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大調查:民意最重視... 贊助
2021-10-24 19:57:38JenniferLiu

最難念的經part4聽媽媽的話

喪禮期間,雖然我好像沒做什麼事,但我的存在好像還蠻重要的,有點精神領袖的感覺。可能……所有費用都是由我獨立支出吧!

三姐口中是這麼說的:「如果沒有妳的話,喪禮還真不知怎麼辨下去?」

當時我媽還在,就曾吩咐,只要通知娘家的人就好。結果走了之後,大姐和二嫂想要主導整個喪禮,大姐倒還好,該做的事還會做,二嫂除了講過就算外,甚至還會阻礙別人做事。

比方母親走後,三姐要打電話通知娘家,她還不准,說那是她的權利,她會和二哥親自上門通知。

當然就是說說而已,最後還是由大姐打電話過去的。

除了通知娘家,二嫂還點子一堆,說該通知誰通知誰之類。大姐和她說母親的意思,通知娘家就好。二嫂就說我們就在她面前答應,事後怎麼做還是照我們的意思……

總而言之,喪禮初期亂七八糟,多頭馬車的感覺。

之後三叔來,說誰誰誰也要通知,大姐和二嫂反而不敢決定了,說現在的情況是,什麼都要問過我才行。於是三叔跑來找我,說誰誰誰也要通知,還說大姐二嫂說的,現在都要聽我的。

叔口中的誰誰誰,雖有親戚關係,其實根本不認識,倒底是要通知什麼?

我想了想後,說,通通不用通知,聽媽媽的話,通知娘家就好。大姐也接著開口,証實我媽確實曾這麼說……

做下這個決定後,我明顯的感覺到局勢起了變化。之後整個喪禮才稍稍像樣些,有點進入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