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氧會掉肌肉嗎? 贊助
2017-06-07 11:46:06玻璃製品

連一張照片都沒有

  「你難道不覺得我們現在這個發展有些慢了嗎?」
  花想容:「……呵呵,節奏不錯,繼續保持。」
  第二天一早,齊越送了皮蛋瘦肉粥加上一份蟹黃小籠包便直接去了齊氏的大樓。花想容在家中邊吃早餐邊接收著由鍾文遠傳過來的文件。
  畢竟是要進手術室的,對於病人的基本情況她不能不了解。是以,昨天晚上便跟鍾文遠說好了要看一看這個人的資料的。
  花想容將資料打開,前面便是關於這個的人一些介紹。
  胡楊,男,38歲。
  連一張照片都沒有,更沒有什麼身份介紹之類的!
  真是夠了!
  難不成,還能是什麼國家級特工之類的嗎?身份這麼保密,而且還能出動院長給他動手術,顯然是個了不得的人物。這要是手術過程中出了一點兒問題,到時候該不會要負責吧?
  她覺得,自己當時答應的有點草率了。
  接下來就是關於病情的介紹,整整有兩頁紙,花想容看完之後整個人都沉默下來了。
  病情十分複雜,便是她有著兩輩子加上末世的經歷,她也沒見過這樣的病例。
  手機鈴聲一遍遍的響著,花想容有氣無力的接起來。
  齊越聽著她的聲音,便知道她現在狀態不好,心裡有些擔心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
  花想容想了想,還是將事情給齊越說了一遍,並且說道:「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身份,你知道嗎?」
向您推薦:作品集印刷  台北沙發工廠  溫度控制器

上一篇:琢磨了一會兒

下一篇:真是賢夫良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