嫌吵,那是我的伴,心裡的一絲靈動。那些小花你愛理不理,它們一直開著,蝴蝶飛來吻過,臉頰早就羞紅了。風有時候會故作冷漠,其實也有熱的時候,只是我在屋裡睡著,錯過了。感受一下無塵的心事,牽絆多少碎碎的念,被時光遺忘,似乎是錯覺。我會很快趕回來,帶著平和的笑,與你相認。那一刻,蝶舞秋深,夕陽紅潤,我在你的掌心,寫下一個問?是你麼,今生唯一的找尋……

凝香為誰執筆,秋風為誰研墨。把你的名字寫在一片葉子上面,連同殷紅思念,一起投遞。突然就累了,那些瘦了的字一個個都開始憔悴,無論怎樣喂養就是不見豐盈。想攬住風雲,卻發現陰天,云是天,風早就變得很慵懶。鳥兒沒有吹響口哨,風鈴不再告白,就都靜了下來。只想找個有花的水岸躺下,看著天,累了閉上眼,睡著。當我閉上眼睛,是相信睡著你會拉住我的手。溫柔的風拂過唇角,劃過最後留下的微笑,荒蕪的味道,憔悴的明媚,一瞬都走進了秋的熱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