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後住院 & 喪葬費保險金 贊助
2013-10-14 18:50:2027米蟲兒

一夜好眠(CN)

好几天了,安丹尼尔的持续失眠,厚重的妆也快盖不住的深深黑眼圈!

方旻洙看了很担心,怕是自己半夜打呼所以吵的他睡不好,但是上前去关心情况也只听到安丹尼尔的长声叹气及支支唔唔说不出什麼话的态度;方旻洙很无奈,他感觉安丹尼尔有什麼事情瞒著他,但安丹尼尔不愿意说,方旻洙自然也不愿逼他,只好放著去了。

创造看著低声叹气的安丹尼尔,觉得什麼都懂了,走过去跟方旻洙搭话:「哥!你这样问,他才不会跟你说呢!」
「我宁愿等他想讲的时候自己跟我说,你懂什麼!」方旻洙撇撇嘴落下一句话就走了。


於是有什麼想法在创造的头脑里动起来了...................




从泰返韩的机场上,孩子们都非常开心的笑著,彼此嘻闹著聊著天

「你看看尼尔那个傻子戴著那发光的面具,看起来蠢不蠢?」李秉宪的招牌笑眼又出来了,可惜戴著墨镜谁也看不到,他边笑边对著创造说。

可是创造没有回答,反而对著正在应声的队长方旻洙说:「哥!不客气!」
「不客气个毛?我有说谢谢吗?」
「你看!现在不就说了吗?不客气!」创造换上笑脸对著微微发愣的方旻洙说。
「哈哈哈你看!尼尔这小子太厉害了!这样也能走路不撞到东西!」李秉宪的注意力完全聚焦在尼尔那个发光的面具上,根本没听到双歇兄弟的对话。
「那是因为有体贴的刘昌贤在带著他!看到了吗?」带著有点骄傲的语气,创造笑著适时的插话。



在一片吵闹的聊天中,孩子们终於回到了在韩国的宿舍。




这几天繁忙的行程著实让六个孩子都累坏了。

「崔钟显和刘昌贤!你们先去卸妆,赶快准备睡觉了!」回到宿舍李赞熙的团妈模式马上on, 两个忙内也听话地赶紧乖乖的去浴室卸妆。
「老婆,我先回房间睡觉了喔!」蹭蹭赞熙的香肩,宠溺的在脸颊亲了一下。
「嗯!」团妈模式暂时off,害羞的赞熙点点头,看著李秉宪的背影慢慢走回房间。

(一定要在玄关做这种事情吗?)安丹尼尔撇撇嘴,不爽的想著。
「哥!我今天戴着面具,没有化妆!那我要先去睡觉了唷!打个哈欠,准备回房。
「尼尔呀~~~~~~~」一阵又低沈却明显是在撒娇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刚走出来的创造脸马上垮了下来,看著平时克里斯马的队长又在装可爱。
转头看向尼尔开口:「哥!拜托你管管他吧!总是用不符合可爱的长相在那边装可爱....」
「呀!!!死小子!你什麼意思啊!!!」眼看方旻洙就要发火了,尼尔微微皱起眉头对创造解释:「他只是累了所以想撒撒娇,你快点回房睡吧。」
不等创造回答,尼尔掉头就走。

「嗯~~~哥,怎麼了?」彷佛刚刚的睡神已经飞远了,尼尔带著浅浅的微笑精神奕奕的走向躺在床上的方旻洙。
「尼尔啊~帮我按摩一下肩膀吧!嗯?」已经整个人躺在枕头堆里的旻洙还是用撒娇的口气说著。
团宠昌贤在这时打开浴室门:「亲辜阿~~~我好了!」
自讨无趣的创造看看在客厅帮旻洙哥按摩的尼尔,嘴角突然浮出一个冷笑,接著对站在一旁快要打盹的赞熙开口了。
「哥!我要去你房间睡!晚安。」
赞熙翻了个白眼叨念著:「小子!要用我的房间我的床,你是不是应该要先问过一声啊?」
「所以我刚刚跟你讲啦!晚安」拉著刘昌贤就要走。
「可是那个房间是我和赞熙哥共用的啊!」刘昌贤张大著星星般的眼睛看著赞熙:「哥,你同意吗?」
真不愧是团宠刘昌贤,谁看著那双眼睛还能拒绝他阿!

「没关系,信不信赞熙哥会去睡秉宪哥那间,尼尔哥会直接睡在客厅」创造在昌贤的耳边小声地说著。
「坤掐哪~我们昌贤~和钟显快点去睡吧!我等等去睡创造的床就好了!」赞熙像是被刘昌贤的星星眼睛迷住了不由自主答应了。
「最好是真的会躺我的床!」挑衅般的低声说完这句,像是怕赞熙反悔似的,创造立马拉著昌贤往房里跑。
「哥~谢谢啊~你也早点....砰 —!」刘昌贤感谢的话都还没说完房门就关上了。
(死小子!再送了已经在房里的创造一个白眼)赞熙懒洋洋的开口:「尼尔啊!你就直接睡客厅吧!我去你房间睡了啊!你们两个早点睡啊!晚安!」
方旻洙在枕头里笑了笑,当然!安丹尼尔什麼也没看到,只是认真的帮旻洙按摩著肩膀。



沉默了一会儿,才终於开口。
「哥不是说旁边有人的话会睡不著吗?我等等帮你按完后进去房间睡吧!」尼尔小声的低头说著。
「就这麼想逃离我吗?」方旻洙终於不撒娇了!抬起头换上正经的口气说道。
「哥~~~我只是....」安丹尼尔抬起头愣愣的看著他。
「最近为什麼总是不太理我呢?」他紧紧盯著安丹尼尔继续质问,不给他扯开话题的机会。
「我只是....」
「签名会也总是不跟我坐在一起!」指控著开始说著。
「啊?哥不是想和创造坐吗?是创造说的啊....所以我......」红著脸低下头委曲的说著,一脸像是被欺负的小媳妇。
「什麼时候说的?」
「那家伙说的话除了对刘昌贤的,其余都不能相信。」方旻洙沉著脸继续追问著。
「哥,你别这样....其实我觉得保持一下距离也不错....」安丹尼尔不敢抬头,怕脸上的红潮会透露出他的窘境,殊不知发烫的双耳已经出卖他了。
方旻洙看著他像草莓般艳红的双耳,语气转为柔和的缓缓开口:「到底是为什麼?」


犹豫了一下,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他终於问出口。
「哥是不是很喜欢昌贤....很喜欢的那种喜欢?」心飞快地跳著,害怕听见他说出肯定句的答案。
「唔?从何说起?」方旻洙噘了噘嘴,很不能理解为什麼尼尔要这样问。
「哥最近总是和昌贤在一起啊....就....就好像....不怎麼喜欢我了....」
「自拍也和昌贤,吃饭也和昌贤,还看著昌贤玩游戏....」
「在飞机上也是和昌贤坐在一起,总是这样黏在一起,所以....所以我只好....」一开口似乎就无法停止了,安丹尼尔带点哭腔继续吐出这几个日子来的烦恼。

「所以你一下飞机就抓著刘昌贤不放!」方旻洙边笑著边看著安丹尼尔说出结语。
「我...我只是因为看不清楚怕摔著....希望有人扶著我....」惊愕的抬起头,再迅速低下。
「那为什麼不抓住离你最近的赞熙?还要特地跑来我这边把人抓走?」方旻洙忍不住坏笑起来,但口上继续冷静地逼问著。

【我这边!】
安丹尼尔似乎只注意到方旻洙那种带有宣示权的用词,没注意到此刻方旻洙炽热的眼神正盯著他。
「哥!对不起....从....从你那边抓走昌贤....以后不会那样了!」强迫似的逼自己道歉,眼睛里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泛著泪光。
「你说什麼?抬起头!看著我说!」方旻洙用坚定的语气说。
努力忍住眼泪,安丹尼尔想要抬起头逼自己再说一次,可是看到方旻洙热切的眼神,他傻住了。
「哥!你这麼生气吗?」看到那样盯著他的眼神,安丹尼尔觉得眼泪快要忍不住的滴下来了,为了昌贤这麼气我,看来....看来真得很喜欢昌贤吧?无法控制的在心里乱想,眼泪也就那样跟著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
「哭什麼?」
「..............」忍住,别再哭了,安丹尼尔,他咬著唇试图憋住持续往眼睛涌上的热息,但是眼里累积的泪水似乎在提醒他,这是不可能的事。


「该哭的是我吧?!」
「MO↗?」游走在破音边缘的安丹尼尔反射性的发出疑问声,抬起头傻傻地看著方旻洙。
有别於一脸呆楞,脸上挂著两条泪痕的安丹尼尔,方旻洙眼神显得格外认真严肃。
「哥—为什麼会想哭?哥....你....唔—?」话未说完后脑就被猛然抓住前推,手深深陷入安丹尼尔的头发,方旻洙的薄唇便扎扎实实的贴上安丹尼尔水嫩的厚唇了。
「唔~~~嗯?」还带著甫流下未乾的泪水,安丹尼尔的眼睛瞪大看著方旻洙。
下意识左手想扯开压在后脑勺上的紧箍,右手反射地想用拳头挡开紧挨著他的方旻洙;但瘦弱的安丹尼尔怎麼会是方旻洙的对手?方旻洙微笑著反抓住安丹尼尔反抗性的挣扎动作,将安丹尼尔的蜷成拳头状的右手慢慢分开,变成紧密的十指紧扣;右手往脖子移动紧紧环住。






安丹尼尔因右掌被牵住而惊讶微微分开的双唇在瞬间就被方旻洙抓住机会以舌头进攻,他灵活的舌根侵扰著安丹尼尔的舌瓣,随著这个越来越加深的湿吻,安丹尼尔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没有想要反抗的意识,全身似乎早就溶化在方旻洙热情的深吻里。
迟疑的安丹尼尔小心的伸出舌头生涩的回吻著方旻洙激情的攻势,感觉到怀中的人物慢慢有了回应,方旻洙更是欣喜若狂,他手移往安丹尼尔的腰部用力圈住,用要把对方揉进自己骨头里的力气紧紧将安丹尼尔牢牢贴住自己身躯,同时口中的逗弄并没有停歇;
安丹尼尔情不自禁地将双手慢慢举起环住方旻洙的脖子加以回应著,嘴巴也不受控制的闷哼出意乱情迷的呻吟。
感觉到怀里的安丹尼尔快喘不过气了,方旻洙慢慢将双唇移到安丹尼尔的耳边,紧贴著安丹尼尔的耳壁,方旻洙那魅惑的低沉嗓音伴随著吐气缓缓的开口了。

「你还不懂吗?安丹尼尔。」方旻洙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刚被吻完发懵的安丹尼尔。
「看著你坐在创造旁边,看著你背著创造,看著你跟他交头接耳,看著你在我面前和其他人这麼亲近,却唯独不靠近我;怎麼想都觉得该哭的是我吧—」
方旻洙发挥他的rap天份,脸不红气不喘的快速地说完这一长串,然后直直望进安丹尼尔的眼睛里。
安丹尼尔像是不敢置信的,张大著刚刚被吻红肿水润的双唇,微皱的眉头传达给方旻洙ㄧ个讯息—「我不懂。」


方旻洙叹了口气,用更温柔的声音说了:「我爱你,安丹尼尔。」
听到这句话,安丹尼尔才害羞的低下头。无法控制自己那飞快跳动的心脏,热息这时已改从脖子往上蔓延到双耳甚至整张脸,双颊染上艳丽的绯红,安丹尼尔感觉自己的脸红的快要炸开了。


「现在才害羞,会不会反应太慢啊?」方旻洙没好气的说道,想用轻松的玩笑拖延安丹尼尔任何的回答,因为他突然没什麼自信了。
「我没有害羞↗(破音)...我只是.....」安丹尼尔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
「算了算了!不早了,你回去房间睡觉吧。」方旻洙刚刚强吻安丹尼尔的勇气突然完全退缩了。
他怕极了安丹尼尔只是一时冲动有了回应,他怕极了安丹尼尔会回答他除了”我也喜欢你”以外的答案;方旻洙不安到了极限,怕连队友也做不成,该拿什麼脸去面对他,他以后该怎麼撑下去。



「哥要把我赶走吗?」安丹尼尔才又抬起头。
「即使我这麼偷偷的喜欢你,这麼高兴你亲了我,这麼开心单恋原来是相恋,哥还是要推开我吗?」
「慢著!你是说你喜欢我?」轮到方旻洙的眼睛瞪大了,而且瞪的可大了!


安丹尼尔笑了:「原来哥的眼睛可以睁得这麼大啊!」忘记刚刚自己还在害羞,马上开口笑谑著眼前的方旻洙。
方旻洙看著这个让他一见倾心、迷恋上的,那个像向日葵般灿烂的笑容,他有些傻了。
「不喜欢你的话为什麼要让你亲?刚刚那可是我的初吻呢!」
「啊!不对!之前和创造!啊!还有秉宪哥!!!」
安丹尼尔自顾自的当场崩溃起来,手抓著头发哀嚎~~~~「啊C!啊~~~↗(又破音)」
方旻洙恢复为平常溺爱安丹尼尔的笑容,那个只见牙不见眼的笑容。缓缓将眼前还在抓著头发的人拥入自己怀里。


「每天这样看著自己喜欢的人却无法有所动作的感觉真的很痛苦。」
「所以,真的谢谢你,安丹尼尔,谢谢你也喜欢我。」

安丹尼尔轻轻推开方旻洙,双眼对上方旻洙有些错愕的脸,他顷身向前送上自己已经红肿的唇瓣,轻轻地啄了一下对方的嘴唇。
这个简单但却令人心动的吻,方旻洙一时有些颤抖了。
虽然有些迟疑,但安丹尼尔还是小声的说出口了:「不只是喜欢,哥,我爱你。」
「对不起之前让你这麼痛苦,以后再也不会了。」带著宣示般的语气,安丹尼尔拍拍胸灿笑著说。\
方旻洙笑而不语,只是看著安丹尼尔,安丹尼尔也不说话了,安静的坐在床边,带著浅浅羞涩的笑容回望方旻洙。完全体会了彼此的心意让他们的心跳不自觉得越跳越快。

「睡吧!」扭过安丹尼尔的细腰,紧紧揽在自己怀里;拥著爱人,又准备和周公相见去,方旻洙很是满意的笑不见眼。
安丹尼尔瞬间又面颊绯红,但也不推开,反而更紧紧往方旻洙怀里蹭呀蹭著,;终於感觉心上的石头卸下了,安丹尼尔很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迅速睡去。


好像终於顿悟了安丹尼尔失眠的原因,方旻洙有些心疼,手抓得更紧了。

「谢谢你给我机会和我相爱,我的夫人。」方旻洙低头亲了一下安丹尼尔的头顶,小小声的说著。
瞬间睡死的安丹尼尔什麼也没听到,只是唇角笑意越来越深。
紧揣著怀中的安丹尼尔,方旻洙很满意;紧挨在方旻洙怀里,安丹尼尔很满足。





今夜的两人,一、夜、好、眠。






================== 隔 天 =============




隔日又是以繁忙行程做为一天的开始。


俗话说恋爱中的人都是白痴啊!
终於睡得一觉好眠的安丹尼尔说有多开心就有多开心,在休息室里刘昌贤嘻嘻哈哈的。但这样一开心就又无视掉方旻洙了。
有些黑线的方旻洙在看到安丹尼尔这麼开心的笑著,原本皱著的眉头就慢慢舒缓了。
【算了!这家伙开心就好。】



「哥,怎麼样?感谢我吧!」创造挑挑眉看著方旻洙开口。
「臭小子,原来你骗你尼尔哥啊!」方旻洙懒洋洋回问。
「哦?还叫他尼尔啊?我以为是亲亲老婆或大人之类的!」创造坏坏的笑著边调侃他哥。
「不忌妒嘛?你的小昌贤和你的尼尔哥聊的可热烈呢!」方旻洙继续无视创造的提问。
创造一转头过就看到安丹尼尔和刘昌贤窃窃私语的画面,瞬间黑线爬上脸,创造无暇继续调侃方旻洙了;走上前去硬是坐在他们俩中间开始插著话,手有意无意的抓著刘昌贤的肩膀宣示所有权。


方旻洙偷偷地笑了。【装的再怎麼老练还不是像个孩子一样冲上去捍卫所有权,啧啧啧!】



结束完节目录制,坐上保姆车准备前往签名会地点。一夥人低头玩著平板电脑、休息小憩、滑手机。


看到大家都专心在做自己的事情,方旻洙就往安丹尼尔肩膀靠去,安丹尼尔马上配合著想放松右边的肩膀,要让方旻洙睡的舒服些。
但方旻洙突然坐起身,安丹尼尔不解的看著方旻洙小心翼翼的问:「哥,我肩膀太硬了很难睡吗?我会尽量放松肩膀啦!」
其实听到刚刚那句关心的话方旻洙怨气早就没了。
「昨天不是承诺说不会让我这麼痛苦吗?刚刚又冷落我了!」还是忍不住想戏弄他,方旻洙刻意撇下嘴巴、压低声音说著。
安丹尼尔有点紧张睁大著眼睛回想著。【对啊!我刚刚是不是又忘记旻洙哥了!】

抓著方旻洙的手蹭呀蹭的:「哥~对不起啦!刚刚肯定是和昌贤聊得太开心了!一时疏忽了嘛~」


「没事,逗著你的。」被安丹尼尔这样一撒娇,方旻洙低声嘿嘿嘿的笑的很宠溺。
安丹尼尔很坚持要给方旻洙靠著睡:「睡吧睡吧!我放松肩膀给你靠著!」
看到安丹尼尔那一脸巴不得方旻洙马上靠在他肩膀睡著的蠢样,啊!不是,是可爱发懵的模样。方旻洙迅速低头吻住他的嘴唇。
「你才睡吧,好几天没睡好了不是吗?」方旻洙趁著安丹尼尔被偷吻后还在害羞的瞬间,轻轻环住他的肩头往自己怀里揣著。
也不嫌挤,安丹尼尔靠著方旻洙的胸膛,轻轻汲取著方旻洙身上独有的,对他来说很温暖的气味,好像吸了什麼安定心神的灵药,安丹尼尔眯著眯著沉沉睡去。


【我的夫人,应该不会再失眠了吧!】方旻洙淡淡笑著想。


130603 by 27.

上一篇:性感(CN)

下一篇:尼爾運動(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