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魚油蝦紅素限時優惠第二件999 贊助
2021-11-09 11:22:45uni2019

正當懷疑

綾芫霞早上弄著麥片。可能自己是唯一一個還喜歡麥片的人吧,但是她還是有選擇的,她不喜歡那種即食的,她喜歡那種要慢慢邊煮著邊加進藍莓和蜂蜜的那種。有時她也會用香蕉和核桃換一下口味。看看時間,自己竟然只睡了三個小時。三個小時也就足夠了,再少自己就是活脫脫的是個殭屍了。綾芫霞為自己再倒了杯咖啡,是第三杯了。

自從昨晚後,她就沒有好好入睡。在黑暗裡看著陳嘉達熟睡的樣子,她不情不願的希望他早上起來可以跟自己一起繼續昨晚的激情。一起洗個澡,胡混後再倒頭大睡,睡醒後又是無休止的征服和被征服。但這些都是不符實際的,綾芫霞知道陳嘉達所面對的案件已把他的身心壓制的筋疲力盡,他需要的是全方位的休息。看著他現在安穩,沈沈的睡去,她感到驕傲又帶有一絲不捨。這案辦完了,也就是彼此會不會又再分開的時候。再說自己那頭的事情又是一個未知數,正如星探長所旁敲側擊的,把自己的事跟阿達說,他一定會有辦法把事情處理好。但事業正上著軌道的他我才不會讓他插手進來,誰知道以後他遇上政治上的敵人會不會被對方拿他公器私用的幫我擺平派系間的問題而小題大做。知道你會為我我就心滿意足了。綾芫霞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滴濕了陳嘉達身旁的被褥。

直到昨晚走進陳嘉達的房間,前天可說是一個狗屎的日子。首先就是連續兩次都是自己找到那個什麼三重變態殺手留下的死人,如果那還不算倒霉,本來身為警察的都會互相配合,可是那個古斯卻毫無預兆的來了個臨陣變卦要棄警改行?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呢?更讓綾芫霞扯火的還是在自己以為對方會給予自己掩護,對方卻不知所蹤。還幹甚麼警察?其實,這些都是其次,最讓綾芫霞憤恨難平的就是被自己抓進牢,自己以為對方再也沒有機會重見天日的李傑竟然有人聽他的胡扯。李傑肯定不會放過再次為禍人間的大好機會,究竟背後的動機是什麼?是的,綾芫霞自問在從警路上不多不少會得罪過一些人,但現在對方卻竟然利用這個機會來報復自己?

漫不經意的攪動著碗裡的麥片,出神想著的綾芫霞聽到門鈴響著才驚醒了過來。一大早,會是那一個搶在罷免州長選舉投票結束前做最後登門拜票的白癡?

門口前站著的古斯一身制服,手拿警帽。

綾芫霞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古斯,偏偏對方卻找上門來。我要見的沒來,不要見的卻不請自來。出於禮貌,綾芫霞還是作了個連自己都覺得非常勉強,禮貌性的微笑。「剛做了早餐,麥片,要來點嗎?」綾芫霞邊一湯匙一湯匙的吃著,邊抬眼問對方。

「不,不用了。昨晚收到陳探長的通知今天開案情最新發展的討論會,我…剛路過就過來看看。你也要出席嗎?可以坐我的順風車。」

「我還有其他別的事情。」在餐桌的另一頭坐下,綾芫霞示意古斯也坐下。

「綾探長,前天我真的很對不起。沒法闔上眼的我想了一整天,整個警局的臉都給我丟盡了。」

你沒法入睡是你的事,睡不著跟拍檔被你丟下而有遇上不測的可能簡直就是不值一提。

「我不是沒看過屍體;出於車禍,大多數都是。還有一個男的因自殺而把他自己半個頭顱都轟去的也看到過。就算是發生在幾年前,那個畫面還是困擾著我。但跟那晚上看到的是有非常大的分別。」

對綾芫霞來說一點分別都沒有。如果硬說是有,那就是要看自己認不認識死者。如果死者是認識自己的,跟自己熟悉的,如果對方是自己關心,自己信賴的,對對方有感情的。對,那就是一件極為困難去接受的事情。綾芫霞不是對被三重殺手所殺害的被害人沒有同情心,但同情心為同情心。比同情心更重要的是自己還有工作要完成。把工作完成,把要為死者的死付出代價的兇徒緝拿歸案不就是對死者最大的同情心嗎?身為警察,不能因為自己私人的情緒左右辦案的程序。如何處理?就得有把自己私人情緒絕對抽離的決心。

「古斯,你在一個小鎮上長大,再而當上警察。謀殺不是一件可以過後回味無窮的事情。相反,謀殺是一件極其兇殘,充滿血腥,暴力的事情。有時它的動機是複雜的,但大多數它的動機都是愚蠢的。比如說,一個拆家企圖去騙毒品貨主的錢,然後死相難看的被橫屍街頭。男女一方鬧分手,其中一方被活活勒死。子女因財而彼此謀財害命,親生父母也不放過。比比皆是。這就是我們幹警察每天所要面對的現實。極之平常的事情。就看你放不放的下。」

「可是這是一個平靜的小鎮。小鎮是不該被這種事情打破她該有的平靜。」

「古斯,面對現實吧。事情已發生了,它還會發生。如果你真的沒法接受,我提議你辭職。」綾芫霞覺得自己真的不是個稱職的心理輔導師,唯有直話直說。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