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原價入手!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4-22 11:02:26uni2019

國土偵事

來到史圖斯的家,鄧特看到屋後應該是廚房的屋裡亮著燈。把車停在屋旁,鄧特坐在車裡深呼吸了幾下,做著行動前最後的心理準備。1,2,3 !鄧特走出車外,插在後腰的短槍準星頂著脊椎尾骨,就像撒旦額上的五角星一樣提醒著他將要進行的事情。

伸手拿起放在駕坐上用來攜帶工地建築計劃藍圖的四尺圓柱體硬膠管,他走向將要發生滅門慘案的正門。

帶笑的薇薇讓開了大門,微笑著說:「嗨,我哥說你有些俯瞰風景的照片…」

「是的,」鄧特邊把硬膠管遞了過去,另一手握上後腰的槍柄,拇指打開了槍的保險。

史圖斯這時端著碗,拿著湯匙邊往嘴裏送,邊在屋後走了出來,「嗨,鄧哥…」

緊握槍柄的鄧特使勁的要把在後腰上的槍拉出來,可是槍嘴的準星卻扯在他內褲的褲頭上,食指已扣在扳機上的他在拉扯的時候扣下了扳機。

槍發出的聲響在窄小的房間裏格外巨大,一發誤發的子彈擦破鄧特後腰臀部之間,穿透褲管射在地上。史圖斯的妹妹,薇薇被突然發出的槍響嚇的圓睜著雙眼,張著嘴出不了聲。槍終於搯了上來,鄧特對著薇薇的臉就是一槍。薇薇應槍而倒。

史圖斯拿在手上的碗往鄧特的臉一扔,轉身就跑。追前兩步,鄧特對著史圖斯的後背開了兩槍,再對著在俯臥地上的史圖斯的後腦又補了一槍。

轉過身看著地上的薇薇,鄧特被面前的景象嚇呆了,剛才打在薇薇臉上的子彈只是由顎骨穿入再貫後腦而出。地上的薇薇竟然還有生命意識的看著鄧特。

躺在地上的她驚恐的用雙臂往後攀爬著要爬離站在眼前的鄧特,已被擊碎顎骨的薇薇嘴裡似乎在說著鄧特沒法聽清楚的什麼。

鄧特喃呢著:「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然後鄧特對著只有三尺距離外的薇薇又開了一槍。子彈又一次打斜,鄧特只有把槍直接抵在薇薇的前額上。薇薇原來還帶著求情的雙眼忽然變得認命了的平靜。這次他沒有失誤,隨著槍響,這次薇薇真真正正的死了。

鄧特沒法記得自己到底開了多少槍,反正就是多的連自己也沒法記起。彎腰就要撿起丟在地上的硬膠管,後腰傳來了一陣刺痛。鄧特這才記起剛被自己誤發的子彈擦傷了後腰臀部的中間。扭手往劇痛的位置摸了下,滿手鮮血的。

忍著劇痛,鄧特一拐一拐的拉開大門往車走去,艱難的爬進駕座,這時他才想起,該死,DNA!

拉開副駕的抽屜,借著街上的燈光摸到了把小手電,再次忍著痛站在車外,一拐一拐的邊用手電照著地上邊又再往原路走回剛逃離的現場。手電的光圈因為疼痛而導致在地上抖動,但他還是細心的看著地上,沒有滴下的血跡。大概因為彈頭只是擦到皮外而沒有擊穿肌肉,血也被內褲和外褲吸收,外褲上只留下一個柳橙般大小的圓形血印。

稍微鬆了口氣,鄧特猶豫的看著剛出來的時候猛力關上的大門,他沒有膽量再進去了。返身加快了一拐一拐的腳步回到車上,鄧特駛離了現場。

只是一點皮外傷,消毒後塗消炎藥膏再上繃帶包紮止血就可以。最重要的是彈頭沒有留在裡面!回家把身上沾到對方和自己血跡的衣褲放進火爐裏燒掉然後把灰燼撒在後院的叢林深處。鄧特一邊盤算著下一步的計劃一邊興幸著自己的傷勢沒有什麼大礙。

可是鄧特知道,從今晚開始,伴隨著自己的將是無盡的夢魘。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