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xus跳脫主流超越極限 贊助
2021-10-30 22:09:51uni2019

正當懷疑

「那你是打算離開這裡轉職去S縣了嗎?」話筒另一頭傳來星馳探長省去開場白,沒頭沒腦的就是看門見山。這不是綾芫霞所認識的星馳探長。說實在,綾芫霞認識星馳探長不多,但通過他身邊的多事,好事同事的傳聞,跟星馳探長有過一段深交的一位從影的異性朋友好像又沒了下文,該不是因此「又藍時」的心情差勁吧?還是男人的更年期症候群?

「老闆,你沒有說要馬上回電啊。」

話筒傳來星探長的一聲嘆氣,「綾探長,這遇到麻煩了。」

綾芫霞是個女兒家,也同樣有著女兒家應有的其中一個的優良態度,別人不說,自己不問。但這只限於在工作以外,聽語氣,對方好像是在說跟工作有關的麻煩吧。綾芫霞不太喜歡兜三躲四的婆婆媽媽。「如果不是那幾個好事之徒又惹了麻煩,你不妨直說。」綾芫霞知道探員組裡那幾個唯恐天下不亂,對凡是一切不關自己事卻有使不完精力的愛生事的同事。搞大誰家的肚了?該不是。還是日夕相對的男男日久生情!這倒有戲看了!

「綾探長,你還記得一個姓李的人嗎?」星探長完全正經八百的問。

「我在聽,你繼續。」

「聯調局的人跟了過來。」

「WTF!關他們什麼事?」

「李傑正跟聯調局的人談著認罪協議。」

「什麼!那人渣竟然有人聽他的!那是我自己的案,在我管轄範圍內的事,屬於我和我組自己取來的口供證物,那是我組當時跟監的臥底調查。他們知道我有正當的理由把姓李手下的那頭野狗正當除掉的理由。」

「我用了一個禮拜去消化聯調局遞過來你當時的檔案。綾探長,相信我,我知道那是你辭去內務總局組長前的案,我也尊重你當時所採取的職業決定。但是現在聯調局指名要跟進李傑背後後台的來源,所以李傑就翻供了他以前一切的供詞來作為跟聯調局討價還價的籌碼。聯調局…嘿,他們眼裡只有大魚,其他用什麼方法去抓到大魚的事他們是不為意的。」

「請切入重點。」

「好吧。李傑說,當時你射殺馮雲的時候馮雲是手無寸鐵的。」

「他向我投來的那把開山刀上還有他的指模!」

「可是他們說那是他聽從吩咐丟下武器所留下的。」

「那我背上的傷痕怎麼造成的?」

「他們說馮雲按指令放下武器後,你還是使用了最終決定,開槍。」

「更正!當時我正給李傑上銬,所以我的背是背對著馮雲的。還好刀砍進避彈衣背心袖旁,靠近後肩骨的位置,但還是留下了六寸多的疤痕。不然他們看著的就是躺在棺材裡的一具女屍。我回過神來他還往腰裡掏,所以我才開槍。」

「聯調局好像對李傑的解釋比較有興趣。」

「他是這裡最大跨國人口販賣集團的首腦,他把她們作為性奴出售,就我所知,漾漾就是被他性虐直接害死的。我知道死或是失蹤在他手下的還有更多。」

「綾探長,除了聯調局遞交的,我還用了其他管道收集的資料看了你的檔案和報告。我完全明白也相信你。我會盡…」

「這就是你給我電話要我馬上回來的事?真不敢相信,當時我用了兩年多才讓20和19混了進去,取得了李傑的信任,拿到了強有力的證據,把滴水不漏的整件案遞交給了地檢處。地檢處也成功的起訴了李傑還有他人口販賣集團的成員。」

「我知道,你們所取得的證據讓數以百計,每天生活在不見天日的人得到了自由。這是值得尊敬的。至於你回來的事,我想現在還不是時候…」

「對!我對我和我組所做的無怨無悔!我一人扛了。他們沒對20和19和其他人刁難吧?」

「你是說阿宇,藍田,他們兩個?還是其他的?」

「嗯…」

「他倆和其他人也接受了幾近兩個月停職等候的調查。其他人還是繼續留下。嘿,他倆一對雙胞胎似的同進退,所寫的報告也跟你一樣滴水不進。聯調局的所以才放人把目標轉為你。他倆現在在特別行動部隊做回他們的老本行,便衣刑警。我時常跟他倆有聯絡,但就是顧慮跟你說話不安全所以我才讓他倆先忍一忍,我會跟他倆說你還記得他倆的。」

「謝謝。」綾芫霞想到以前辦案的點點滴滴,不自覺眼竟然濕了。對啊,同進退!拜過把的本來就應當是這樣。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